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艺人尘世录》·第3章 三 师徒父子


    寒风呼啸,将窗棂打得格格直响。挂在房梁上的煤油灯轻轻地摇晃,将淡黄色的灯光洒在炕头上。火盆里红彤彤的炭火,映着小巧的炕桌,上面凌乱地放着锥子、针线、小钳子、白布条等物件和一堆熟花生。炕桌一头,胡文氏盘腿而坐,借着煤油灯与炭火的光亮仔细地纳着鞋底;而另一头,胡金振则悠闲地剥着花生,将花生豆放到嘴里细细地嚼着,不时从火盆旁取过酒壶,津津有味地抿上一口。

    “唉,当家的,你少喝点!”胡文氏责备着丈夫。

    “嘿嘿,声子孝敬我的好酒,这味儿是真正啊!有声子这么个好徒弟,我这当师傅的,知足呦!”胡金振感叹着,炭火将酒后的醉脸照的分外红。

    “是啊,咱们呐,这辈子没一儿半女的!这声子就是老天爷可怜咱俩,给咱的亲儿子!别看这孩子不声不响不爱说话,可是个有心人啊,出了师,挣了钱,不是给家里添这,就是给我们买那!清闲的时候,就想着法的让咱俩高兴!这不,前几天带着咱俩去康城公园玩,还让报社的王记者给咱们照相合了影!我也见识了那啪一响就出人影的玩意儿!”胡文氏呵呵地笑着,捋起长长的索子,“哧哧”的声响一声挨着一声。

    “是啊,这行里学徒的,三年下来学不着艺的有的是!听差、打杂、起早、贪黑、洗衣、做饭,整个就是师傅家的使唤人,这手艺都是偷着学啊!可我对咱声子,那是当亲儿子啊!我那些个绝活儿,对咱声子是没留过一点。我这岁数也大了,说书这行就这样,不养老啊!现如今啊,我就指望着声子能成个名角儿,再帮他娶上个好媳妇,好好地养咱们老!”胡金振说着有些激动,以至于差点拿不住酒壶。


    “唉,是啊,”胡文氏叹息着,停止了手中的活儿,说道:“这孩子虽然平时不大爱说话,可这心里是把咱俩当成是亲爹妈啊!当家的,你说,这么多年了,咱俩谁记得过个寿啊!可声子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咱俩的寿辰,每年,他都给咱们煮长寿面,买寿包,今年你六十大寿,还专门从喜胜点心铺给你拎了个西洋大寿糕回来!”

    胡文氏说着,眼角竟然**了,她擦一擦,继续说道:“去年夏,你得了痢疾,下不来床,我这身子骨又不好。声子硬是推了所有的场子不去,请郎中、煎药、床边伺候全包了!这孝心,亲儿子也就这样啊!对了,声子都十七了,也该找媳妇了!赶明天啊,我托前边院里的陈大娘去找找张媒婆,看看给声子寻个好姑娘!”

    “好啊,”胡金振那红红的醉眼瞪得大大的,显得很兴奋,“抓紧娶!声子的媳妇就是咱儿媳妇!娶了媳妇,咱也好早抱孙子不是!对了,这声子怎么还没回来?声子这孩子书台上书台下两个样!这台上书说得好,可一下台和谁说都羞答答的!这样去相亲可不行啊!等他回来,我得好好地给他开开窍!”胡金振迫不及待地望向窗外大门!

    “咱声子这是老实,谁家姑娘不也都想找个踏实的男人啊!哎呦——”

    “咚咚——”


    一阵紧促响亮的敲门声,惊得胡文氏将针镊子丢在了地上。

    “师父,师娘,开门呐!快开门呐!”门外响起白玉声焦急的声音。

    “我这就来了,声子,你别急嘛!那么大劲儿敲门~~”陈文氏抱怨着,踢踏上暖鞋,挪动着小脚,颤颤巍巍地出了屋子。

    当门开的一刹那,白玉声急急地冲了进去,差点和师娘撞了个满怀。

    “哎呦,你冒失地啥啊!”师娘抱怨着,她看到白玉声浑身泥土,呼呼地**着,脸上满是汗水!


    “你这是喝醉了摔了?还是~~”不等师娘说完,白玉声已经向自己屋里跑去。

    胡文氏赶到白玉声门口,她看到白玉声正在把一些衣服丢在一块布头上,并迅速地打成包袱。胡文氏很诧异白玉声的举动,疑惑地问着:“声子啊,你这要干吗呀?”

    “怎么了,声子,你要去哪里?”胡金振闻声也赶了过来。

    “师傅,师娘,我,我闯下大祸啦!我打了三合帮的肖虎!”白玉声惊恐地喊着,抱着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四、逃离康城”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四、逃离康城』原来,那天傍晚,天气异常寒冷,寒风中飞舞着片片雪花。茶馆、书馆纷纷~~清淡,匆匆说完了~午场,白玉~与好友,《知民晚报》娱乐版的记者兼编辑王金槐在聚贤阁酒楼喝起了酒。 《知民晚报》娱乐版专门负责报道曲艺梨园轶事、青楼瓦舍旧闻以及明星~角们的最新消息。白玉~刚刚~起来的时候,《知民晚报》曾经专门派王金槐对其~行过专访。 说起王金槐,那可是爱玩善玩的杂学家,花鸟鱼虫~~
     >> 阅读第4章 四、逃离康城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