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忌:第三夜情种》·第3章 第三章 烟消云散


    司马葵是踩着滚烫的砖石瓦砾,踏着五个女人被烧得粉身碎骨的土拉,冒着烟熏火燎,走进后院的。其实,前院已经荡然无存,后院也即前院了呗。他进入堂屋,看到盖淑媛面目全非的第一眼,被吓得魂飞魄散,几乎拔腿而跑了。

    盖淑媛由两个丫鬟陪护着,光溜溜,赤条条,直挺挺的躺在**,等待着他来家处置呢。她全身被烧灼过的样子,就像人们口口相传的鬼的模样,是一看魂飞天外,二看不堪入目了。她那水灵灵,圆圆大大的眼睛,变成了皱皱巴巴的三角眼了;她那满头黑又亮的秀发,变成了散发着焦糊味味道的卷发了;她那高翘、陡直的鼻子,变成了黑黢黢的漏斗鼻子了;她那樱桃小口,变成两唇外翻的碗大的嘴了;她那尖尖的下巴,变得好像没有了,并因此将瓜子脸整成圆脸了;她那白皙而又颀长的脖子,曾一度被她们五姐妹戏称为长颈鹿的脖子啊,变作老态龙钟,松松塌塌的老太太的脖子了;她羊脂玉一般的胴体,如今是形如绵羊皮,又如千层饼了。

    他得知郎中不曾问诊,就背着药箱在外面的街上出了方,无非就是治疗烧伤的固定药品了,而且下人已将郎中开出的治伤的獾油放在内室了。他就掏出点散碎银子,交给丫鬟小慧,并吩咐道:“你去交给郎中,打发他回去吧,留话有事再请。”

    于是,他就亲自动手,为她上药了。他首先从最重要的面部开始,一边给她涂抹着獾油,一边说:“你们呀,可真傻呀,要死也得拖上我这个罪魁祸首吧。是下辈子不想跟我过了,还是想撇下我继续煎熬啊?我呀,早就想到了这一天,并为自己筹划了,只是在等待机会,等到你们都回娘家的日子,就了结了自己的性命。你们六个可倒好了,倒赶在我的头前了,真是英雄,英雄啊,女中豪杰,人中圣女啊!”他不禁感慨万千了。“哎,小六,这样滴水不漏的主意是老二到你绝然想不出来的,是老大的主意吧?”


    她抬起发枯的右手,指了指口,是不方便讲话的意思。

    “点头啊。”他说,“我啊,最喜欢就是你点头摇头的样子了。你进了门,就将盘头梳成了两个大角,每每你或摇头或点头的时候,都会给我一种纯真、洁净的美感的享受呢。唉,我与你们就是少于沟通,才以至于互不体谅,互不包容了,那就摇头不算点头算吧?”

    他见她点了头,便又说:“时至今日的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老人常说一辈子不管两辈子事的含义了,那就是告诫世人活就要活个自由自在,身无外物嘛。我那从前的放浪形骸,皆因根深蒂固的老观念,孜孜以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想想念念的满脑子就是无后不如死球所造成的。看你躺在这里无助、无奈的样子,想到老大到小五已经烟消云散了,我实在是追悔莫及,悔之晚矣了啊。我……”

    “老爷。”丫鬟小慧回来说道:“郎中留话了,留下了一个土法秘方。”

    “噢。什么样的土法秘方,快讲啊?”他着急的问道。


    “就是用仙人掌、仙人球、仙人指之类的东西,压榨出水来,再与獾油配合着,涂抹在身上,可加快治疗烧伤的疗程呢。”丫鬟小慧说道。

    他将涂抹的活交给小慧,出门来,把口袋里所剩无几的银两全部给了司马厩,说:“去到大集的花卉虫鸟市,将那里的仙人掌、仙人球、还有仙人指头之类的东西,统统包圆,买来家有大用处,就顺便租辆车送回来好了,快去吧。”

    司马葵没有多问,就直奔市场而去了。

    他回到房里,见她指指自己的口,又指指他,便问道:“你是想听我被小慧打断了的话头吧?”


    她笑了,这一笑虽然使得脸上起了千层浪,但是在他的眼里,那个美若天仙的小六又回来了,依然是仙女下凡呢。

    “我说句心里话啊,在你们六个之中,令我敬重、佩服者,当属老大了;使得我期望值最高,而又使得我没了底线的,是老三;给我带来欢乐、愉悦者,莫过于小六你了。”司马葵讲道,“老大是我的童养媳,打小就是既当姐姐又当妈,没少替我操心,而我对她的感觉也就永远止步于此了;老三的前夫养不起她,转手成了我的人了,却又不下蛋了,使得我从那就坠入无底深渊了;你能给我带来欢乐、愉悦,并不仅仅是因为你年轻貌美,楚楚动人的缘故,主要节奏合拍,心有灵犀的感觉了。”

    他说完,望着她眼角的泪珠,不禁自己的眼眶里也噙满了泪水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卖妻”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卖妻』司马厩运回来~一马车的仙人掌之类的植物,就直~司马家的磨坊了。在~人们卸完车后,他安排了负责磨植物,然后送去六太太~的人,就向司马葵~差来了。司马葵对他一向办事的迅速、~利很是~意,夸赏了几句,又从内室取出来一个玉如意,~给他说: “你先安排几个~人,在那废墟之中尽~搜寻她们的遗骨。然后清理废墟,就在原来前院的那地搭建帐篷,开设灵堂。你呢,分派完之后,就去当铺将这个如意当~~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卖妻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