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盛世流氓》·第3章 三.~色繁花五十弦


    这围猎之行一共三天三夜,从正月初八开始,一直到初十的上元节方才结束。这是皇家祭祀的春礼,每年都要举行,也像是一场大规模的皇子聚会。每逢这个时刻,投机取巧拉帮结派蝇眼狗礼的人应有尽有,他们之间相互巴结以权谋私,干着许多见不得人的地下勾当。

    细长的剪草在野岭中随风摇晃,贺兰敏之懒懒地叼了一茎野草躺在土坡上,他漫无目的嚼着菜梗,任那淡淡苦味在嘴中弥散。

    在他脑中始终挥之不去的是一个秋水剪影,俏丽得像江南朦胧的精致美景,滋润出一葩绮艳的海棠。

    贺兰敏之的脸颊上飞掠过一抹霞云,心中还惦念着那道风景。那女子虽说算不上天仙下凡,但姿容绝对超凡脱俗,比起王府里的那些莺莺燕燕不知清纯了好几倍。

    他的封邑在临淄,不知道是不是远离关中的关系,所辖翼城里的女子大都不算漂亮,没有江浙苏杭仕女的俏丽,更缺京城女眷的柔媚,有时夜间临幸,贺兰敏之觉得自己就像在抱着一枕棉花,始终达不到合欢追求的那种欲仙欲死。


    到王府旧房里的那张六尺大床,他的身体就一阵接一阵的燥热,又有了本能的生理反应。

    性欲望是人类最原始的生理机能,他顺郡王堂堂一个六尺男儿,追求天人合一的仙境是理所当然的事儿,所以对于偷看宫女洗澡勾搭先王孀妃之类的事情,贺兰敏之向来是耳朵不红心不害臊,小菜一碟伎俩在手。

    这一年,枝嫩新绿,柳树的芽儿抽得比往前都早,房前屋后环绕的一泉溪水也是清亮甘冽。

    这等天气寻常百姓总会搭几条枝棍在自家院里晒褥毯,更别说是皇宫大内里的浣衣局了。每到晴空万里的时候,女侍们都要把自家主子的御寒衣物拿到衣馆来浆洗,以备来年冬天之需。

    这天,浣衣局里甚是忙碌,各宫各院的丫鬟们都裹了大包大包的包袱前来,洗衣房里更是熙攘来者骆驿不绝。

    各房的嬷嬷们亲自站在水池边上,指挥着那些新来的小婢女,比手画脚地指示道,“这可是波斯国进贡的香缎子,皇上特意赏给翠妃娘娘的,你们的木槌搓衣板呀什么的小心点儿,要是弄破了全家族人的命都不够赔。”


    那些嬷嬷说的话,大都带有炫耀和恐吓的意味,但从中也都看得出来哪家主子比较受宠,哪房小主其实并不得势。有些心眼机灵的宫女就会趁机讨好新贵,比如说在某位娘娘的衣裳面底倒上名贵的香料,洗完之后就会香香的,保准那宫娘娘喜欢。

    在这深似海的宫闱里,选对了人也很关键。跟对了新主就可以早点享受福贵,还能给家里多捎去银钱。

    管家婢女腊枝就是一个典范的例子。去年年初的时候,后宫曾经历劫了一场波澜,原先椒辣殿的主人芸贵人和淑妃娘娘争宠,结果芸贵人先怀上身孕,皇上大喜过望自然宠爱有加。冬天刚过,那位贵人却是没什么胃口,总觉得衣服有一股霉味,她推诿说这样对胎儿不好,仗着自己怀有龙种,每天都让侍女揣着大堆大堆的家什来涤洗。

    在这宫内最不缺的就是耍心机攀高枝的了,据说,芸贵人的衣裳不知恁地被误染了麝香,但凡浆洗的衣物本来都要上香的,可是那天值班的宫人就疏忽了,有身子的孕妇不能亲近香尤其是麝香。

    万幸的是,这贵人祖上积德颇丰,一个带大脑的婢女发现了这与众不同的绣号,知道那是芸贵人的衣裳,便把它们全部捞起来重新浆洗了一遍。


    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芸贵人怒不可遏,派人鞭笞杖责惩罚了当班的宫女,而那名叫做腊枝的侍女不但没挨受罚,还因护主有功被调到了椒辣殿擢为三品尚宫。

    这深宫大院内龙争凤斗,稍有一个闪失即会人头分家,招来灭族之祸。有的人攀权趋势一步登天飞黄腾达,也有人错做枉死鬼替人背黑锅,这宫斗就好比官场,有钱,有势,才有你立足之地。

    天气逐渐回暖,在那些空濛的日子里带来丝缕温暖。一袭牡丹在后花园中开得极其耀眼,一堪馨香绕枝头,万里无云拨阳开。太子李弘今日也回宫了,他按照惯例去太极殿给父皇请安,却一路瞧见了这花红柳绿的大好**,心情不禁大为舒畅。

    景苑轩榭,亭台楼阁,无一不透露着春意盎然的景致,流连在万花丛中,赏彩蝶相追逐繁花争妍,实在颇有一番韵味。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四.~暖花开恼人寻”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四.~暖花开恼人寻』信步走在阁榭回廊中,李弘只~神清气~,仿佛一连日来心中积郁的~霾全数驱散了。他~间别着的一块玲珑剔透的汉白玉和~种翡翠环佩,碰~出叮当叮当的~响,就连跟在一旁的老内侍三宝也察觉主子心情不错。 “殿~,长~花戏园子又搭了新彩台,您待会~~过去瞧瞧?”三宝是资格颇老的宦官,他极会见~~针看脸色说话,遂是说出了这番话讨主子欢心。 李弘~了~澜彩绣金的宽袖子,神色泰~~
     >> 阅读第4章 四.~暖花开恼人寻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