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肌:彩绘师的情诱》·第2章 偷腥偷到门前来


进门是客厅,右转是卧室,王磊刚在床头坐下来准备休息一下,就听门外白狗欢快的跳动声,门轻轻哐当的响一声后一个人的影子从客厅旋到卧室门口,未见人一阵香气先袭入房间,接着一把绵绵的声音响起:“这是王磊吧?我还以为进贼来了咧。”

    “哎哟,这不是绵绵姐嘛。”王磊惊呼起来,眼前的人穿着紧身的体恤衫,刚刚发育成熟的胸脯十分挺傲,超短裤下**一大段白白的大腿,眼睛里发出晶亮的光彩,要是光看人王磊看不出是谁,是那把如绵羊般柔和的嗓音让他认出来了是蒋小燕。蒋小燕从小声音就绵绵的,人人都喊她绵绵,她比王磊大几岁,王磊一直叫她绵绵姐。

    “是我呀,你怎么回来了?”绵绵声音懦懦的腻腻的,腼腆的笑了笑,倚靠在了窗边上,挡住窗外的大半光线看着王磊,王磊假装瞄着窗外,实际就肆无忌惮的望着她的胸前,包裹得紧致,显得腰杆纤细。

    若是由平坦的腹部一路摸上去,那柔软在手掌里……王磊的眼睛发出绿油油的光,这绵绵以前身材瘦削干瘪,没想到如今前凸后翘出落得如此饱满水灵。估计亲一口就能谧出水来。

    王磊脑袋里飘幻着,感到下身微微的紧了紧。

    王磊说:“我毕业了嘛,四年都没回来了,我姥爷怕是要打我这个不孝子了。”


    绵绵从窗口撑起腰杆来,“你还不知道你姥爷生病了啊。”

    “啥?我姥爷生病了,什么病啊?”

    “具体我也不清楚呢,病了好久了,饮食起居都成问题了,现在在村长家住着。”

    “哎哟,那我马上去村长家。”王磊说着就要出门。

    村长是老爷子多年的好友,老爷子病后村长常来照顾,老爷子病情严重时他干脆把他接到自家家里来照顾,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

    王磊看到姥爷的时候着实惊了一把,瘦的只剩皮包骨了,老爷子看见王磊眼睛里闪烁出一丝光亮,仅一瞬,眼神又黯淡下去,提不起精神。村长在一旁说:“脑中疯,去医院医生说脑袋里有淤血,老爷子也倔,不愿住院,说一把年纪了,死了算了。”


    王磊把老爷子接回家去了。一天早晨,王磊起床见老爷子人不见了,王磊站到院坝里吼叫,在头顶传来姥爷闷声的答应,“姥爷,你跑楼上去干什么?”

    “王磊,你上来。”老爷子说。

    王磊上楼,见空旷的楼顶上摆满了画具,画板上一副写实画画了一半,画的是门外田野边的河流景观,这是王磊第一次见姥爷画画。画完后老爷子把画笔在水里洗一洗,装进盒子里递给王磊说:“小子,你要接姥爷的班了。”

    “姥爷,这笔是你的宝啊,就给我了?”王磊不敢相信。

    老爷子不说话,让王磊把刚画完的画挂到客厅去,把画笔交给王磊后老爷子松了一口气,脸色也一天天开始活泛起来。王磊不明白姥爷为什么突然又不反对他画画,但他在老爷子的指导下,加之用上老爷子的宝贝画笔,画起画来行云流水,通畅无阻。

    一天晚上王磊炒菜,放盐时才发现家里没盐了,去小卖部买是来不及了,邻居家年轻人呢都出去打工了,剩下一个老头在家,王磊见他平时穿的邋里邋遢,借他的盐心里有点不舒服。


    越过邻居家王磊来到绵绵家,绵绵家还是那种古老的泥瓦房,房子侧面有一条小道,王磊从小道进去,路过小道边的茅坑时听见里面有异常的声音,那柔柔懦懦的感觉一听就是绵绵,看来是绵绵在里面上厕所。

    王磊立即想到了绵绵****翘着白花花的臀子蹲在茅坑的样子。乡下的茅坑都很开放,大多数人家都只是茅坑的门只是用一块布料遮起来。王磊假装不知道里面有人,大摇大摆的向茅坑走去。

    王磊刚要掀开门布,听见绵绵的声音说:“东子,我们还是不要这样了,我害怕,让我爸妈知道要打死我的。”

    “哎呀,怕什么,我就不信你爸妈有那么狠哪,等我们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们就算再生气也没法,你说你都二十五岁了还没个男人,在我们石马村已经是大龄剩女了,我就不信你晚上不想男人。”

    王磊一惊,这东子不是村里周鼻子的养子吗?周鼻子是个残疾,腿有问题,样貌奇异身材矮小,以至于找不到媳妇,东子是他有一年出去打工从外面带回来的,说是自己的养子,究竟东子是哪里来的没人知道。

(小说内容由烟雨红尘cc222.com提供)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到了结婚的年龄”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到了结婚的年龄』这周鼻子长得难看,但东子就恰恰跟他相反,在村里头东子算是长得一表人才,也到了结婚的年龄,看来他是和绵绵搭~了。 这时候王磊听见绵绵的~音十分急促的说:“东子,~嘛,东子你把你那~放~,我真的害怕。” 东子也急促的说:“不行,我~不住了,我太想~了,乖乖,绵绵,我会好好爱你的,~给我。” 绵绵明明就不情愿,王磊一听这小子是~霸王~~弓了,“呼啦”一~~~
     >> 阅读第3章 到了结婚的年龄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