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肚皮上的男人》·第3章 为月娥看病


忽然茜茜站在站到远处,叫道:“李大夫,麻烦你快点,月娥姐姐还等着你呢。”说完这句话,她脸上已经红得似朵雪里的红梅。她显然是看到李明依适才偷窥别人了。
  
      方天胜脸上微微一红,道:“来了。”俯身提起地上药箱,又跟着茜茜去了。转过三个走廊,方天胜进入一间暖阁。阁内竹青兰紫,古玩陈设,琴棋书画,半壁图书,布置极是典雅,毫无一丝青楼俗气。
  
      且说这月娥艳名冠绝南陵,琴棋书画、诗词曲赋无所不能,那副倾国倾城的美容令多少美貌女子生羡。每日慕名而来的方可络绎不绝,身价极是高。但凡来访者均不惜重金听她唱曲,求她写诗,讨她写字。
  
      这月娥虽然芳名远播,来往王孙贵客无数,但她每每只是喝酒唱曲,吟诗作画。不论你身份多高,挥金多少,想染指她,她都凛若冰霜,严词拒绝。
  
      月娥出生青楼,岂会不知男人这种既高贵又下流的动物。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野花,野花不如没花,没花不如偷花,偷花不如偷不着。
  
      在李明依印象中,他以前唯一的愿望也是能瞧上一眼月娥,甚至请她陪自己喝一顿酒。在这里很怪,王孙贵族每每谈论什么事,互不服气时,他们会说:“你和月娥喝过多少次酒?”最终以和月娥喝酒次数最多的人评理论事。
  
      甚至在街上你问:“你人不认识月娥?”人们都会说当然认识,不知道的也必定会说当然认识,我还和她喝过一次酒呢。
  

      他们当然只能说喝过一次酒,不能说两次,三次。因为有钱和月娥喝两次酒的人绝非寻常之人。李明依现在他已经全部将自己的过去回想起来了,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多了一段在地球上做妇科主任的那段记忆。
  
      因为有那段先进的思想,他觉得这里的人很荒唐,很可笑,但却又很可爱。
  
      他边走边回想着:
  
      月娥是个极为极为漂亮的女子,到底有多漂亮,没人能说出她有多漂亮。因为她时常带有一块面纱,从来没人见过她的全部面目。她眼睛一下的部分从不肯示人,但尽管如此,她上半部脸已足以让男人神魂颠倒,钦慕不已。
  
      李明依此时见到月娥了,但见她侧卧在床。一袭轻纱垂下,拦住她全身,纵然李明依眼睛能望穿道道厚墙,却发现他眼睛一落到那道轻纱上,就被一种无形力量阻断。便得和寻常人的眼睛差不多,甚至有时还不如一个老人的眼睛好使。
  
      茜茜急道:“李大夫,快来,月娥姐姐带你很久了。”话语中有一丝埋怨。让美人久等的人的确该埋怨,特别是生病的美人。
  
      李明依回过神来,道:“我这不是来了么,让姑娘你久等了。”茜茜抿嘴笑道:“闲话不说,你快给月娥姐姐看病吧。” 
  
      李明依应了一声,放下药箱。笑道:“月娥小姐,我能为你把把脉么?”大夫治病,往往先把脉,只是亘古不便的道理。南陵一代金子多,美人多,大夫更多。
  

      王孙贵族瞧美人、摸美人都要掏钱,可大夫却是个例外。他可以瞧着美人眼睛都不用眨,摸着美人不用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瞧美人、摸美人是上天赋予他们神圣的职责。
  
      月娥轻轻哼了一声,低声道:“李大夫请便。”话语甚是温柔,如春天里的风铃声悦耳。李明依不觉竟痴了。
  
      茜茜掩口轻笑了一声,道:“李大夫,你在发什么呆?姐姐带着你呢。”她并不惊异,因为这是每个正常男人的反应。
  
      李明依回过神来,月娥右手半只手臂,玉臂浑圆,白皙。李明依手搭在月娥脉门,只觉她肌理滑嫩,手刚触道她手,似被电击一般,全身一震。一颗心似要从嗓子眼跳出。半晌,他才不舍的收回手。他不想多停留在月娥手上,一刻也不想。只觉再多留一刻,就是亵渎了这位高高在上的仙女。
  
      月娥轻轻问道:“李大夫,我这什么病?”李明依道:“小姐你只是内息不畅,喝一剂药在休息几日便没事了。”
  
      茜茜取来笔墨纸,李明依开了张药房,递给她,笑道:“吃了这幅药,小姐准保没事。”茜茜接过药房,笑道:“谢谢李大夫。”月娥轻轻叹息一声,睡倒在床说道:“茜茜,送送大夫。”
  
      茜茜送李明依走出房间,李明依道:“小姐的病多半是由心里不快引起的,她有什么心事么?”大夫永远可以直言无讳的问别人的隐私,且别人还会很乐意的告诉你。
  
      茜茜摇摇头道:“小姐的烦恼也只有小姐懂,我们这些做丫鬟的哪里能懂得小姐的心。”她若能懂,现在做小姐的就是她了。李明依笑道:“你应该开导开导她,让她多高兴下。”茜茜笑道:“我会的。”忽然止步,看着李明依,说道:“李大夫,你变了。”

  
      李明依本来就变了,但他故作奇怪的道:“我哪里变了?”茜茜道:“你便得更深沉了,话更多了。”忽然红着脸低声道:“便得更有男人魅力了。”声音说得甚小,不过李明依还是一字不差的听了下来。
  
      茜茜刚刚说完那句话,便加快脚步,走上前几步。以防李明依看到她脸红。在那个时代,青楼里的女子会红脸是要受到同行鄙视的。他们引以为豪的是能在男人胯下动听的**,即使他们心里一点都没感觉到爽,他们依然要假装出一幅很爽的样子。毕竟男人能让胯下的女人很爽,也是值得他们自豪、高兴的事。
  
      李明依笑了笑道:“人总是要变的,不便就注定一辈子我只能是个大夫。”茜茜道:“你难道不想做大夫么?”在南陵,不知多少人梦想着能成为一名大夫。李明依道:“有比大夫好的职位么?”茜茜点了点头,道:“你还比以前多了一样。”李明依道:“哦?多了什么?”
  
      茜茜道:“多了抱负。”人什么时候都得有抱负,否则和路上的野狗没什么区别。李明依道:“你也可以有的。”茜茜眼睛忽然亮了亮,旋即又恢复以前的神色,道:“我区区一名小丫鬟能有什么抱负,我这一生都是春夜楼的。是妈妈的。”
  
      她这一生的确是青楼的,包括她的身子,春夜楼的老鸨叫她和她一条野狗睡觉,她绝不敢说一个“不”,甚至她心里都不敢埋怨下。
  
      李明依本想说些什么,可他却没说,因为他现在同样只是一名为妓女看病的大夫。
  
  (小说内容由烟雨红尘cc222.com提供)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色~人”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色~人』茜茜送走了李明依,到一家~铺~了~,便径直回到“~夜楼”。把~煮了,喂月娥吃了。便坐到一旁瞧着窗外痴痴发呆。她也在想这一生是不是得有个~负,她也不想就这样一生~别人的丫鬟。偶尔~脑中还想到那个~“李明依”的大夫。 月娥见茜茜正自发呆,笑了一~,说道:“茜茜,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茜茜道:“没什么。”她忽然~着脸道:“~~,我发现李大夫好像变了。”月娥立马便知道~心思~~
     >> 阅读第4章 ~色~人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