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新一页》·第3章 第三章


    李洁的文笔还算不错,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清新之感。文章的开头和结尾都是一连串对仗工整的排比句,层层深入,加上生动形象的比喻,使人能轻易地读出诗的意蕴。

    陆空看了之后,又从头到尾回味了一下。本来他不会把这种文章读两遍,但这次突然有了想重读的感觉,便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移至卷首。

    他最讨厌一上来就用大串排比的文章了,因为那会给人一种虚夸、卖弄的感觉。他对那些华而不实的句子也很厌倦,尤其是郭敬明似电影般华丽的文字。他与常人的看法都不大一样,也许是有些偏激了,他甚至觉得选入高中生课本的《荷塘月色》也显得做作,华而不实。

    也许,他拥有这种天生独具的挑战精神是件好事,最起码他不会被“权威”糊弄住,不会拘泥于规矩,不会变得麻木。

    他的精神正如北岛在《回答》一诗中说的那样: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有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他也曾仿写过四句诗:

    我不相信沙漠中没有白杨,


    我不相信深海里没有阳光,

    我不相信永冻土没有温暖,

    我不相信颓废者没有希望。

    不过,他是踏实地看完了李洁的这篇征文,轻轻把征文递给了李洁,微笑着说:“写得很好嘛!给你一个头等奖也不算屈才了。”

    李洁调皮一笑,“就是,你的文章也写得很好吧!听我爸说你还准备在网络上投稿赚钱呢。是真的么?”

    “是有这个打算,只不过能不能赚到钱就不一定了。”陆空尽力搪塞住,生怕她要看自己写的文章。

    没想到李洁正有此意,“那把你的文章借我瞻仰瞻仰呗!”

    陆空一直对自己的作品很自信,不是怕比不过眼前这个小姑娘,而是不想让自己充满叛逆的批判和抨击给李洁这个纯净的小姑娘带来坏的影响。

    于是他又搪塞道:“这可真不好意思了,以前写的文章忘在家里了,现在手头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谎话让陆空说着很慌,他一直对说谎话不在行,这次他的脸没红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其实他写过的所有的东西都被他塞到了包里,随身携带着,就算他忘了拿钱,也不会忘了那些曾经的汗与泪,青春和血。

    “那等你写好了再给我看吧!这个可别忘了哦!”李洁笑的倒是很轻松,她一点儿也不知道陆空心头的沉重。

    陆空自己肯定不会忘,可他希望李洁给赶紧忘了。


    “闺女,你们聊得怎么样?吃饭去吧!”房东忽然推开了门。

    李洁笑着说:“这哥哥人很好,我们很聊得来。”

    陆空正抱怨房东为何不早点来,好解一下围,非等聊完了才来。也就是这短暂的抱怨时间,他没听清房东的话,居然随他们到了厨房。

    李洁递给了陆空筷子。陆空刚一接就放到了桌子上,好像恍然大悟,连忙说:“叔叔,这饭钱怎么算?”

    房东笑着摇了摇手,“这饭以后就在我这儿吃吧!不要钱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陆空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可特别好意思,欣喜的不得了,免费的早中晚三餐除了监狱有,估计就只有这儿了。让陆空去监狱不太现实,就只能在这儿吃了。本来他不会接受这点儿恩惠的,可条件不允许他有骨气,他也的确不敢去和朱自清不领美国救济粮的壮举相比。

    “多一副碗筷也不碍事,再说,你以后还要给我闺女当免费家教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房东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

    陆空这下子有种找回节操的感觉了,他也不管什么家教不家教的了,有饭吃总是好事,于是他冲房东点了点头。
    李洁聪明又好学,文理双能,课本上的东西都没问题。陆空只好从网上搜出些“高深”的中考题让她做,从而应付“家教”这个称谓。

    时间久了,连那些“高深”的题也难不住李洁了。陆空就和她聊天,从天南扯到地北,从过去扯到未来。

    “你给我讲讲你高中时候的事吧!你上次说的那些我还没听够。”李洁用撒娇的口气对陆空说。

    陆空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厉声说道:“那张中考卷都会了?”


    李洁吐了吐舌头,“那些东西当然简单的不行,一看就会,你别这儿装老师了,赶紧给我讲讲你高中的事儿,让我开开眼界!”

    陆空说:“那还和我们说好的那样,我说什么都不能影响你对社会的看法,你也只是听听而已。”他还是怕自己的思想影响了李洁这个新时代的“好学生”,以至于无法带动新中国的“发展”。

    他这个想法很天真,所以李洁也天真的回答:“不可能影响我的,我只是听听而已。”

    陆空笑了一下,开始娓娓道来,“先问你个哲学问题。一个数学家,一个物理学家,一个作家,他们三个划着小船去大海上玩,结果迷了路,食物只能够两个人吃了,所以请你选择让哪一个人放弃生命。”

    李洁放开紧咬的**,说:“你不要问这些特别严肃的问题,换个轻松点的。”

    陆空摇了摇头,“不行,这是个哲学问题,必须回答。”

    李洁气呼呼的说:“这算什么哲学问题,他们三个怎么能划着小船去大海玩呢?也太有挑战精神了吧!迷路了也应该一块找条生路啊,怎么又要抛弃一条生命呢?”

    陆空道:“这些问题我也曾有过,但这是哲学问题,不能用生活来约束它。这是我们政治老师给我们上第一节哲学课时提出的问题,老师说,这就是哲学。你不是也对哲学感兴趣么?你现在就回答吧!”

    “让我想想。”于是李洁的眼珠开始向天花板移去。

    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招牌动作。本来她也习惯看左右的墙壁来思考,但无奈于在考试时,老师总是怀疑她作弊,所以习惯就被这么给板过来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虽然我不想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放弃生命吧,但我分析了一~,数学专家最该~!”李洁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气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 陆空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会用这种~气说话,于是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讨厌数学老师?” 李洁吐了吐~头,“就是讨厌数学,特别枯燥,尤其是我们学校还让实验班的学生必须学奥数,好争取到加分。我当时都想退出实验班了。后来我爸和我说了一个晚~~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