《放纵美人沟》·第2章 宠儿变弃儿


就这样,通过一个月紧锣密鼓的劳作,终于让**子怀上了叶正茂的骨血。
证实这个后,姐姐对妹妹说:“你赶紧对他老姨夫开放,趁孩子没成型让他多快乐些天,还可以混淆视听,到时候孩子出来不至于怀疑,你姐夫就算任务完成了,我就经管回来。”
妹妹朝姐夫叶正茂淘气地调笑:“哼,你也别心思这孩子就是你的。”本来**子是想说明这孩子是咱俩的,可此意当成了彼意地进到叶正茂的心里去了。
十月怀胎,媳妇因难产,生出了姑娘后过世,**子这边终于生了个小子,悲喜交加的叶正茂是嚎啕大哭。
小六卡姆没母亲,叶正茂管媳妇死后留下的六姑娘叫六克母,就是说这个小六子克死了母亲的意思,又觉得太晦气,就叫了小六卡姆,所以叶正茂就天天抱到**子叫去喂奶,每天就能抱一抱儿子。
可**睹物思亲,看到小六卡姆就想起了姐姐,奶水说没就没了。
眼见儿子渐消瘦,叶正茂就要把孩子抱回去,**子想出了不让勾鼻子怀疑的办法,用小六卡姆来交换,就这样,叶正茂就把儿子抱回家,取名叶已男。
意思就是我老叶家已经有男丁了,这名字大有向世人昭告似地,很给力。
为了小已男的那点瑕疵,叶正茂在呼兰县城找到一个在萧红故居看屋的道士求教,道士随和地说:“阴在阳里需阴吸,阳在阴里需阳提。施主不必过虑,多吃一些阳物,达到阴阳互补即可。”

叶正茂把这个阳物,统一归为动物的鞭或睾丸之类的,所以什么猪鞭马鞭牛鞭羊鞭狗鞭等,所有与鞭能挂上勾的,叶正茂都给小已男买来吃,小时候用鞭煮汤喝,大了就煮鞭蘸酱吃,只吃得小已男力气下沉,阳气飙升,活脱把褶吧的身体填充得满满当当。
可就在这时候,父亲叶正茂发现小已男的鼻子竟然也有了微微的钩状,叶正茂脑袋忽悠一下,心里暗叫苦。
想起**子说的“你别心思这孩子就是你的”话来了。
要不是刚结合到一起的方大琴怀孕,叶正茂真想找**子去对质算账。
还好,后来娶的妻子方大琴足月足天地生下了一个胖小子,这让叶正茂忘了去对质,小已男也自然就被抛弃在一边了。
从此小已男不但是没娘的孩子,更是没爹的孩子。
受宠或遭弃,小已男自己到没觉得什么,可**宋晓娟不玩了。
适逢小已男被大白吊打得不能动弹,叶正茂却瞅不瞅看不看,宋晓娟听说后,气冲冲地从沟外来找叶正茂。
“叶正茂!你好是不是人,你能对得起我姐姐吗?小已男有后妈行,也不能有你做后爹呀。”
“这就不错了,**子,你整我不轻啊,你逗去了我的闺女,还让我给你养儿子!”

“你这什么话!”
“什么话,你看叶已男这孩子象我揍(造)的吗?”
原来叶正茂怀疑小已男的根代不存,当时的宋晓娟肺子都要气炸了,自己又抹血,又让你**,还有那十月怀胎------愤怒不已的宋晓娟扑向叶正茂。
一同来的小六卡姆哭喊着在中间拉着。
打不着的宋晓娟就无边际地痛骂:“你祸害我一个月,竟说孩子不是你的!那好,我就把小已男领回去,小六卡姆也给你送回来。”宋晓娟说着来拉小已男的手,“走,跟老姨,不,跟妈回家!”
小已男被弄得糊涂得不能再糊涂了,就问宋晓娟:“老姨,你告诉我,这怎么回事?”
宋晓娟认为十八五岁的小已男已经听明白了,就把自己怀他的事儿说了一遍,这回小已男和小六卡姆都听明白了。
明白了自己糟糕的身世的小已男已经悲愤至极,红着眼睛对叶正茂说:“你不是我爹!我不再姓叶!”小已男指着**,“我也不姓你!”

叶已男声嘶力竭地喊,喉咙里象伸出来一把锋利的刀,唰唰乱舞。
从未看见小已男这样发怒,眼里淌出了血水。两个人都后悔没考虑孩子的感受,谁也不敢和小已男接招,所以都乖乖走掉了。
剩下小已男和小六卡姆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相同的命运,相同的年龄啊。
小已男为了发泄,第二天就提着两把刀一把的自家的菜刀,另一把是在沟里捡到半截军刀去找大白吊,大白吊被小已男的样子吓坏了,被痛打了那样还敢来,这是不要命的主哇,大白吊服了。
两人讲和了。
回来后叶已男就改名叫了也乙男,把姓和中间字都改了,他也象美人沟似地,采取同字不同音的做法,这主要是为了方便大家叫,要不地就改个面目全非了。不久也乙男就从叶正茂家里搬到大白吊的一栋闲着的房子里住了。
没说没管,游手好闲的子真是逍遥自在,半大小子自然闲不住,半夜掏鸽子窝,中午偷西瓜,吃小姑娘冰棍不给钱,剪人家马尾巴卖钱。渐渐,便成了屯里不可救药的混子。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火气的小子”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火气的小子』也乙~住的地与屯子里有些不同,它原先是生产队的队~,正房一溜十八间,厢房八间,住着九~人家,因为正房和厢房混搭,所以大家就共用一个院子,很是~闹,饭后大伙就聚到院子里老磨盘~闲聊。 也乙~有空就来听说话,什么南朝北国,家长里短,~很有意思,不过他最愿意听~开门,光棍~窗,还有狐仙陪读,鬼怪复仇等之类的故事。 看磨盘有人了,便也出来往过凑~闹。 也刚来的刘本条媳~乔百合跟也乙~~~
     >> 阅读第3章 火气的小子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