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葡萄园(完结)》·第2章 到底有没有葡萄园


    天已擦黑,下了寒气。

    黄亦柠没想到会在大马路上跟徐淳重逢。更没想到的是,时隔六年,经历了不少事,她对徐淳的感觉,她以为早就没影的爱慕之意,居然存在心里,并未消失。

    要不是表姐许茉今天过35岁生日,亦柠准会跟徐淳一起吃饭。

    不过,现在她又觉得,这样也好。许茉提醒过她,男女之间的交往,女方最好矜持一些。

    刚来上海念书时,表姐常给她传授些男女交往的法则:譬如,女孩应该端着点儿,女追男的形式只有一种,就是设法让心仪的男孩来追她。

    亦柠比许茉小了十岁多,感情亲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许茉表姐都是黄亦柠崇拜的偶像。

    但那几年里,十八到二十三岁之间,亦柠打心眼里觉得,表姐是上个时代的人,她些的一些观念,已然过时。

    如今她二十四岁半了,关于爱情和男女交往,她已有了些实际经验,反而开始认同表姐的意见。

    因为我历尽沧桑,老了。黄亦柠从心底叹口气。二十四岁半,她已感到疲惫和苍老。

    许茉若知道表妹坐在公交车上长吁短叹,准会批评她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即便被她嘲笑,也好过告诉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吧?

    亦柠望着车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跟徐淳重逢的喜悦,此刻已被一种浓郁的忧愁给替代。

    有些事,对谁都不能说。母亲、姐姐,她们一定会批评她。唯一可以告诉的人,除了钟浩,别无他选。可是亦柠又觉得,钟浩可能根本就不会理解,不明白她说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异性死党就是这样一种生物,有他存在,心里会很安妥,可是很多时候,又完全不能帮你解决任何问题。尤其是当他离你很远的时候,就完全等同于心理安慰。

    黄亦柠取出手机,给钟浩打了个电话。

    “喂,下班没?”

    “刚下。你呢?晚上又去你表姐家蹭饭?”

    “嗯,无聊,找你聊天。”

    “聊呗。我今天中午看了张碟片,《云中漫步》,基努?里维斯演的,里面有很多葡萄园的镜头……”

    亦柠不禁笑了起来。钟浩也在电话那头笑。

    葡萄园是属于他俩的一个暗号。每次提到这件事,他们都会陷入回忆,并会将当初的场景、细节拿出来询问彼此,以证明这事儿确实发生过,而不是一场梦。

    事情发生在亦柠十三岁那年的暑假。

    从小到大,黄亦柠和钟浩都是玩伴。若是其他男孩,母亲萧宁必然问东问西,女儿跟钟浩在一起,她却很放心。一来他俩从小就认识,两家的大人也相熟;二来,钟浩相貌清秀,脾气温和,萧宁对他印象很好。

    钟浩的父亲总是在单位上班,很少见他在家里。母亲是家服装店店员,做一天休一天的作息,若是空班在家,必会给两个孩子准备一些吃的喝的。对失去父亲的亦柠,她格外怜惜。

    那年暑假,跟从前任何一个夏天一样,阳光猛烈,雨水充沛,是他们一年中最喜欢的好时光。

    但那天钟浩心情恶劣,父母吵了一天架,闹离婚,他很烦恼。亦柠碰巧也有些心烦,母亲的影楼在装修,忙得没空理她,最近常常是晚上睡醒一觉,母亲还没回来。


    两个烦闷的少年,结伴在康城街头晃荡。他们在夜排档吃过炒粉喝了汽水,又去尚未打烊的小店买了矿泉水,走啊走,一直走到康城西北,再往前,应该就是连绵的厂区。两人停下来,坐在路边歇了会儿。

    天色暗到底了。路灯的微光,让人恍惚。然而只坐了一会儿,忽然天边就吐出白气,渐渐晕染了东方的天空,不知不觉,天色从暗到明。

    地面升起一层白雾。清凉的、湿湿的白雾。

    “那是葡萄树吗?”亦柠望着不远处,语气很不确定。

    “葡萄园!这儿有片葡萄园,还结了果子。”

    浓重的困意却在这时袭来,亦柠打了个哈欠。哈欠是会传染的,钟浩也哈欠连天,“唔,我们回去吧?下次再来摘葡萄。”

    他们从康城西北靠近厂区的地方往家走,背后是一片起伏的坡地,坡地上种满挂了果的葡萄树。回家后亦柠倒头就睡,醒来之后去厕所,她发现短裤上有暗红污渍。她上过生理卫生课,班上好些女生已有这方面的经验,亦柠又紧张又兴奋,她的初潮也来临了。

    那是八月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开学,亦柠升入初二。

    她在教室里看到钟浩,心里藏着这个秘密,脸上却**骄傲的表情。印象中,这是她头一次对钟浩隐藏心事,之后就习以为常,秘密越来越多。

    一个礼拜后,亦柠陪母亲去康城西北的某个耗材经销商处办事,再次经过她和钟浩逗留过的地方。她惊讶地发现,那儿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没有葡萄树,没有葡萄,更没有葡萄园。

    “钟浩,是不是我们看错了?”

    “不会。”钟浩信誓旦旦地说,“也许你昨天经过的并不是那边。”


    可是再过了一周,钟浩神秘兮兮地找到她,“我昨天跟峰子他们去桥底下钓虾,就是那天我们去的地方附近。真的没有葡萄园了,他们都说没有。”

    亦柠睁大眼睛,“可是那天,我,你,我们两个都看见了。绝不是一般的树!我看到了葡萄,一挂一挂的。我发誓那是葡萄。”

    后来,他们一天天长大,男女有别,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关系紧密。等到考进康城一中的高中部,两人又不在一个班级里,更是比从前往来得稀少。偶尔单独相处,两人总会提及那个奇妙的凌晨,那座消失了的葡萄园。

    每次提及,他们就觉得彼此的关系与众不同,像一起打过仗的战友,更像一个秘密的共同守护人。

    从某个角度来说,假如没有十三岁夏天发生的这件事,亦柠和钟浩的友谊,或许也会跟大多数两小无猜的少男少女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

    高考结束填报志愿时,钟浩问过黄亦柠的方向,知道她选的全是上海的大学时,虽有些失望,仍然表示理解。

    “你姨妈和表姐在上海。”他们念初二下学期时,亦柠的表姐和姨妈从上海到康城探亲,钟浩知道这事儿。

    “是啊!那时我就跟你说,许茉姐姐是我偶像,以后我要像她一样,漂亮,有气质,赚很多钱。”

    “是吗?”钟浩想了想,“可我已忘了你表姐的样子!要是她真像你说的那样,我应该记忆深刻才是啊!”

    亦柠“哼”一声,白了钟浩一眼,转身跟其他同学商量去庐山旅游的事了。

    表姐来康城那年,亦柠和钟浩还不到十四岁。十四岁的女生,已是情怀如诗的少女。十四岁的男生,还懵懵懂懂的,乳臭未干,哪里懂得欣赏女性的美?

    钟浩对许茉姐姐印象不深,也在情理之中。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让~亲快活的~”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让~亲快活的~』亦柠一直知道~亲有门亲戚在~海。~~亲萧宁,跟许茉的~亲是姨表~~,两人相隔很远,却一直保持着联络。那年~天,许茉就是陪她~亲返乡,再由萧宁陪同,三个人一块儿去康城附近的云镇扫墓。 那是许茉头一次来到康城,头一次见到阿姨萧宁和表~黄亦柠。 她对长辈礼数周到,讨人喜欢,这就不必说了。在亦柠看来,表~许茉,无论哪个方面,都堪称完美。 许茉送给表~的礼~~
     >> 阅读第3章 让~亲快活的~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