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谢花飞》·第1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花谢花飞

    序

    谁念西风独自凉

    黑夜中是谁在守望

    萧萧黄叶闭疏窗

    灯光下谁又在翻阅我心

    沉思往事

    缠绕处

    总有伤心色

    泼茶香

    与谁共赌书


    江雨霖铃

    心随君   到永久

    忧蓝

    终稿于2008年

    第一回

    蓝姬的手渐渐停了下来,目光定格在绣了一半的双蝶戏花图上。记忆渐渐放大,最后像花一样绽放:——那大概是八年前的事了:那年的那个夏季,终于无法忍受母亲雨飞飞诘难的蓝姬,偷偷在夜晚溜出了家门。不,是翻出了家门。

    似乎是很不幸运。她不小心从墙上栽了下去。接着一声惨叫:“啊!”确切的说,是两声。蓝姬发现自己砸在了一个小男孩的身上!条件反射一般,蓝姬从他身上跳开:“对不起,你没事吧?”男孩本来很想揍她一顿,但听到她温柔的问候,所有的怒气便烟消云散,他张开嘴,欲说些什么,便被一阵叫嚷挡了回去:“发生什么事了,少爷?”接着奶娘便慌张地跑了进来:“少爷,要不要奶娘陪?什么事吓着了?”“没事!”男孩把蓝姬塞进被子里,“不过是听见外面蚊子叫的厉害,让外面小子们赶赶,奶娘也请早些去休息吧!”

    “是。”奶娘微微颔首,行礼告退。

    蓝姬慌忙从被里钻出,伸手便打了男孩一巴掌。

    “你!”男孩委屈地看着眼前杏眼怒睁,烟眉微堆的女孩,抬起手,又无奈地放下,“干吗打我?”

    “你欺负我!”说着,蓝姬早已红了眼圈。

    男孩忙将一方手帕递过,“小妹妹,我错了。只是刚才的形势——你别哭坏了身子。”


    蓝姬夺过手帕,拭去眼角的泪珠,低头,不语。

    “我叫韩承宇,近日来此地游玩。因天色已晚,遂依墙搭帐暂歇。妹妹打哪来?”

    蓝姬抬头,“我自然是从墙上失足落下。”复低头,无语。韩承宇诡笑着低下头去,“姐姐为什么一副做错事的模样?未曾请教芳名?”

    “蓝姬。对了,谁是你姐姐?”蓝姬直视韩承宇,满眼委屈。韩承宇不觉一惊,自叹身边女子之中,竟无一人敢如此看他,况那双凤眼,似乎装了太多委屈,倒叫他不忍责备。蓝姬此刻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人竟不曾责骂他一句。因此彼此相视,只是出神。

    半晌,承宇方回过神,笑道:“妹妹为何要到高墙上去?”一语勾出蓝姬的伤心处,她只是落泪,并不答话。承宇双手作揖道:“不知小人如何又惹哭了小姐,请小姐示下。”却拿眼盯着蓝姬。蓝姬掌个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便无丝毫隐瞒,将在家中如何遭母亲冷遇甚至责骂之事吐了出来。承宇含笑听了,心中不免悲伤,想这小妹妹无半厘错处,却不为母亲所容,如此可怜。若要带至家中,却实不忍她委屈做自己的丫头。明日回府,少不得要与她分离。这样一来,她孤身一人,竟是不能有安身之所的。况这小妹妹又不懂得保护自己,于是劝慰道:“妹妹放心,承宇愿帮你脱了苦海。只是,妹妹年纪尚小,且暂忍耐你母几年。待承宇长大,定娶妹妹为妻,让妹妹离了苦海,亦不至于沦落天涯,受尽凄风苦雨,无依无靠。”

    蓝姬惊诧于他的果敢,只是担忧:“如今,可怎么回去!”承宇携起蓝姬,从帐篷破口处飞上,便直奔蓝府深闺。

    将蓝姬平安送至闺房,承宇轻解下随身玉阙,放至蓝姬手心,“这是信物。我一定会来!”说完便向外走去。蓝姬轻挽住他,“如君不负我,姬儿愿报君一世倾情。”又从发髻上摘下一支金蝶递与他,“愿化彩蝶长伴君,一生一世永相随。”承宇双手接过,轻轻藏于胸口,转身离去……如今,她已长大,那龙凤相扣的玉阙依旧,只是,他回来吗?

    蓝姬轻叹一声,又重新拿起针,还未下针,便听见丫头来叫唤:“小姐,夫人的大丫头春霖来了。”蓝姬心头一颤,莫不是承宇哥哥……她丢下绣架便向外走,也不用聆书打帘。聆书疾步追上,一把牵住小姐的手,“小姐,夫人可能又要为难你,小心些吧!”

    蓝姬犹如被人当头浇下一盆冰水,直凉到骨里去,脚下注了铅似的,缓缓挪至雨夫人室内。

    “来了?”雨夫人站在窗前,没有回头。

    “是。”蓝姬行礼,“给母亲请安。”

    “请安?”雨夫人冷笑一声,转身看着蓝姬,似乎从她身上看到了什么,恨意不由又浓了几分,“你巴不得我去了呢!还会记得给我请安?!”


    “女儿不敢!”蓝姬慌忙跪下,双手**抓住袖中的玉阙,空气霎时凝重起来。半晌,雨夫人轻叹一声,走上前,虚扶蓝姬,“快起来,怎么怕成这个样子?”

    蓝姬低着头,不敢答话。雨夫人又命:“春霖去请老爷,夏荷给姑娘倒茶。”又命蓝姬榻上坐了。“今儿又有人来家里提亲,只因我不很看好他家公子,便和他母亲约定,若是他得高中状元,便将你嫁与他。”蓝姬十分叫苦,又不敢分辩,只得低头听了,祈求上苍切莫要那位公子高中才好。正想着,蓝老爷早已领了峰儿走了进来,“姬妹,”蓝峰快活地奔向蓝姬,“知道吗?母亲刚才……”未及讲完,早被雨夫人喝住,“放肆!不必和母亲请安吗?”蓝峰见母亲脸有愠色,便拉了母亲的手,一头扎进母亲怀里,“峰儿知道错了。”雨夫人摩挲着爱子的脖颈,莞尔一笑,“罢了,罢了。”又向蓝老爷道,“你告诉姬儿吧!”便不再理会,同蓝峰闲聊起来,不过说些学堂琐事,不必尽述。

    却说蓝老爷一脸疼惜地望着女儿,眼神中半是愧疚自责,半是无可奈何,两唇微张,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叫了声:“姬儿,……”那蓝姬忙站起身,双手垂立,细细听父亲训示。那蓝老爷更不知如何启齿,便含糊说道:“明日和你哥哥一起上学去吧!”蓝姬欣然一笑,“多谢父亲!”

    “别高兴太早!”雨夫人陡然喝道,“是女扮男装!也不必带些丫头婆子们招摇过市,此其一。其二,若是要一个男人或女子知道你的女儿身份,仔细你的皮!”见蓝姬诺诺应了,冷哼一声,命道:“秋兰,送小姐!”

    蓝姬行礼道:“母亲早些休息,女儿告退。”又向父亲施了礼,方退了出来。

    且说蓝姬回至房中,又是喜悦,又是含忧,竟不知如何是好。正当她垂睑苦思时,蓝峰早举了帘进来,“好妹妹,看我拿什么来了!”蓝姬抬眼一瞧,即化愁为喜道:“如此更得了。多谢!”原来蓝峰知道妹妹虽手艺精巧,断不曾为自己缝制几件男装的。明日一时急用,必是不能安寝的。于是命丫头花姒从衣箱里翻出几件不曾穿过的衣服,又从店里胡乱扯了几件,便急急给蓝姬送来。

    蓝姬双手接过,连声道谢,又问:“哥哥必是又要烦我做些东西吧?不知哥哥又要我绣什么?”蓝峰苦笑一声,“哎哟!好心当做驴肝肺,真真的没有这样歪曲人的!你若不要,还还给我,我拿去送人。”

    蓝姬摇着蓝峰的胳膊央求道:“好哥哥,你最疼我了,快别怄我了。横竖我得了空,帮你绣个荷包,如何?”

    蓝峰大笑,“如此甚好!也省得到店里拿你的绣什了——要好些银子呢!”蓝姬早红了脸,“不过是一针一线的东西,值得这些钱?怎么竟有人如此抬价?真真羞死人了。”

    正说着,只听丫头聆书道:“小姐,老爷那边的婉晴姐姐来了,说是老爷要她送些什物。”蓝姬忙道:“快请进来。”婉晴双手捧了几件男装道:“老爷说,‘虽今时女子可以同男子同入学堂,怎奈你母不想你太过招摇。如今须遂了她的意,委屈些穿这粗糙的男装吧’。”蓝姬双手接了,递与聆书,道:“姐姐辛苦。烦姐姐同父亲说‘母亲也是为了我好,蓝姬并无半点儿委屈’。”又命她乳母赵妈妈拿了几吊钱赏了婉晴,将婉晴并蓝峰等送至院门,方止步回房休息。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第二回 且说第二日清晨,蓝鹰偕同~、姬二人~车直奔慕雅书院。车~,蓝父望着姬儿~装之模样,倒也觉清~可爱。又想她素日不为妻子雨飞飞所容,不免又心生悲悯,嘱咐道:“学院不比家中,凡事都~尽让,诸事都需亲为。再者,你该改个名了,闺名让人听着不免疑心。”蓝姬听着点头,并不答话。那蓝~听着立刻来了兴致:“~~~装却不显~鄙,~发清丽了,不如就~‘蓝清’吧!”蓝鹰摇头。“那蓝晨如何?~~~
     >> 阅读第2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