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者说之诡异莲花簪》·第1章 序篇:孤寡老汉


    2013年春节,我带着小女回老家拜年。我老家位于湖北省红安县董家田村,这是生我养我的一块土地,从读书到外出当兵,一晃20年,村里还是老样子,村口的池塘近乎见底,村子边的**贫瘠无树。

    这是我在外打工数十载后的首次回村。记忆中的村庄还是如此荒贫,但这个池塘却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曾忘记,因为在我8岁那年差点就命丧在池塘里。救起我的人早已归于黄土,但是他的后人还在,因此,我必须要去拜祭。

    我带着小女从池塘上走过,明媚的阳光格外清新,空气也格外鲜活,在池塘的另一端,却有一个老者驻足观望着我。我走过他身边时,我的眼神从他面颊上扫过,但我已记不起该如何称呼他,我出于礼貌对他示以微笑。

    他目无表情地看着我,不说话也不点头,但是浑浊的眼神中却在看我的刹那闪过一道光线。我无法描述那是怎样一道光芒,似乎是在黑暗中突现的一道光,而这道光又让我感觉异乎寻常的冰冷。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我才明白那道光中的意思:骇然!当时,我没有去留意他,因为全村80多人家,我要一家家拜到。

    但令我没有想到地是,在我快要拜完全村的年时,在最后一家又看到了老者。我走进老者家,顿感全身冰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从我后背上爬上来,在前脚进门时我后脚下意识地朝外面挪。


    老汉咧着嘴对我笑,黑黄的牙齿突然**来,就连我身后的小女不仅害怕起来。我不知管他叫什么辈分,只得连声说:“爹爹,给你拜年了!”(我们那里管年岁大的人喊爹爹,即爷爷的意思。)

    我环视了下老汉家中的情况,除了一张桌子和一张凳子外,就是泠清清的锅灶,老汉的睡房里面黑咕隆咚,整个屋子没一点儿阳光进来。

    老汉伸出一只手来,我吓了一跳。他的手像是被裹上了一层黑皮,似乎有几十年没有洗过一样。我不敢握,赶紧从口袋中拿出一盒烟来递到他手中。

    他摆手不要,依依呀呀地不知在说什么,我使劲要给他时,我发现他的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是生气了。我的脑子转瞬之间想到他最缺的可能是钱,于是又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两张百元钞来。

    老者的眼睛瞬间亮了下,但很快又熄灭了。老者接过我的钞票后,张开嘴给我看,我又吓了一跳。那哪里是嘴,分明是一个张大的黑洞,舌头掉了一截,像是被割掉了。我不禁骇然!

    老者依依呀呀地指着自己的嘴,那意思是告诉我自己不能说话。但是,他给我做了个“八”字的手势,然后又摇摇手。我当时没有领会那是什么意思,然后带着小女急忙出门。

    拜完了全村人的年,我心里一直记着老汉的手势,在思索他传递给我的意思。想不通也不再想,心想一会在三父家吃了中午饭就回城里,无心去领会他的意思。


    到三父家吃饭时,我问三父那老人是谁家的,怎么没人去管。三父告诉我,说你可能忘记了,他是全村最长的,无儿无女,靠大队部给救济生存。但是,三父也说不清老者的经历,然后我又说了自己在老者家中的感受,说自己到现在后背还在发凉。

    三父笑笑说,我忘记嘱咐你不要去他家,结果你还是去了。三婶在一边说,瞎说,既然是家家拜年,那就应该去。

    吃过了中饭,三父问我打牌不,我说不打,想回城里的家。三父是个打牌迷,说我已经叫人来陪你打牌了,就应付一下吧。

    正说话间,牌友还真都到三父家来了。

    见推辞不脱,便在三父家打起麻将来。在打牌期间,我脑子里一直回显着老者的眼睛,还有他的八字手势,然后脑子晕乎乎起来,几圈牌下来,我已经输掉了两张百元钞。

    三父见我输多了,以为是我手气不好,便叫着要换位子,想帮我赢回来。我坚持着没有换,于是继续打。中途一位牌友说,只能打到6点,因为8点钟要去亲戚家吃晚饭。

    此时,我晕乎乎的脑子一下清醒了许多,原来老者是让我晚上8点去他家。但是,去干什么我不知。脑子清醒了,我的神也就回来了。手气也一下转好,开始连赢。不到6点钟,牌友就要走,因为他的钱都到我口袋里来了。


    散场后,我把本钱留起来,赢得三百多块准备全给三父。可转念一想,又没给。我和三父说,晚上8点我有点事,就吃完晚饭再回家。

    三婶看着我手里赢的钱没做声,似乎对于我留下来吃晚饭又不表示点什么不乐意。我装作不懂,赖着脸等吃饭。

    7点半左右,我将小女交给三父照看,然后慢悠悠地向村东头走去。农村的夜晚通常黑的早,不太明亮的电灯让整个村庄显得浑浊。这是大年初一的晚上,我走在离别了20年的老家小路上,对于要去赴约的老者家有点胆颤。想到老者家的情景,想到老者眼神中的那道光线,我有点心悸。

    但是,我又怎能想到,20年后的首次回归,却让我经历了一场人生中难以忘怀的险些葬送性命的里程。

    同时,我也不明白,老者为何要选择我来完成它人生中未能完成的探险,而这探险却是与盗墓有关,直到后来经历了无数次的历险之后,我才明白,我并非现在的我,老者百岁之年不死,原来就是一直在等我的出现。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一章 莲花簪”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一章 莲花簪』我在晚~8点准时来到老者的家门~。门是虚掩着的,一缕微弱的灯光从屋子里飘出来,黄黄的光线在夜色的掩盖~显得异常的诡异。 我在门~站着,迟疑着不敢~。没想到的是,老者自己从屋子里把门打开,然后对我招~。暗黄的灯光从老者的屋子里飘出来,将~背影拉长,如鬼魅随行,令我倒~一~凉气。 老者把门打开后,转~又走回屋里,坐在那张唯一的椅子~,黑暗中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我~~~
     >> 阅读第2章 第一章 莲花簪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