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鬼来索命》·第3章 孙子要杀人了


    两人按住女孩的手,一人按住女孩的两腿,再一人尽情地在这朵纯洁的雪莲花上无情地玷污、凌辱……一人发泄完了,换另一个人,比较老实的浩子,也抵抗不了欲望的冲动……

    安静了,知了也停住了叫声,山上的鸟儿也不知道藏在哪里去了,几个男人围着女孩一声不吭地抽起烟,女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眼睛缓慢地流出第一滴泪水,滴在草叶片上,顺着叶片,滴落在一只正在辛勤寻觅食物的蚂蚁身上,蚂蚁忽然感觉不到呼吸,使出最后的力气,逃出泪水的包围圈,女孩用手捡起边上的尖锐石头,对!她要像蚂蚁样,她使出最后的力气向阿黄脑门上砸去,阿黄见机死死地抓住女孩的手,女孩发力了几下,根本无济于事,她放下了石头,心如死灰。

    “妈的,想杀老子,大刀,你还干得动不?”阿黄说道。

    “刚刚缓了缓精神头,咱哥几个再来几次呗!”大刀说完再次扑向这位女孩。

    一轮又一轮的折磨,太阳躲在云层后头,是的,它也不忍心看到这世间最黑暗的一角。

    约摸半小时后,四人把被女孩活活地勒死,丢进山上一个石洞里,用块大石头堵住洞口,再用毛草把石头包裹个严实,走出深山。

    “真爽,能够和这么漂亮的女孩……啧啧,死也值得了!”黑皮,也就是那个非主流男人,他提起**,第一个走进车内。


    “死?哈哈!我们哥几个干的坏事还不多啊!还不是活得自在!”大刀随后进入车内。

    “可是,我怕……我们把她、把她……杀死了……我奶奶说阳寿未尽的阴魂,会找不到去处,她们就会变成鬼,把生前所受的冤孽还清。”浩子也跟着进入车内。

    “哼,就你那老不死的奶奶,有事没事搞些鬼呀,魂呀啥破事,老子活到现在也没见到鬼!”阿黄坐到驾驶位置,发动油门。

    “啊!”浩子从后视镜看到隐约地看到那位女孩躲在路旁大树下,眼睛死死盯着车内,忽地闪过。他晃动身边的黑皮,颤抖地说道:“鬼、鬼、鬼!”

    几个人听到了,往后一看,都骂道:“屁都没一个,也不必胆小成这样吧。”

    浩子几乎歇斯底里喊道:“快开车啊,快开!”

    这几个人从来没见过这浩子这么雄壮过,还真有被这气势吓着了,阿黄加大挡,朝稻晨村开去。

    河南作为一个农业大省,而深扎在河南中部山区的稻晨村自古以来村民们便是以种稻子为生,一直沿袭到2012的今天,因为道路不通、消息闭塞,相对于外边世界,还算是比较落后了,多以青砖土房。


    村里大约有40多户家庭,200多口人,大部分青年人不是去外头读书求学了,就是去外面闯荡了。通往外面的路起点也就是村政府了,村政府办公楼也有40多年的历史,经过风雨的冲刷,有些破旧不堪,现在在里面办公的也就村主任赵叔,管理财务的木峰,和解决村内纠纷的根哥。

    阿黄的车再往村内部,便没有路进去了,每逢外出都是停靠在村政府大门外边,村主任赵叔正准备关大门忙农活去,看到几人脸色有点慌张下车,便问道:“你们几个兔崽子又干了什么坏事了吧!”

    阿黄瞥了一眼,砰地一声把门关住,轻蔑地说道:“你管得着吗?”

    “你们几个要是有我儿子100分之一听话,村里也就安宁了。”赵叔的儿子是村里有史以来考得最好的大学生,而这也是他当村长的最大资质,更是他一直拿来炫耀的资本。

    这几个人天生不喜欢读书,更是对读书人产生强大的不满,大刀堵住赵叔的去路,站在他面前凶恶地说道:“格老子的,读书了不得啊!”

    赵叔知道这几位也是不好惹的主,见机还是赶紧走比较好。

    晚上阿黄趁着昏黄一闪一闪的灯光翻箱倒柜,把奶奶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衣服,摆放好的茶几,全部散乱在地,一进房间,看到此景,流起眼泪哭喊道:“你这杀千刀的啊!你在干嘛!”

    “找钱!”阿黄把饭桌踢到,说道:“你会把钱藏在哪了呢?嗯,床铺下!”


    说完,阿黄气势汹汹地踹破奶奶的房门,掀开底下被子,奶奶赶紧跟过去,抓住他的手,老泪纵横地求道:“黄儿啊,这是你爸妈留给我们最后点钱,你不要拿走啊,不要拿走啊。”

    阿黄手捧着一打钱,嘿嘿一笑,推开手无束鸡之力的奶奶,说道:“你管得着吗!”

    奶奶脑袋撞到墙角上,开了花,血开始流出来了,阿黄看了一眼,骂道:“你这老婆子,一点用都没!”

    奶奶用手摸摸后脑勺,一看满手的血,忽地站起来,跑出门外大喊:“我这龟孙子要杀人了,要杀人了!”

    阿黄见此,气急败坏,手拖住奶奶的头发,往屋内拉,找到一圈透明胶,用胶带把她的嘴巴粘住,用绳子把她绑在凳子上。

    然后进了自己房门,身子一倒,两眼一闭,呼呼大睡。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天花板上有鬼”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天花板上有鬼』浩子家是这带唯一的楼房了,他~在~~,用被子把自己掩得严严实实,心有余悸地想着今天~~中发生的事,特别是想起大树后那位~孩的眼睛,冒着冷~,他心想大树后的~孩一定是~冤~,她一定会回来报仇的,一定会的! 忽然“砰”地一~,浩子心里吓得咕隆一跳,原来又是那位喝醉酒的爸爸在发酒疯。他爸爸就是村里管理财务的木~,他~~了脸,~里拿着~碎的啤酒瓶,对着~~骂道:“你这娘们,喝个酒~~
     >> 阅读第4章 天花板上有鬼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