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迷情》·第1章 吻别


    北方的九月,清晨,秋意渐浓,丝丝凉意侵袭着我的心,长途汽车站,我深情地吻了吻女友的额头,我错误地意识到,这深沉的一吻意味着着什么,尽管女友梅满眼被泪水模糊,但没有哪个女孩子会为了爱去追随一个男人去大山生活 ,我知道梅也不会,因为当我把毕业派遣证拿到她面前时,她恐惧得几乎说不出话。之前她努力四处奔走,最终还是没有改变我的命运。

    大山,也许我这辈子再也无法避开的缘分,我从大山出来,经过四年的师范学习,最终我还是背着行囊回到大山。我明白,我无法改变命运,只有命运改变我。

    梅是我低一级学妹,三年前我在火车站迎接新生时认识的。梅来自大城市,那年新生入校,当她走出火车站刹那,她时髦的打扮和惊艳的长相让在场所有的人惊讶,当时我们都失去了主动为其提行李的勇气,眼睁睁地看着着她双手拎着两个大包来到我们面前。

    她很主动,也很直接,当时弄得我们这些男生不知所措。

    回校路上,她一直沉默着,望着窗外远处光秃秃的群山,若有所思,平静得像一面湖水。我们几个男生都偷偷瞄着她,没想到大城市的姑娘 安静下来也是那么与众不同。


    我们学校处于白虎山下,一路满眼的荒芜,除了偶尔遇见几个村民赶着牲畜掠过车窗外,公路上连汽车的影子都少有。当时我想是不是她后悔了?但是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不会。

    到了学校,我胆气十足地拎起她的两个大包,带她来到女生宿舍,她感激得说了声谢谢。然而,更莫名其妙的是我竟然拿起了她的暖水瓶,主动去很远的开水房替她盛了满满一瓶开水。我超乎寻常的热情和天外飞来的勇气让我终于明白,我还是个爷们。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周围异性羡慕目光普照下的满足。

    离开时,她从包里拿出了两个桃子递给我,说句丢人的话,来自大山的我还从来没见过桃子,入校一年来,我手头非常拮据,每月除了学校发给我的12元生活补贴外,从没有拿过家里一分钱。那个年代,我们每个学生每月只有15元的菜票和30斤粮票,另外学校再给每位学生发放12元的现金补助。就这12元钱,我得节省下来买书。所以,我还是第一次见桃子,更不要说吃了。

    我不好意思忙将手缩到屁股后面,连说不要不要,没想梅从我屁股后面一把拉过我的手,硬将桃子塞在我手里。我脸一阵发热,害臊得一溜烟逃跑了,最后竟然连姑娘的姓名也没问下。

    然而,更让我一辈子想不通的是就是这次殷勤成就了我和梅之间的一段恋情。但我清楚,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我的自卑竟成了我俩之间无法逾越的坎坎。

    我俩的关系时断时续,尽管我内心爱得发狂,但从来没有主动向她表白过。每次鼓足勇气,等到了她面前我之前演示了好多遍的“爱情宣言”顷刻忘得一干二净。有时候我真得相信女人的漂亮和气质是一把无形的利剑,能杀死一片对她蠢蠢欲动的男人。我承认我就是第一个被毙死的男人。


    三年里,她像一颗耀眼的明星 闪烁在校园的舞台、运动场、绿荫走廊.....但凡只要她存在的地方,总是引来一道道垂涎的目光 ,然而她总是还以冷漠的眼神。就是这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无论从哪方面,我都无法抗衡她的追求者,然而她每次看我的眼神却是意外的明亮和热辣。

    每次傍晚她约我去散步,不论在校园,还是校外小树林,我常常刻意保持着我们之间的距离,有一次她轻轻拉住我的手,而我却固执得抽了回来。还有一次,在校园林荫小道,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她竟然用手套住了我的胳膊,我忙蹲下装肚子疼。嘻嘻,有时候想,我是不是一个天生猥琐男。

    由于学校严厉的校规不准谈恋爱,还有我骨子里的自卑,现在想起来,我跟梅真得是谈恋爱吗,连我自己都无法说清楚。

    我跟梅在学校严厉的校规下,相处了三年。

    分别的前夜,大多数分配到如意地方的同学都早早离校报到了,宿舍只剩我一个。她来了,空空的宿舍没有了往日的欢笑,只有我俩相对无言。

    为了我的分配,梅动用了很多关系,甚至连他父亲都亲自出马,但是只有那个最适合我的哪里来哪里去的分配方案,无法改变我重回大山的命运。


    梅说了许多表示歉意的话,而我更加感激的是她为我的付出。

    夜很沉,很重,屋内空气压抑得我喘不过气。

    梅走过去轻轻拉灭了灯,屋子顿时一片漆黑,梅坐到我的床头,**地依偎着我,她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颊,端详了好一整子,滚烫的唇瓣压在我**上,使劲地吸吮着。

    我的初吻。我被梅突如其来的举动呆住了,但是三年被压抑得爱此刻像提闸泄洪,喷涌而出,我猛得抱住梅,翻倒在**。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爷来了”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爷来了』我~出一只~,~向梅的~,但我的~突然被~住了。 “~,就这样好。”黑暗中,梅悄悄道。 我的~停住了,我没有再~求。 我俩~在~~,谁也没说话。 我知道此刻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甚至连海誓~盟,因为明晚的此刻,我已经~在大~~~的某一个黑房子里。 黑暗中,梅~着我~泣,而我的眼只能~涩地望着黑夜。 汽车拉~~
     >> 阅读第2章 爷来了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