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谢花飞》·第3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第三回

    蓝姬在书院里,不禁玩赏起来。忽见迎面走来两姐妹,二人衣物装束皆是一样,连模样也是一样的俊美,如娇花软玉一般,蓝姬暗叹:真真两个美人,倒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那姐妹向蓝姬道:“蓝公子,小女子有礼了。”蓝姬忙作揖道:“两位姐姐有礼了,还未请教芳名?不知姐姐如何知道我姓蓝?”那略娴静些的回道:“小女子霖娘,舍妹冰娘。”那妹妹却上去轻捏了蓝姬的衣服道,“也只有蓝家公子长的如此俊美,身着蓝缕丝,头戴玉软巾。”蓝姬早羞红了脸,忙后退一步,道:“姐姐说笑了。”不提防金钗并玉镯从怀里掉出。冰娘早俯身捡在手里,笑道:“公子原来喜欢女孩的饰物。”

    蓝姬正不知如何收场,蓝峰早走了过来,“家弟不过是路上替小妹买了些东西,两位不要惊讶。”说着从冰娘手里接过两物,看了,又向霖娘、冰娘二位道,“姑娘既然喜欢,蓝峰代弟弟赠与两位。我们兄弟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姑娘海涵。”蓝姬本欲要回钗擘,又见哥哥已送了人家,只得心里暗暗叫苦。又想,既然承宇哥哥不肯留着,自己又何必苦留?此刻竟是淡淡的,由它去了。

    冰娘将钗插到发髻上,问蓝姬道:“我戴着可好?”蓝姬笑着点了点头。又问:“我漂亮还是你家小妹漂亮?”蓝姬微红了脸道:“自然是姑娘漂亮些,小妹……小妹……”正不知如何作答,此刻一个浪荡少年,倒也生得不赖:目光如炬、眉处凌峰。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喊道:“各位好呀!”又自我介绍起来:“在下蒋玉,蒋玉的蒋,蒋玉的玉。各位交个朋友吧?”霖、冰二人相视一惊,暗想:哪里来的小子,如此没教养!于是推脱道:“我们去休息了。”便同蓝氏“兄弟”行礼告退。蓝姬同蓝峰道:“既是同窗,自然是朋友。”那蒋玉已在旁边观察多时,暗叹道:这兄弟二人,生得极妙!一个生性豁达,善于周旋;一个生得腼腆,文质彬彬。真真世上的两种好人物全进了他们家!

    且说蒋玉正和蓝氏“兄弟”聊在兴头上,韩承宇已然奔了进来。蓝峰、蓝姬见状都迎了上去,蓝姬只叫“恩人”,蓝峰不由一怔,满头水雾,又不好细问。蓝姬见状遂将深巷遭围之事告诉了他,蓝峰更加敬重韩承宇。忽然记起还不曾请教大名,于是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可否赐教?”

    韩承宇正欲讲明,转念一想:这书院是姬儿的姨母开办的,我若用真名姓,倘若雨氏姐妹闻得,少不得又生麻烦,还是假人之名的好。遂答道:“在下尹赫。”

    别人听了还可,蒋玉早已捧腹大笑起来,引得一时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他。蓝喆怪道:“有什么好笑的?”蒋玉拉了蓝喆和尹赫的手道:“你们俩儿倒像是一对儿。”“可又是胡说了。”蓝喆挣开他的手道:“拿两个男人家取笑!”尹赫自不理会,蓝姬早红了脸。蒋玉俯下身,盯着蓝喆道:“不过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脸红了?越发显得清丽可人了!”

    “胡说什么呢!”蓝喆心里发虚,恐被识破,一把推开蒋玉,便跑开了。

    蓝峰走到蒋玉身边,脸色一沉:“别拿我弟开玩笑!否则我把你丢出去!”说罢,便跟着跑了出去。


    尹赫见他俩走远了,一锤打在蒋玉胸口:“哥们儿,咋俩可是自小玩大的,怎么连我也开涮?”蒋玉揉着胸口道:“谁让你未经我的允许就乱改名字的?还哥们儿呢!”

    尹赫道:“我可不想学未成而名先扬,万一被雨夫子扔出去也未可知。谁让蓝姬妹妹是她外甥女呢!”

    蒋玉用手勾住尹赫的脖子道:“那就和刚才那俩兄弟好好处吧!以后你要好好表现,先取得未来的小舅子的好感,再去打动那个难缠的岳母,媳妇儿就到手咯!”

    尹赫胳膊肘往后一撤,直撞向蒋玉的肚子,道:“多谢提醒。”那蒋玉痛得直捂肚子道:“好狠的心啊你!怎么能恩将仇报!痛死了!”

    尹赫一阵坏笑:“你说的嘛,要好好和未来的小舅子搞好关系——我这是先替他们报仇了!”又笑着拖了蒋玉走:“快去找宿舍吧。”

    蒋玉忽想起什么,拉住尹赫道:“你从家里带出的宝剑哪里去了?”尹赫无奈地向蒋玉耳语道:“我送人了……”蒋玉一脸坏笑:“那么,那只金簪呢?也送人了?”

    尹赫且喜且惊:“在哪里见着了?”

    蒋玉叹息一声:“唉!少不得又让我帮你找回来的,何必再多此一举,告诉你呢!”

    尹赫素知蒋玉喜欢卖卖关子、又素喜别人求他的。因此拉住他道:“好兄弟,你我自小一起长大。你若不帮我,我还指着谁去?何况你既帮了我,我自然会把那幅画儿与你瞧瞧!”蒋玉心下大喜:“好!明天一准给你弄回来。”


    那尹赫本是一块石头压在心头,不想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话说间,二人已到学员房舍,不想竟是和蓝喆相邻的——那尹赫的房间正对蓝喆,蒋玉却在她隔壁。

    蒋玉乘蓝喆收拾衣物时,倚至蓝喆门旁,怪笑道:“哈!真巧呀,不想咱们还是邻居呢!”

    蓝姬本想着:进了书院,只需像男子一般读书,等她的承宇哥哥来接了她去。不曾想,韩承宇竟将它丢弃,真犹如弃了她一般!因此懒懒的,不很理人,只见她轻置衣裳,慢解珠帘,不发一语。

    蒋玉讨了个没趣,径直走向蓝喆:“你的房间怎么布置得如女儿闺房一般?况这香气——不会是你身上的吧?”说着便要向蓝喆身上嗅来。蓝喆蛮腰轻巧一转,便躲开了,“蒋兄还未整理物品吧?等你整理了我们在畅谈可好?”蒋玉微微凝眉:“男人哪有那么多东西要收拾?”蓝喆不觉吓出一身冷汗,以为自己露了马脚。只听蒋玉又道:“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蓝喆见他不过玩笑,暗松一口气,转过身,佯装生气道:“蒋兄请回,我要休息了。”

    蒋玉吐了吐舌头,便从窗前一个鲤鱼跃龙门,翻了出去。蓝喆暗叹道:原来男儿都是有些技艺的,竟是我轻看了他,今后还是尊重些吧!

    且说那里霖娘、冰娘姐妹回至房中,冰娘便向霖娘不住赞道:“总听人家讲蓝家长公子如何英俊潇洒,懂得讨女孩子欢心,今儿才算见了。只是却不曾听说   蓝家还有个二公子——莫不是因他是庶出,所以不曾听闻?这个蓝喆更是不凡了——虽然生得有些腼腆,却也是烟罥柳眉,目含秋水似的!真个姑娘也不及他俏的!”说着又想起头上的发簪,摘了、把手里玩着,“也不知他家妹子长什么模样,竟是不能见上一见的!真可惜了!可叹她们家的人物,都水做的一般呢!”

    正说得起兴,忽听见有人敲门,冰娘忙跑去开了,谁知竟是那个涎皮赖脸的蒋玉,遂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却原来是你个不请自来的,你有事?”


    蒋玉在家原是千红捧、万玉簇的主儿,何曾遭这般侮辱?早气的要转身走,却又念着自己是有事而来,只好不发作,只道:“确是有事!”不容分说便去屋里坐了。

    那冰娘却是一惊,哪里料得他竟恼了?又见他不告坐便胡乱坐到那里,便也赌气不肯理他,一径进了内阁,往**歪了。霖娘见妹妹如此,少不得走出来应酬的,因问道:“不知蒋公子何事来此?”蒋玉只当还是冰娘,再不想她姐妹同居一室的,冷冷地说道:“来请姑娘换我一件东西!”霖娘十分疑惑:“是什么东西?”蒋玉忽然想起,那金钗是韩承宇那个臭小子弄丢的,和这姑娘无关;何况名门闺秀,是断不肯戴这捡来之物的——自己是来求人家送还的,如今竟像要抢走的样子了。于是忙改了口吻道:“刚才言语多有冒犯,请小姐不要生气才是。”见霖娘点头,不禁纳罕道:果然女子心海底针,真是不能猜透!这位翻脸转性竟比翻书还快!嘴上又说道,“今日见小姐头上所戴金钗——那只蝴蝶金钗,倒和我前日丢的那支一模一样。料想小姐不知从哪家里得来?花了多少银子?我愿数倍赎回!也许那对小姐来说,只是件小小饰物;于我,却是……”见霖娘只目不转睛地含笑听他讲,越发声音小了下去。蒋玉暗想:自己平时不是挺能胡诌的嘛?怎么这会子就绊在这了?再抬头,那霖娘已进了内阁。

    且说冰娘在房里已听了大半,知道是来讨钗的,况姐姐又要她还了去,口上答应着:“好。”却哭着走了出去,将那钗摔向蒋玉怀里,便跑了出去。

    却见蒋玉见冰娘跑了出去,手里捧着那只钗,总算舒了口气。回过头去,方见霖娘笑道:“蒋公子不必在意,只因这只钗是蓝公子赠的……”又幽幽叹了口气,“蒋公子还有事吗?若无事,还请回吧。恕小女子不能陪了。”蒋玉知方才冲撞了她,又见霖娘礼数有加、气若幽兰,更是后悔不迭,“多谢小姐玉成,方才多多得罪了。求小姐替我向令妹致歉,千万别恨着蒋玉。他日小姐若有事,蒋玉自当倾力相助。”说罢,便快步走了出来,直往尹赫住处走。

    进了门,便将钗往桌上一放,道:“臭小子!下次再弄丢了,可别再求我去寻,不知费了我多少功夫,还惹哭了那姑娘。”又将蓝喆赠钗一事讲明了,道:“怎么竟跑他那里去了?他一定是认识他小妹之物,如今买了,想给他妹妹也未可知。”尹赫一面道了谢,一面道:“到底有些对不住那位姑娘,不如你去买些女子的丝帕聊表歉意?”

    蒋玉又好气又好笑,“你当那帕儿是金丝银线做的?未免又叫她心生嫌隙,倒像是故意气她的。”

    此时蓝峰大笑着走来,“那倒未必!”原来蓝峰有心结识尹赫这一等一的好男儿,一来可以一起切磋武技,以助武艺精进;二来多结识几人,将来可方便为小妹择一良婿,以免她日后又要受苦。刚至尹赫窗前,便听见他们说些帕子之事,不由喜不自禁,走了进去。“家妹蓝姬在刺绣方面很有造诣——非我有意夸耀——她的绣物儿,只一个香囊便要千两银子呢!只是她绣的物什儿,轻易不肯作卖的。不过偶尔拿出三两件去而已。”尹赫听见这话,不觉想起蓝姬的纤纤素手来,想她日日绣,夜夜绣,不由更加心疼起来,哪里还听见他人之言?只站在那儿出神。

    蒋玉见状,知触动他的心事,忙应道:“还请蓝兄帮忙弄了来,不胜感激!”又道,“不知现在可有?”蓝峰道:“我去去便回。”转身向蓝喆房间走去。推开门,却见蓝喆正哄劝一姑娘。那姑娘泪珠锁着玉面,看着煞是楚楚动人。却原来是冰娘。冰娘见蓝峰进来,并不尴尬,只起身同蓝姬、蓝峰告别。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第四回 蓝~见冰娘辞后,问蓝姬道:“冰娘来~什么?”蓝姬叹了~气,“都是我那钗惹得!”又将今日在集市~买回几年前她“~丢”的钗的事情告诉了哥哥,道:“我只当是自己那支,却不想我们蓝家的蝴蝶钗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偏又巧,这是蒋玉与他未婚妻子的信物——就惹得人家姑娘落泪了。”蓝~点点头,心知蓝家的金钗却是独一无二的,却不讲开,又突然留意到蓝姬如今一~~装,又笑道:“~~如今倒~小~~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