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盛世流氓》·第2章 二.一见倾人城


    阳春三月

    杏李芬芳

    你可还记得那折箩伶人

    扶苏缣秀帕

    李弘睡在紫砂青帐中,嘴中有一丝苦淡的中药味阔散开来,在他雾霭萦绕的梦中,隐约有一个倩佻的身材在翩翩起舞。此女子生得面若桃花,如粉蒲爽,见得萦身**纷扰而落,俏俏回眸一笑,秋瞳剪水肤如皓雪。

    她的身后有一众骑马行猎的公子,一个个勒紧缰绳狠蹬鞍蹄,箭在弦上绷得饱满弹韧十足。

    “驾!吁……”一位头戴珊冠的少年郎君勒住了马绳,迂回地绕在一棵桃树下,那桃树生得枝缠叶娆,十分奇瑰。高头大马上的少年郎怔怔地看着溪淙边浣纱的女子,似若弱柳扶风身姿婀娜。


    少年仿佛一棵入定的柳树,竟久久不能移动半步。

    此时正值江南梅雨时节,踏青寻杳,正是游园赏春的好时光。这一群前来鹿山狩猎的少年郎正是平日在紫禁城里,骄奢淫逸的诸位皇子们。

    太子李弘赫然在其列,他领了圣旨来鹿州为父皇狩鹿祭山,祈祷宗庙福佑大唐社稷,五谷丰登。

    一身筠冠霞帔的李弘坐在赤嵬马背上,他隐隐瞧得好生奇怪,这鹿山禁园向来只有王族宗室才能进来,这小姑娘莫非是哪位王爷福晋的侍婢,偷偷溜进来玩儿?

    缭绕的清风撩面拂来,李弘竟然脸色赧红,稍似有些醉态了。

    那名明眸皓齿面若桃花的少女,愉快地涤荡着手中薄薄的青纱,丝毫不知道周身的动静。

    纱布被溪水沁湿透,黏腻在匀称的纤维孔隙中,瞅起来自是别有一番柔美。这是中原大陆广用的侵染法,在缫丝上色的隔天就用甘凉的溪水漂去杂质,在日光下充分晾干,遂可以保持经年初新的鲜亮色彩。

    “大哥,你在看什么呢?”弘感觉后背被谁拍了一下,马喉嘶鸣,于是转回头看去,只见是平日里较为亲近的堂弟贺兰敏之。


    李弘但笑不语,浅浅地答了句“没什么……”。于是转身就勒马离开了。

    暖春时节,正是万物复苏的气节,每位皇子王孙都猎获了不少的驯鹿珍馐。

    看着满地匍匐的山鹿野兔锦鸡等等禽畜,李弘欣慰地笑了,今年大唐一朝肯定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库府充盈。

    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人群之中独独缺了顺郡王贺兰敏之。

    在一壶明净的秋池下,一位浣衣女史舒伸着柔软的腰肢,把焗油搓衣的动作蹈得如同跳舞一般。贺兰敏之见了,也不由得眼冒桃花,他胯下黑烈马轻轻地踏着枯枝腐叶铺就的小径,静悄悄地接近这个貌若天仙的少女。

    顺郡王的目光,随着女孩红软的朱唇,精巧尖细的下颌,逐渐下移到她白皙的脖子,松敞的衣襟领口处那若隐若现的饱满胸脯……他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

    贺兰敏之躲在一棵老槐树下,褐灰色的浓荫正好遮住了他魁梧的身体,几步之隔的河岸边上引来一阵银铃般的啼笑,下一瞬间,贺兰只觉脸上淋了一滩水,一毯薄如蝉翼的丝绢挂在了他罩头的粗老枝桠上。待他挥手甩去脸上的一污水渍,那妙龄女孩却已失踪杳无音讯。

    他悻悻地转身跨上了黑烈马,拉紧缰绳向诸皇子驻扎的篝火营地行去。


    待贺兰敏之回到营地时,诸位王公贵族早已将猎获的野物打包分好,大家见他两手空空的回来,纷纷大笑着嘲弄起这个闲散王爷。

    贺兰敏之虽然是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但家势绝对不一般,他的姑姑就是当今并临天下同称二圣的皇后武曌,母亲是武后的姐姐韩国夫人,据说姿色狐媚还颇得圣宠。

    顺郡王经过刚才的一番波折,早就没了什么精神气,看别的皇子在一旁兴致盎然地大侃海吹,他只是兴趣缺缺地用一根柴棍撩拨着燃旺的火堆。

    周围的说话声,他全都没有听进去,偶尔有一两位皇子王孙走过来搭话,贺兰敏之也是说了半句就没了下文,搞得别人都以为这顺郡王是天性木讷,感觉话不投机半字仍多,便不再主动与他搭话。

    贺兰敏之也是一副你爱理不理的模样,人群里显得十分的受落。只是他还在惦记着那个俏媚的女子,对周围其余的事物完全提不起兴趣,怏怏的耷拉着脑袋挨近火堆暖手,像只斗败的公鸡那般颓丧,昔日地痞流氓的**完全杳无踪迹了。

    白雾萦绕,水汽蒸腾,这是一个不甚舒服的天气。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三.~色繁花五十弦”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三.~色繁花五十弦』这围猎之行一共三天三夜,从正月初八开始,一直到初十的~元节方才结束。这是皇家祭祀的~礼,每年都~举行,也像是一场大规模的皇子聚会。每逢这个时刻,投机取巧拉帮结派蝇眼狗礼的人应有尽有,他们~相互巴结以权谋私,~着许多见不得人的地~勾当。 细长的剪草在野岭中随风摇晃,贺兰~之懒懒地~了一茎野草~在土坡~,他漫无目的嚼着菜梗,任那淡淡苦味在~中弥散。 在他脑中始终挥~~
     >> 阅读第3章 三.~色繁花五十弦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