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者说之诡异莲花簪》·第3章 第一章 莲花簪(续)


    这个世间有很多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比如我犯老年痴呆的老娘怎么知道早上我如果开车出行会出事,又比如那老者怎么会与的士司机在同一时间毙命,我的头都大了。

    事实上,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飘泊,对那些迷信的事情一向不置可否。另外,我还是一名无神论者,我对那些迷离神幻的事情从不相信。农村里几乎什么样的离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发生,比如,一位农妇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竟然能够清晰地说出村里已经逝世了几十年的老人名字,而当时老人在世时农妇还在襁褓中吸奶。不仅如此,农妇还能用老人的口吻说话,教训自己的后人不孝顺,原来家里存放有国民党时期的几千万纸币要拿出来用掉,不然过期就用不得等等,闻之骇人。

    这些奇异的事情谁也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在广大的农村也就见怪不怪了。

    过去的2011年到2012年间,很多的电视剧电影流行拍摄一些穿越的故事,所以,要说穿越过去的题材,到农村去挖掘肯定会大有收获。

    而关于我自己的故事,早在70年前就已经戛然而止,如果我还活着,那么至少我也已经人近古稀之年了。按照老者的说法,我原名叫吴莫,而非现在的董姓,这似乎就是在说我已经转世,70年后我的转世这对于我,从心理上就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对于无神论者而言,特别是对这些无法给出合理解释的现象都有一种刨根问底的心理诉求。我决定要去弄清楚这所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是谁。

    因此,在老娘给我车钥匙的那一刻,我决定回老家,就在老者死去的屋子里去找回答案。

    我没等妻子梳洗就出发,先是匆匆赶到岳丈家,匆匆拜完年,吃了岳母弄的早餐又开车赶到董家田村。

    一路上,来来往往拜年的人们显得很匆忙,但是又显得很高兴。摩托车特别多,原本就不宽敞的道路在春节这段时间都很拥挤。车窗外是灰蒙蒙的,道路旁边响起零零散散的鞭炮声,有炮竹声才显得年会浓厚,我喜欢这感觉。

    赶到老家时,村子里依然很安静,三父继续如往常一样在和人打麻将。我停下车,向村东头老者的家里走去。

    老者**寿衣,安静地躺在屋中央,问邻居,邻居回答说:老汉没亲人,在等大队部来人发丧。


    我无法相信,昨夜还和我有过交流的老者此刻已魂归黄土,而在身后却是如此的凄凉。没有人来看望他,过往的邻人漠然视之,这让我感到金钱至上时代下人情的悲凉。

    我自是不知道老者与我有任何关系,但是,他生前说自己是我的师父,权且是否我当理应以徒弟待之。所以,我当机立断找到村长,告诉他老汉的丧事我来办理。然后,我掉头开车赶到城里买了全套寿衣,并让村长帮忙买了半扇猪肉和许多的菜肴,全部按照农村殡丧方式给老汉办理后事。

    在处理这些时,村长问我与老汉有何关系,我说没什么关系,我说我是同情,村长对我竖大拇指。老者的丧事我花了3000元人民币,这些我都是瞒着妻子进行的,即使她日后得知再来责怪我也晚矣。

    按照农村礼节,老者要在3天后才能入土为安,但是时间不等人,我在当天就将老者入土下葬。村里人不同意,但在村长做主的情况下也没人再来阻拦。

    三父很是诧异,说我白花了这些钱,我说没事,权当是做善事。入夜时分,我独自在老者的房子里闷坐着,昏暗的灯光下我拿出莲花簪子。奇怪的是,此时的莲花簪突然发出璀璨的光芒,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莲花簪子诡异的光芒。


    我双手捧着这朵异常艳丽的莲花,走到老者的睡房里,然后关上房门,在老者的**躺下。这一系列的举动我是在神智很清晰的状况下完成的,我没去注意老者的床,尽管那味道异常难闻,就像馊臭的饭菜味道。

    所以,我尽量摈住呼吸。

    在我躺下的瞬间,莲花光芒开始渐渐熄灭,最后不见任何亮光。然后,我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我这一睡,就是七天,我进入了梦境,也就是所谓的“穿越”状态。在梦境中,我做回了原来的自己——吴莫!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二章 “我”的前世(1)——吴莫”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我”的前世(1)——吴莫』跟着时光的隧道,我的~灵带着自己回到了1943年。这一年,我17岁,我的名字被~~“吴莫”。 吴莫所在的村子,位于湖北省黄安县城以东的吴家湾。这个村子全姓吴,四面环~,从高~往~看,整个村子如同坐落在~~的平凹~。 吴家湾已经连续半年没有降一滴雨,村头的~井已经~枯见底,树皮也因被剥~吃~而~出白白的躯~。 吴莫家已经有5天没有开锅~饭,父亲吴~~~
     >> 阅读第4章 第二章 “我”的前世(1)——吴莫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