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忌:第三夜情种》·第2章 第二章 瘾神


    司马葵来至集市的牲口市,手拉着骡子的缰绳,就蹲在墙根抽起了旱烟,等待着询价者过来握手了。

    牲口市设在镇子东门外的护城河大石桥下方北边的东河岸上,此时已是入冬季节了,西北风横扫着初结冰的河面,凛冽刺骨,令人和牲口都粟粟战栗。

    他家就在这司马镇上,也曾在年轻时学习过牲口交易的经纪人,是涉足过牲口买卖的老手了。他看到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走过来了,就想是一个经纪人没错,今天就不卖给经纪人,让他们喝西北风去吧。不管他出价高低,本大爷就蹲在这里,而且死活就是不压他的手指,能有辙吗?本大爷干这行当的时候,也许他还在寻生计呢吧?……

    那人围着骡子转了三圈,打量了个够,其实是在盼着他主动搭讪,他却就是不赏给他这个脸。那人又站了会儿,是在等他站起来,等的不耐烦了,就蹲下来,亮出手指放在他的手掌里了,他晓得他所出的价已经高于他心理价位的上线价格了,然而顽固的他是个坚守执着的人,不但没有接招,而且将手缩回去了,那鄙夷的表情似乎在说:“不卖,不卖,不管你出多少钱,就是不卖给你,哈,哈,哈……”

    那人腾地起身,愤愤的说:“咋了?后悔了?后悔了就牵回家呗,在这里亮什么骚吗?!”


    那人转身离去后,他特兴奋、特满足,终于打败曾经的同行了!他满足了精神需求,但是这满足不了那口的仙瘾啊。他的那瘾是在与时俱增了,而卖不掉骡子,就无银子进那铺子。他开始后悔戏弄、游戏那人了,反过来说,那岂不正是在戏弄、游戏自己吗?他几次三番都欲向那人招手,由于自身是个体面人,说什么也不能将体面丢在骡子身上吧?……

    天蒙蒙亮了,过来了一个小伙子。小伙子穿着干净利落,小脑袋瓜梳理的锃亮,八成是使用了草木灰洗头的缘故了。小伙子看牲口的样子,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躲得远远地,生怕被踢到,或是被污秽到喽。

    他一眼就认准了,这个小伙子呀,是个买回去自家用的主,要卖就卖给这样的人。于是,他就站起来,稍微活动一下筋骨,等待着小伙子上前问价了。而小伙子却蹲下了,直勾勾的望着骡子,是一筹莫展了。他蹭到小伙子身旁,蹲下来主动将手指伸进了他的手掌里了。那小伙子好像是带的散碎银子不够,握了三次手,才将价格定了下来,他意识到这个价格已经打破了他心里的底线的价格了。他的瘾神在催促着他,是一时一刻都等不得了,就狠下心,成交了。

    他急急忙忙的上了桥,不在意的往桥下一望,呀,那个小伙子正将骡子交到那人手里呢?他想,上当了!那人肯定是小伙子的师傅无疑了,这是人家师徒二人设下的圈套,我就伸着脖子钻进去了,真他骡子的不是玩意啊!

    他的浑身在痉挛了,瘾神容不得他多想。他飞快的跑到镇中心的一家茶馆里,轻车熟路的钻进了自己包用的一间客房里,躺倒在**,就拼了命的吸开吸开了。

    店家对于他上瘾的时间,已是了若指掌了,所以,是早已准备好了。那时乡间的人们称鸦片为阿芙蓉或者大烟,当然还是以称作大烟者为数众多。


    他来这里抽大烟,主要是因为他家五世单传,问题是到了他这第六世就点不着香火了。他日思夜想,是不是祖上挣的钱太多了或者不怎么纯洁吧?是不是自己的前世欠了这个社会什么东西了呢?是不是将家里了银票、田产、产业都败坏干净了,就能得到上天的垂爱,得个一男半女呢?……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老爷啊!”管家司马厩慌慌张张的闯进来,连哭带喊的说道:“老爷啊,大事不好了呀,那老爷的前院被一把大火烧的是片瓦不存了啊!老爷啊,……”

    “什么,什么?”司马葵一骨碌爬起来,揪着他的耳朵问:“谁放的火?大太太有事吗?”

    “不光大太太有事,六位太太烧死了五位呢,那六……”


    “那六什么,那六?是不是六太太没有死啊?”

    “是啊。不过,六太太已是遍体鳞伤,面容也有所毁损呢。这……”

    “这什么,这,火速回家吧这。”

    他家在这家店铺的西边,属于西关,距离这家店铺较远,所以这边还未听到任何动静呢。他家也是镇上富足单户之一,祖上的留下来的基业,就因为他染上了抽大烟的习惯,以及这一把火,就基本上都毁堕了。

    他们主仆二人,一前一后,风风火火的赶回了家。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烟消云散”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烟消云散』司马葵是踩着滚烫的砖石瓦砾,踏着五个~被烧得~~碎骨的土拉,冒着烟熏火燎,走~后院的。其实,前院已经~然无存,后院也即前院了呗。他~堂屋,看到盖淑媛面目全非的第一眼,被吓得~飞魄散,几乎拔~而跑了。 盖淑媛由~丫鬟陪护着,光溜溜,~条条,直~~的~在~~,等待着他来家~置呢。她~被烧灼过的样子,就像人们~~相传的鬼的模样,是一看~飞天外,二看不堪~目了。她那~灵灵,圆~~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烟消云散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