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生戏江湖》·第1章 第一章 痞子找茬,儿子出生


    且说陈家沟附近有一户村民姓陈名叫陈长林的,据说祖上曾是陈氏太极创始人陈王庭先生家的仆人,至于有几代也说不清楚了,陈长林以耕种为生,家有良田十几亩,在农村,生活还能过得去。陈家沟附近,人人都能比划两式太极拳,陈成林闲来无事,也经常练练太极拳。虽说不能达到什么什么程度吧,但强个身呀,健个体呀,三五个庄稼汉子到不了近前。

    这陈成林取一妻室名曰王氏,成亲也有好几年了,竟还没一男半女,在农村这也不免让人说长道短,说男的不行,说女的也不不管用,反正就是没好话。这成长林吧,也读过几天书,家里也有几本孔老先生的名作,为人也是通情达理,也不与人计长短,只是在这件事上,也多少有点闷闷不乐,妻子王氏也时常自责,不过毕竟夫妻恩爱,也不能怎么着,再说了毕竟还是八十年代。

    有一天早上这陈长林正在田边画圈圈,闲来无事,松松筋骨,来上两式太极拳,打的也是极其顺畅,关节也是咯嘣咯嘣响。这时候,田边走来一人,谁啊,名叫陈小毛,听其名,闻气人,不像什么好人,平时就是偷鸡摸狗的,不务正业,经常晚上经常敲寡妇门,白天更是不走正道,周围的人都是避而远之。陈长林一看此人过来,怕没好事,就收了架子,要转头回家。结果被陈小毛一把拦下。

    “哎,长林哥,别走,别走。”

    “哦。小毛啊,我还有事,我先走。”

    说着,陈长林又要走。

    “你就陪小弟说句话不行吗。”陈长林一看走不了,就停下来。

    “你的太极打的不错嘛,很顺畅的,要比正宗陈氏太极拳还好。”

    “闲来无事,松松筋骨,也就一般吧。”虽然不愿和此人打交道,但有人夸奖也心里美美的。


    “来陪小弟推两把。”推两把,练太极拳的知道,就是太极推手,这陈小毛也是陈家沟附近的,也多少会两式。

    推就退吧,练家子,也都有股热情,两人手臂一打,掤、捋、挤、按、采、挒、肘、靠,陈长林倒是即得要领,约几十个回合,陈长林找到机会,采用掤劲,轻轻一推,将陈小毛抛出圈外。

    陈小毛啥时候,吃过这亏呀,传出去,不是脸都丢尽了吗,还怎么混。

    再来,没几下又被抛了出去,虽然庄稼地了不疼,这家伙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心想,这传出去,我被陈长林打趴下了,我还咋混呀,得找回脸。

    长林不好惹事,一看这家伙不识耍,要发脾气,俗话说君子好惹,小人难防。连忙拱拱手,“承让了”,想到,我还是先走吧。

    “你练个啥劲呀,再练也就是陈家下人的命,连个儿子都没有。”

    嘭,成长林一气之下,一脚踢在陈小毛屁股上,陈小毛,哎呀一声, 象皮球一样滚出好远。陈小毛,摸着屁股,嘟囔着,“好,咱这个梁子结下了,咱走着瞧,下人的命,甭说没儿子,有个儿子也是只配给人提鞋。”

    陈长林扭头就走。

    陈长林回答家一句不吭,铁青着脸,妻子王氏,连忙问长问短。陈长林就是不说话。

    此后,陈长林一直闷闷不乐,喝着闷酒,整日哀声叹气的,一段时间后竟然卧病在床将近一个月。忽一日,王氏趴在长林耳边说,


    “我有喜了”。

    长林一听啥,有点不相信耳朵,看着妻子喜笑的脸上,突然从**坐了起来,真的吗。

    话说这王氏的一天比一天大,陈长林每天除了庄稼地里的活,每天就招呼着妻子生活,不让妻子做一点重活,毕竟是陈家的根呀。

    终于 这一天来了,王氏为陈长林产下一儿子,胖乎乎的,陈长林真是喜上眉梢,感谢上天,感谢这个,感谢那个的,我有儿子了。长林拿出家里的积蓄摆设演习,请了乡亲朋友,庆祝。

    儿子过了满月,成长林想,据说这大人物出生,会天地感应,必有奇异出现,想西楚霸王出生,天上乌雷滚滚,刘邦出生前母亲曾梦到有红龙到自己身上——),咱的儿子是不是也有特别,一连想了好几天,最后确定的是儿子出生当天刮了几阵微风,这也没啥特别,就追着老婆问,有啥梦没有,有啥奇怪没有,王氏就只是一直笑着,说“没啥不正常的”。陈长林不放,一直问,你再想想,你想想,妻子被逼急了,只好撒个谎,对了出生那天,是做梦梦到天上有颗流星。

    陈长林喜出望外,我说我吗,我这个儿子一定不一般。得给儿子起个名字,

    陈长林想起陈小毛戏弄自己,又想虽说祖上曾是陈王庭家的仆人,不管怎说我也是陈姓的正宗后代呀,就叫陈子正,以后说不定还能出人头地。

    此后,陈长林每天抱着儿子,在村子里走来走去,村子里的老少爷们看到也替长林高兴,长林更是扬眉吐气,不亦乐乎。

    这天,陈长林抱着儿子在村头闲转,恰有碰到陈小毛,陈长林一看,想想以前的事,想要先走,

    陈小毛不乐意了,追了上来,


    “长林哥,有了儿子咋不叫兄弟喝杯酒呢,”

    “哦,忘了,兄弟,回头给补上”长林不想得罪这陈小毛,毕竟这家伙不是好人。

    “来让我看看大侄子”

    说着伸手就要抱陈子正,陈长林怕儿子吃亏,赶忙护在身旁。扭头就要走。

    “没××的家伙,生的儿子也命不长,我敢断言这孩子活不过三岁。”陈小毛竟然诅咒起来。

    “他妈的”

    陈长林,三十好几一个大男人,哪能够受着屈辱,更何况是诅咒自己刚出世的儿子。

    抱着儿子飞起一脚对着陈小毛肚子就踹去,陈小毛还正嘴里不甘不净的,忽然飞来一腿,急忙多,躲过了对子,没躲过胳膊,结果,一条胳膊就被踢骨折了。陈小毛捂着胳膊就跑,从此这梁就真正结上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痞子寻仇 儿子丢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痞子寻仇 儿子丢失』~踢陈小~后,陈长林也很后悔,~嘛~惹这~呢,这~,人人见了都头~,听乡亲说,陈小~这~,在路~~~一姑娘,被村~养猪的老徐哥见到,来劝说陈小~。陈小~,表面很听话,没两天,老徐哥的两头大肥猪都被都毒~了。 刘三~次见到陈小~,因为陈小~~刘三给他买盒大前门,刘三没买,儿子~学半路被陈小~狠揍一顿,头~血~。 陈长林,将踢了陈小~这件事告诉了老婆王氏,王~~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痞子寻仇 儿子丢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