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蝶梦》·第3章 朋友


    黄德明周末下班从成都开车回崃岭,吃过晚饭已过七点,心想晚了,自己又有些累,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新闻,一边给饶志伟打去个电话,和饶志伟约了,明天,也就是星期六下午,吃过晚饭,我在门口等你,你过来,我们一起去黄坝大桥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说。

    没想到,黄德明刚刚放下电话,妻子袁芳就问他:

    “你给饶志伟打的电话啊?”

    “是的,有点事。” 黄德明答。

    “你找饶厂长什么事呢?”

    “哦,是这样的,前几天他给我信息,说他又失业了,让我帮他留意下合适的工作,正好我们公司要招人,我想把他介绍进我们公司来,也算帮他点忙吧。”

    “啊,这样的啊,这个忙你应该帮,你给表弟说了不嘛?如果不行,我给他打电话?”

    “说过了,王道同意,现在就看他自己愿意不愿意过来了。”

    “哦,那我们明天和饶厂长见面了,你好好给他说嘛。”

    “我知道,明天我们一起去嘛。”

    “好嘛,明天我们一起去。”

    袁芳说,说完就洗碗去了。其实袁芳一般不会过问黄德明见些什么人的,今天听见黄德明打电话时出现了饶厂长三个字,一下子就引起了她的注意。虽然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往来了,但她的心里,却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那是因为,如果没有饶厂长,如果没有饶厂长的及时拯救,她和黄德明的婚姻及家庭,早在国企时代就因为黄德明的出轨而破灭了。黄德明出轨时,她私下去饶厂长家里找饶厂长,哭诉黄德明的罪行,饶志伟二话没说,就帮她摆平了黄德明,所以,她才会有现在的家庭与幸福。袁芳知道饶志伟的性格:清高,自尊,万事不求人,所以虽然两家一直很好,但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往来,最多散步时偶尔碰到了,打个招呼说几句话而已。现在饶志伟主动提出要帮忙了,怎么能不帮呢,如果王道没同意,袁芳肯定会亲自给他打电话,甚至去见他的。

    第二天,星期六下午,黄德明和袁芳早早就吃了晚饭,从金爵广场住宿楼走出来,一起站在香榭里与玉带街的交汇处,玉带街的边上,往北望去。身旁的香榭里老鸭汤火锅里,人影恍惚,雾气弥漫,虽然天还没有黑,却已经亮起了灯了。北面的围城路车流还很多。穿过围城路进入南街,人就几乎看不清了。相反,往南望过去,电力大楼,司马大道,凤凰城还是清晰的,只是人流车流要少了很多,从东往西往黄坝大桥去散步的人,走过那个玉带街与司马大道的交叉口,目光就拐不过去,看不见了。袁芳把目光收回来,又往北望去,恍然看见了饶志伟他们的影子,正缓缓的往南走来,脱口而出:

    “德明,饶厂长他们来了。”

    “知道,我看见了。”

    黄德明说,算是回答袁芳。饶志伟家住在南街街口,南街与围城路交汇处的西边,他们一出来,穿过围城路进入玉带街,黄德明就看见了。等饶志伟他们走拢,黄德明立即就招呼:

    “老饶好,赵姐好!”


    袁芳也招呼:

    “老饶好,赵姐好!”

    饶志伟立即回应他们:

    “大家好,大家好!”

    饶志伟妻子赵丽文也回应他们:

    “黄主任好,先生好!”

    赵丽文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国企时,黄德明是企管部主任,而袁芳一直是妇产科医生。

    等赵丽文招呼了,饶志伟立即又说:

    “德明,袁芳,你们吃饭了吧?”

    “吃了才出来的,你们也是吧?”黄德明回答。

    “那好的,我们走吧,散步去。”

    饶志伟说,然后大家一起往南走去。或者是大家早已心照不宣,四个人自然分成了两拨,一前一后,都是两个人,前面是黄德明、饶志伟,后面是袁芳、赵丽文。都缓缓地走着,保持着距离。走到玉带街与司马大道的交叉口,右拐,进入司马大道,往黄坝大桥走去。春已经很浓了,司马大道两边的樱花早已谢尽,留下的全是青翠而浓密的树叶,如伞盖如卫兵一样的排列着,安闲的凝望着路边散步的人们。

    走进司马大道,黄德明开始说话了。

    “老饶,在那纸厂干得好好的,有五六年了吧,怎么突然就不干了呢?” 黄德明说。

    “也不是突然的,起这个心有半年了吧。”饶志伟说。

    “怎么回事呢?” 黄德明说。

    “关于污染的治理,关于产品结构与方向,关于员工待遇与福利等等吧,与老板有了明显的分歧,也许角度与身份的差别吧,又无法沟通,再坚持,我觉得也没什么意义了,浪费生命,所以就出来了。” 饶志伟说。


    “哦,我明白了,也理解了。” 黄德明说。“那薛忠那里,已经说过了吧?”

    “说过了,你放心,没事的,我们是和平分手的。” 饶志伟说。

    “好的好的。那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情况,然后你再考虑考虑,好吗老饶?” 黄德明说。

    “好的,你说。” 饶志伟说。

    “其实我们公司你已经来过两次,一次是在成温立交那里,一次是在培风村那里,” 黄德明一边缓缓地走着,一边缓缓地说。“只是,你没见过老板罢了。老板是袁芳表弟。我仍然在那工作。公司现在在马坡。”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喜欢书画那个。” 饶志伟说。

    “对,省诗书画院院长刘若愚是他老师。” 黄德明说。“不过,他现在只是偶尔画画了。他最早是做卷帘门、金属钢门窗的,后来又做建筑。我去后,才建议他做房地产的。以前在成都做过一个叫西城丽舍的楼盘,在我们西岭,做过我住的金爵广场,和东门的和风庭院。现在我们手里,在西岭有两块地,崇阳有一块山地的储备,现在正着手西岭一块地的开发。然后,在成都有个茶楼,在你老家彭州有个工厂。大致就这些吧老饶。”

    “哦,你们怎么会在彭州弄个工厂呢,现在在运作吗德明?” 饶志伟说。

    “是这样的,中石油不是在彭州建炼油厂吗,我们和它配套,就弄了,现在正在考虑启动。”黄德明说。

    现在四个人已经走上黄坝大桥,在桥边站着。天色有些模糊了,清澈的南河水在桥下无声地流淌着,北面起伏的群山还有暗影,然后和南河一道,一路奔腾往南,往南下去,就是老南桥,再下去,是新南桥,饶志伟工作过的那纸厂,就在新南桥边的山脚下,只是,水流到那里的时候,就不会有这里的清澈了,这一点,饶志伟的心里是清楚的。这时,饶志伟悄然说:

    “差不多了,我们往回吧德明?”

    “好的,天快黑了。”

    黄德明回答说。然后大家一起往回走。

    “这么说,工厂还在建?” 饶志伟说。

    “建好两年多了。” 黄德明说。

    “明白了,你们是在等时机。” 饶志伟说。


    “对。”黄德明说。

    “老板呢德明,给我说说你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 饶志伟说。

    “直率,仗义,有些江湖气,对员工还不错,从来没有拖欠过员

    工的工资,总体来说,还可以吧。” 黄德明说。

    “袁芳呢,你说呢,他是你表弟,你更了解点?” 饶志伟说。

    “我晓得的,道道小时候很调皮,但也很聪明,喜欢写写画画的。你放心嘛饶厂长,如果你去了,他肯定会好好对你的,德明也在那里,你们一起工作不好啊?”袁芳说。

    “哦,这样嘛德明袁芳,我再考虑考虑,或者找个时间,我去你们公司看看,和老板见见,沟通沟通,好吗?” 饶志伟说。

    “好嘛,这个简单嘛,星期一德明去时,一起接你去不就行了,我回去就给王道打电话,让他等你去,你看好不?” 袁芳说。

    “德明你看呢?” 饶志伟说。

    “可以,这样最好了。至于工资什么的,你来了,我会考虑,不用你操心老饶。”黄德明说。

    “那好吧德明,星期一我们一起去,我去了,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的。” 饶志伟说。

    回到金爵广场天已全黑,两家人自然分开各自回去。见黄德明袁芳他们拐进去了,饶志伟和赵丽文往北往回走,一边饶志伟对赵丽文说:

    “那就这样决定了,星期一我去看看再说?”

    “好嘛,你去看看嘛,不过我觉得,你别太挑剔了。” 赵丽文回答饶志伟说。

    “我知道,你放心。”饶志伟说。

    然后两个人一起穿过围城路,进小区门,上楼回家去。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初步印象(1)”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初步印象(1)』星期一早~刚刚七点,黄德明就开车来接饶志伟了。 早~刚刚起来时,黄德明给了饶志伟信息,请他七点在楼~等,然后才收拾自己,开车出门。所以黄德明到饶志伟楼~时,饶志伟已经在那等着了,等饶志伟~车关门,黄德明即由南往北~过崃岭城,将车开~高速路,往成都开去。 到成都马坡黄德明他们公司刚过八点,停好车两人一起去办公室。黄德明在前,饶志伟在后,饶志伟一边跟着黄德明走,一边~~
     >> 阅读第4章 初步印象(1)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