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谢花飞》·第2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第二回

    且说第二日清晨,蓝鹰偕同峰、姬二人上车直奔慕雅书院。车上,蓝父望着姬儿男装之模样,倒也觉清爽可爱。又想她素日不为妻子雨飞飞所容,不免又心生悲悯,嘱咐道:“学院不比家中,凡事都要尽让,诸事都需亲为。再者,你该改个名了,闺名让人听着不免疑心。”蓝姬听着点头,并不答话。那蓝峰听着立刻来了兴致:“妹妹男装却不显粗鄙,越发清丽了,不如就叫‘蓝清’吧!”蓝鹰摇头。“那蓝晨如何?妹妹宛如清晨的一道曙光,夺人眼目。”蓝峰又急着问道。蓝姬笑道:“还蓝贝呢!海滩上漂亮的贝壳!”一边羞他。蓝父拊掌道:“叫蓝贝晨吧!就不必再争了。”兄妹俩一齐摇头道,“不好!”沉默。

    半盏茶的功夫,蓝姬方慢慢问道:“蓝喆如何?‘喆’里有‘姬’之音。”“也好!就这样吧。”蓝父点头。此刻马车已渐渐慢了下来,蓝峰掀开帘子,看到一片热闹景象,只是人群攘攘,不曾看真切。蓝峰已耐不住性儿,央求道:“咱们也不十分赶路,不如在此歇歇脚。”赶车的管家佟立巴不得一声,便在街角停了车。蓝父和蓝峰下了车,只留蓝姬一人在车上,便扎进了人群里。却原来是两个汉子要打一个弱女子,又有一名白衣男子用扇止住。那两位大汉眼皮一翻,双臂交叉叫嚣道:“呶,识相些,把这妮子交给我们,横竖完事。否则,上头怪罪下来,你便大罗神仙也自保不了!”

    白衣男子冷笑一声,“大爷最看不惯的就是欺负女人。”语未尽而招已出,只消三两下,便将两个大汉打翻在地。那两人见来人出手不凡,慌慌张从地上爬起、灰溜溜要逃,嘴上却不饶人:“有你受的!臭小子!我们家小姐不是好惹得!你小子等着!”蓝峰见那两个汉子的衣着眼熟,倒像是姨母家的仆饰,也不甚留意。只上前作揖道:“这位公子好身手!如今人也散了,姑娘也救了,在下蓝峰,有心结识,可否赏脸陪小子喝杯酒?”

    白衣人略一思忖,道:“久闻蓝家远名,不意竟在此结识!也算我们有缘,自当奉陪!”转身便同蓝峰踏入“引凤楼”。那老板本也是刚才的一位看客,又素知此地有“三不惹”:不惹官,不惹兵,不惹乔家小姐。此刻吓得面如死灰,不停向他二人作揖道:“两位大爷,今日客满,还请别处去吧!”“胡说!”蓝峰把眼一扫酒楼,登时怒喝道:“不过七八人而已!怎么叫‘客满’?!”老板吓得又是叩头又是作揖 :“大爷,小人是小本生意,又有父母高堂妻儿群小尚待养活。求爷开开恩,到别处去吧!”

    白衣人将百两银票往桌上一扔,“今日偏在此喝!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怕什么?快置了酒菜来,还有打赏。”那老板见了银财,已是眉开眼笑,又听了这话,岂有不应之理?忙应了声便去准备。蓝峰暗暗好笑,不想这老板竟如此见钱眼开之人。都说“鸨儿爱钞”,这老板也大约如此吧!

    方欲坐,早听一位姑娘大嚷着进了门——只见她眉尖犀利,长发皆束于后,一身红装,细长身材,将那手中马鞭一扬,客人已四下逃窜。红衣女子凤眼圆睁,大喝道:“谁敢拦我的事?活腻了不成?”那丫头面露怯色,忙躲到白衣人身后。蓝峰 抬眼一瞧,不是表妹,又是哪个?恐她生事,忙迎了上去,“表妹一向可好?今日竟如此迎接表哥么?”

    原来那红衣少女却是雨飞飞之妹雨婷婷之女,因自小假充男儿教养,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儿,未免有些骄扬跋扈。不过,名字倒起得挺温柔的——乔依依。


    依依收起马鞭交与身后的丫鬟栓棋,笑道:“表哥几时来的?怎么也挡起妹妹教训奴才的事了?”蓝峰笑笑,未及答话,白衣男子早已起身回道:“是我挡的,与令兄无关!——我所最痛恨者,莫若男子殴打弱女子了。你既是女子,自该明白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道理,高抬贵手,恕了她吧!”乔依依本以为是表哥所为,不想另有他人。她想,若是表哥还可,既是别人,岂有轻饶的理?今日放过这厮,明儿什么阿猫阿狗都来相欺,那还了得?!正欲上前计较,却被表哥拦住,“好妹妹,饶了他们吧?我虽不知个中缘由,但也知‘得饶人处且饶人’,表妹如此知书达理,想来也不过唬唬人罢了。哪里就真要怎么着她了?”乔依依见表哥求情,又打量着那白衣男子身上佩剑精巧无比,遂改了主意,“既如此,我也不为难他们。呶,那小子,把你身上的剑送我,这丫头你带走好了。”

    白衣人闻言当即解下剑,道:“小姐喜欢,自可拿去。”说着掷了剑过去,“这丫头既你府家婢,依旧请你带回,只别再打了。”说罢,又向蓝峰道“再会”,拔腿就走。

    蓝峰本欲追上去,见他走的迅速,又有表妹在此,只得作罢。那依依把弄着剑,问表哥道:“表哥怎么来了?”蓝峰道:“近日要来你这里学院读书,你表姐也来了——素日也知你淘气,却不知你竟如此刁钻,还是改了才好。你表姐……”突然想起方才只顾凑热闹,只把妹妹一人丢在车上,忙向依依道:“表哥还有事,你快些回去,当心姨父骂你!”也不等依依说话,拔腿就往回走。

    乔依依见表哥去了,心里惆怅不已,正准备家去,被身后一个怯弱的声音叫住了,“小姐……”乔依依回头一瞧,却原来是白衣人才救下的那位,于是冷哼一声:“长得倒也不赖,怎么竟干起鸡鸣狗盗的事来了?偏还是偷主子东西!本来该打死你完事,谁知你命好。别在我面前碍眼,滚!”又对栓棋道:“咱回吧,我也闹乏了,回去把这剑给我收好了。”又将剑递过,便簇拥着回了家。

    且说蓝父与管家回到车上,早不见了蓝姬,亦不见蓝峰回来,料定小孩子家淘气,不过在车上等着。

    不一时,蓝峰气喘吁吁跑来,对管家道:“走吧咱们!”说着已上了车。“小姐还没回来呢!”管家微微抬眼,又迅速合上。蓝父已慌了神,“你妹妹没和你一起?”“没有,”蓝峰又跳下车,微微皱眉,“横竖我去找找。”蓝父却暗暗松了口气:从此她可以不必受雨飞飞的诘难了。转念又一想,若是丢了,倘或遭人拐卖,岂不是又如火坑?于是也急急下来车,四下寻找。

    却原来蓝姬见父兄久不归来,便下了车,不过看看街上的饰物,买了些小吃。忽听见一丫头正和一金店老板争吵:“十两?!这只钗子怎么着也得二十两吧?前儿拿来的那些还十八两呢!这可是金蝶钗子,您再看看这做工!二十两,怎么样?”细瞧瞧,竟是自己八年前那只!不免有些伤心,原来说要保护她的人已经忘了她,甚至连她的钗擘也不肯留着!又怕那姑娘卖与别人,忙走上去道:“姑娘这钗哪里得来的?不如卖给我吧!”那丫头却原来是白衣人救下的乔依依的丫鬟绿纹,见有买主,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当然当然,姐姐识货,便卖给你,二十两,可不能少了。”高高兴兴接过银子,又递过钗去。那蓝姬一怔:“什么?姐姐?”

    丫头抿嘴一笑,“姐姐手上的玉镯不曾褪下,可不是个‘姐姐’!”蓝姬见身份被人识破,早羞红了脸,忙摘下玉镯,同钗一起放入怀中,匆匆离去。

    不多时,白衣男子寻将过来,向绿纹道:“不知姑娘可曾见过我的钗子?”那绿纹早已软成一团,腆着脸央求道:“公子饶命!那钗是我拿来玩的,刚才被一位姑娘买去了。公子饶命,再也不敢啦!”这白衣男子正是韩承宇,听罢只恨自己遇人不淑,哪里还听她解释,只一跺脚,“往哪去了?”见她指了方向,忙疾步追了上去。


    那蓝姬因被人识破身份,恐生事端;又疑韩承宇负她,只觉肝肠寸断,加之不熟地形,不觉走进寂寂深巷,正欲转身往回走,早被几个满脸络腮胡的人挡了去路。只听中间一人扯着嗓子喊道:“小子,此路是我开,此房是我盖,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蓝姬知是遇上歹人,暗恨不曾同哥哥学些功夫防身。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从怀里摸出玉镯,“各位必是找它的,拿去好了。”那大汉横眉倒立,“放屁!那这点东西打发老子!不稀罕,快将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否则让你有进来的路,没出去的路!”

    “好大的口气!”此刻韩承宇已然赶到,听见有人口出狂言,忍不住想要管上一管,心想是那买走金钗的女子受困也未可知。不曾想,竟是个五官端正的书生模样,不禁大失所望。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只把扇子一摇,就要出手。那几个大汉也隐隐听说今日集市上有位白衣少年,功夫甚好,见状方知是那位,早吓得两腿抹油:“大爷乏了,不陪你们玩了。不见了!”于是趁机开溜。

    韩承宇不禁轻笑,原来也是群欺软怕硬之辈。又回头见那书生,到底太过文弱,只怕又遇歹人,于是笑道:“你要去哪?我送你过去吧。”

    蓝姬经这一吓,才缓过神来,“我要去……”不由一愣,又红了脸,原来方才走的急,不曾留意,只得答道:“不知此处是否有一‘引凤楼’?”

    韩承宇于是拉着她往外走,蓝姬挣脱他的手,脸有愠色,又气又羞,又不好明讲,“我会走!干吗拉拉扯扯的,又不是三岁小孩!”韩承宇不由苦笑:怎么今日竟帮专咬吕洞宾的?真是倒霉,连钗子也丢了。也不理她,只管拉着她走,至闹市,指着不远处的酒楼说,“那就是。我还有事,后会有期!”便一个跃步,飞了出去。蓝姬不由得疑惑:好熟悉的身影!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于是回过神来,向马车寻去。

    那蓝氏父子正找的好不心焦,却见蓝姬迎面走来,方松了口气,三人上了车,直奔慕雅书院。

    此时书院门庭若市,四方学子也已到齐,蓝鹰跨入门槛,只见庭内皆用百合顺着藤蔓结成两束,成椅凳状。蓝姬不禁叹道:果然好去处。那夫子一身紫纱衣,竟是个女先生:长发垂至腰间,只用一资巾略略束了。蓝姬不由纳罕,为何如此熟悉,竟像是哪里见过的。


    蓝峰忙上去请安,“外甥给姨母请安。”蓝姬方略略记起,自家还有个姨母。只是好奇,两家相隔不是很远,怎么母亲竟不和姨母常见面的?也上前行礼道,“见过姨母。”这位紫衣女先生正是雨飞飞之妹雨婷婷,虽然年过三十,依然如荷花般婷婷袅袅,更显得眉眼溢玉,唇若涂脂,不觉为学子为之赞叹。有词证曰:

    浅笑迎春风,醉眼望秋萍。

    梦归是何处?愁心一月明。

    那眼角半含笑意,半露愁觞,与雨飞飞自是不同。

    或云:“为何书院竟会有女夫子?荒唐之言,岂能当真?”答曰:“女皇帝尚有武则天之类,女词人有李清照之辈,天下不以为奇,不过一女夫子,何足奇哉?况且晋代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不也是女子?以此解众人之惑。”

    闲言少叙,却说雨婷婷见蓝峰上前行礼,忙扶起问道:“你母亲可好?”又向蓝姬道:“不必拘礼。”

    此刻蓝父见了雨婷婷,面露难色,也不打招呼,便径自去了。雨婷婷也不以为意,只听蓝峰将母亲“女孩家不该抛头露面、在须眉堆里读书”之语说了,便拿眼来看蓝姬,见她虽柔弱却有一番风流儒雅之态,于是道:“不妨事。”便向丫鬟雪丽说了几句,命丫头云娥、红玉拿了蓝氏兄妹的行李之下榻房舍,不必详述。因又拉过蓝峰道:“在家一向可好?”蓝峰暗想:姨母可是糊涂了,才问过呢。嘴上却答道:“好。”

    且说此刻韩承宇因不见了金钗,在外寻了半日,忽想起今日要去慕雅书院报到。只得想道:先报到了,再来寻访。于是忙走檐飞壁,直冲慕雅书院。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第三回 蓝姬在书院里,不禁玩赏起来。忽见迎面走来两~~,二人~物装束皆是一样,连模样也是一样的俊美,如~花~玉一般,蓝姬暗叹:真真~美人,倒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那~~向蓝姬道:“蓝公子,小~子有礼了。”蓝姬忙作揖道:“两位~~有礼了,还未请教芳名?不知~~如何知道我姓蓝?”那略娴静些的回道:“小~子霖娘,舍~冰娘。”那~~却~去轻捏了蓝姬的~~道,“也只有蓝家公子长的如~~
     >> 阅读第3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