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艺人尘世录》·第1章 一 茶楼闹事


    1945年秋*日下午,康城太平街。

    苍穹高远,一碧如洗;秋阳当空,将康城染上一层耀眼的色泽!秋风萧瑟,带着片片飞舞的落叶,为依旧沉浸在光复**中的康城蒙上一丝宁静的气息。

    太平街上,人潮如织,车马川流,日据八年来的晦暗气息不见了踪影,曾经热闹繁华的景象日益显现:胜石桥附近,卖冰糖葫芦的、卖豆浆油条的、卖拉面馄饨、卖糖果糕点的~~各式各样的小吃摊位密密麻麻,一个连着一个;或高或低、或轻或重的各种叫卖声响成一片;紧挨着胜石桥的是德明路街口,这里是江湖艺人的聚集地,人头攒动,喝彩声、鼓掌声阵阵,其热闹程度丝毫不逊于前者:耍把式卖艺的、唱打鼓的、卜卦算命的、耍猴的~~或妙趣横生、或精妙绝伦的各类表演,引来路人纷纷驻足观赏,觉得好的叫几声彩,看着迷的扔几个铜子儿!太平街是康城最热闹的地方,茶楼酒肆林立,商铺银号遍布,更有许许多多的烟馆妓院赌场,或明或暗地散落在街头巷陌。

    上至政界、军界、商界的达官显贵,下至娼妓、乞丐、赌棍、流氓,都在这里汇集,毫无疑问,太平街既是康城消遣娱乐的最好去处,亦是治安状况堪忧的藏污纳垢之地。

    从德明楼的三楼雅座向西北方面望去,是太平街著名的书茶馆——盛世茶楼,它东接锦绣绸缎庄,西连喜胜点心铺,在鳞次栉比的各类商号映衬下,显得儒雅斯文。屋檐、门窗、梁栋,无不尽显古色古香,匾额上“盛世茶楼”四个颜体正楷大字,出自于晚晴一位老举人之手笔,刚劲雄浑中透着雅致。

    盛世茶楼上午多供应红绿茶、香片茶以及各类干果、蜜饯,下午、晚上则请评书艺人临场说评书以招徕生意。

    这天下午,二楼茶座叫好声连连,日伪时期几乎销声匿迹的评书艺人白玉声重操旧业,为康城的老百姓带来他最拿手的短打书《水浒》。

    白玉声一袭长衫,一把折扇,一块醒目,声情并茂间,将梁山好汉三打祝家庄演绎得是精彩绝伦。台下诸多看客品着香茶,嚼着零嘴,听得更是是津津有味,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喝彩。


    “啪——”醒木击桌的响声,将众看客从刀剑铿锵的沙场拉回到茶室里来,只见白玉声拱手作揖:“各位爷台,这是日本人走后头次登台,竞得各位如此赏光,不胜感激。各位都是老主顾,您赏我饭钱!您有钱,您扔几个;您没带钱,不要紧,您坐着给我捧场,我支您人情~~”

    这当然是评书艺人一套客套说辞,话音未落,小伙计便拿着簸箩,在茶座众看客间收起钱来。不少听得入了迷的看客,纷纷解锦囊掏袖口,急不可耐向簸箩里扔着铜子儿、法币,大喊着“再来一段,再来一段”,也有个别看客向伙计羞怯地挥挥手或是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伙计也就知趣地走开了!

    正当白玉声拍了醒木,准备再次开场时,一声怒骂打断了茶楼的宁静:“他妈的,龟孙子不长眼吗,老子不给钱,你就烫老子,看老子给你好看~~”进而响起凄厉的喊疼声。

    循着声音望去,是一名大汉正在狠命地抽打着小伙计。那汉子满脸横肉,一道斜长刀疤,从左耳根一直延伸到右腮,显得凶声恶煞。那汉子左右开弓,将小伙计打倒在地,簸箩里的赏钱滚了一地。小伙计挣扎着试图站起来,又被汉子一脚踹到。

    众看客一见是黑道中赫赫有名的马三爷,个个噤若寒蝉。

    “马三爷,您消消气儿~~”白玉声急急忙忙地跳下台子,奔到马三爷前面,一个劲儿地点头哈腰。马三爷瞪了白玉声一眼,犹自骂骂咧咧。

    原来,这小伙计走到马三爷面前求打赏时,马三爷只是厌恶地挥挥手让他离开,小伙计也就向其他茶座讨赏去了。

    然而,当伙计敛了一簸箩赏钱,欢天喜地地离开茶室,正经过马三爷身旁,且一不小心撞翻了马爷的茶碗,滚烫的茶水全浇在了马三爷的**上。马三爷怒火中烧,冲着小伙计拳打脚踢起来。挨了打的小伙计趴在地上,默默地捡完散落一地的银元、铜子儿和法币,艰难地站起身,惊恐地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马三爷。

    人们这是才看清楚这个小伙计的模样,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一看就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面黄肌瘦,或许是因为太瘦弱了,一双哭红了的眼睛在黑漆漆的脸上显得特别大,也特别精神,血混着泪一滴滴躺下来,滴在地板上。


    “马三爷,您手下留情啊,”白玉声一面奉承着,一面挡在小伙计面前,“您大人有大量,他一个孩子没眼力儿价,他保准不是成心的。”

    “**舅舅的,教训他管你啥子事,”马三爷双目一瞪,劈胸就抓住白玉声的前襟,“老子在康城也是个人物,听你个书算是看得起你,还要钱,不给钱就拿水烫老子。连你这王八羔子也打了!”一边说话,拳头就朝着白玉声的头打过去。

    白玉声正紧闭着双眼等着挨打,忽然听到一声断喝:“住手!”

    马三爷的拳头慢慢放下来,朝说话处望去,迎面走来一个精瘦细长的老者,他上穿绸衫,下蹬宽腿裤,左手提着烟袋,右手摇着折扇,脸上带着一份目空一切的表情,一看就是帮会中人。

    “马三爷,这是在下的茶楼,望给个面子。”汉子吐出一口烟,眨巴着他的鼓眼泡,慵懒地说道。

    “李五爷,您得好生管教一下您的小伙计。” 马三爷斜眼瞪着李五爷说道。

    “呵呵,自己的小伙计,管好管坏是我自己的事,就不劳三爷您费心了。”

    “这龟儿子拿茶水烫我,对我不敬,这事可没完。”马三爷突然提高嗓门,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

    “吆,三爷您好大的架子啊,当年我扫三河帮堂口的时候,你还在你爹裤裆里打吊吊呢”说到后半句,李五爷拉长了嗓音,瞪视着马三爷。  


    “怎么着,马三,了不起啊,你在寺前街耍狠立棍我不管,这太平街是我的地盘!道上辈分,你他妈的还得喊我声叔叔,重庆来的接收大员罗长官,那可是我把兄弟,过命的交情。”

    “哎呀,了不得啊,李爷还认得这号大员~~”看客中先是爆发出一声惊叹,接着响起七嘴八舌的议论。

    李五爷的一番话,让马三爷心头一惊,虽然自己在黑道上风头正健,可这位背景极深的老江湖,自己还真是得罪不起,他语气渐渐**下来:“那~~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这小子笨手笨脚,着实可气~~”

    李五爷指着躲到白玉声身后的小伙计:“小路子,过来,给三爷鞠躬认错!”  

    小路子从白玉声走出来,不停地给马三爷鞠躬:“大爷,我罪该万死,我错了,您饶了我~~”

    “好了,算了~~”马三爷连瞅都不瞅小路子一眼,瞪着李五爷,蛮横地说道:“五叔,大侄子不知道这茶楼是您的地界儿,您多包涵!咱小辈向您讨教的日子长着呢!” 从牙缝中挤出最后几个字,马三爷一甩袖子径直下了楼!

    “大侄子,以后常来玩,今天茶钱我请喽!”李五爷望着马三远去的背影喊道。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二 流离~世”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二 流离~世』经过了这一番事儿,茶楼又恢复了先前的氛围。剥花生、削青萝卜、嗑瓜子的动静密密地~织着,但始终盖不过白玉~那雄厚~~的讲古之~。不过,细心的老主顾注意到,白老板后几节书的~彩程度与~几节相比稍逊,想是被马三爷给惊着了。 盛世茶楼~午书散场,已经是傍晚时分。随着夜幕降临,太平街~华灯初~,点点灯火相互与~接月光相互辉映,在康城河的碧~间~漾出片片~金碎银! ~~
     >> 阅读第2章 二 流离~世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