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人生》·第3章 序曲3


    第二天我们带上各自的榔头——金工实习时做的,我们都认为该神器诞生的使命正在于此,该是它发挥神威的时刻了……我们跟着游.行大军出发了,浩浩荡荡地行进在这座大都市的繁华街头,我们四个人都是生平首次游.行.示.威,无比激动,爱国情绪高涨凶猛。

    热血沸腾地喊着口号,看着各种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条幅,我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参加五四运动,民族自豪感高涨。关于钓.鱼.岛的游.行.示.威已经持续了数日,昨天我们接到组织者的通知,说今天的主题就是砸日.系.车,是的,光喊口号是没用的,毕竟我们这座城市连个日.本.大.使.馆都没有,都是看热闹的国人在围观我们,这种传统意义上的游.行.示.威就像在唱戏,看戏的还都是自己人……所以有必要来点实质性的举动——砸日.本.车。当我们系的热血青年展示着那些个精美的小榔头时,却看到有些别的学校的学生是带着铁棍和狼牙棒来的,我不禁感到惭愧,从装备上来对比就能看出我跟他们之间的爱国热情差距之大了……

    那一天街上日.本.车少得可怜,风声鹤唳大概就是讲的当时的这帮日.系.车主吧。正在打.砸大军陷入寂寞与无聊之际,只见李小土同学箭一般飞了出去,朝着一辆海马车就是一榔头,巫木木赶紧冲过去将其拖入人群。海马车主跳下车,暴跳如雷:“妈的,谁啊,看好了再砸,标志跟马自达不一样,上面的两撇是平的!”

    我们正擦着汗之际却见前面队伍正在砸一辆警.车,我们上前一看是辆日产的警车。旁边维持秩序的交警摇着头,“哪个这么粗心……倒霉死了……”

    这支以愤青学生为主力,夹杂着搞不清状况的民工、野蛮的社会青年及一些活得不耐烦了的二逼人士等的游.行队伍游.行了一上午却只错砸了一辆海马和一辆粗心没躲起来的日产警车,与之前组织者宣称的日砸100辆的恢弘指标落差极大,游.行队伍灰心意冷,时至中午,终于逮到了一些为午饭出来碰运气的日.系.车主,结果呢,哼哼,要怪就怪我们这只大军的爱国火焰实在太猛烈,根本不曾感到饥饿,没人吃午饭,于是队伍如潮水般将那些个日.系.车一一淹没。我们敲啊,砸啊,一上午的郁闷彻底爆发,有人边砸边骂,“娘的日.系.车果然是不结实啊,看皮薄的,一下一个坑,以前说日.本.车皮薄没人舍得砸来验证,现在好了……”

    僧多粥少,大部分人都没捞到砸一砸的机会那些车就已经化为废铁了,于是人群中有人提议去砸日.本电子,店铺不长腿,跑不了,躲不掉……大家一呼百应如潮水般涌入索尼、松下、夏普、佳能……

    晚上我们回到宿舍,妈的真累啊,游.行了一天……我们抚mo着那些个精致时尚的索尼walkman,佳能5DⅡ等不由得啧啧称赞。

    “电视机装哪里?”王水火抱着一台55寸的夏普超薄彩电打量着我们小小的宿舍……

    ……

    如我们所料,游.行.示.威演变成砸日.本.车示.威,再演变成打.砸抢示.威之后的某一天,政.府开始干预,于是风波就算过去了……而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将抢来的所有日.本电子以五折的价格尽数卖到了二手市场,挣了一万多块。我们给我们学校的保钓组织捐了5000,算是买个平安,避个报应什么的,剩下5000多我们准备留作湘味馆的基金,湘味馆是个什么玩意?其实它是学校里的一个饭馆……

    大一报道那天,我以全系第一名的身份被评为优秀新生,并得到了三千元的奖学金,我分给王水火和李小土每人一千,因为他们买电脑和硬盘把一年的生活费都花光了,我说这些钱是让他俩用来买馒头的,要是看见有人偷偷配上咸菜,就收回钱财。二人端来碗拿来刀子摆出了要和我歃血跪拜的架势……另外一千块,我们决定去学校里的一个叫湘味馆的神秘餐馆搓一顿。说它神秘是因为军训这些日子我们就迈着整齐的步伐在空地上操练,教官每次喊向左转的时候,除了排头的那位同学正视前方外,其余所有人都能齐刷刷地看到湘味馆三个大字,每天那么齐刷刷地看能,看得多了就觉得神秘了,于是对那个馆子异常神往,终于在一个晚上,我们脱去汗臭熏天的迷彩服,冲了澡换上拖鞋和大裤衩荡进了湘味馆。

    我们找到一个靠墙边的四人位置坐了下去。巫木木把菜单递给王水火和李小土,“你俩点,找准那种贵的整……”

    我点点头,示意二位请便。

    王水火推给我,“不擅长点菜,你来,跟你学学。”

    李小土笑了笑挠了挠头附和着:“就是就是,学学。”

    “好,来,让哥教你们一招,以后在酒场上请人吃饭点菜时既省事,又能显示自己热情豪爽的点法,不管是在家乡还是外地,统统适用。”


    这次包括巫木木在内三人一起闪亮着眼睛望着我。

    我把菜单一合,闭上眼睛,“服务员!”

    走过来的服务员貌似是个童工,“什么事情?”

    “把你们这里的特色菜介绍一下。”

    “哦,XX大鱼头,XX红烧肉,XX鲈鱼,XX甲鱼……XX……”地道的湖南乡土口音。

    “好好好,就刚才说的这些,全都要了……”我看向三人,道:“看见没?这叫盲点,就是盲目地点的意思,时尚大方简约气派,那些个有钱的大老板都是这么干的……”

    服务员看着我微笑。

    “等等,刚才说的XX甲鱼,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了甲鱼。

    “先烧一下,然后用XX和XX一起炖……”

    “整只炖?那大便、内脏什么的不弄掉?湖南做法?”

    “内脏当然去掉……”

    “怎么去?”

    “就是,用刀……”

    “行了,行了,恶心死了……”我皱着眉看向其余三人,“要甲鱼么?”

    其余三人皱着眉恶心地摇摇头。

    我看向服务员,“甲鱼不要了,没听过这么恶心的做法,以前吃的都是切成干干净净的一块块炖的……”

    “也行啊,给你切成一块块的就是了……”


    三人看向我,我眨了几下眼睛,反问道:“那,哪个是特色做法呢?”

    服务员回答:“当然是整只炖。”

    “那不得了,我要的是特色,特色懂么?你们怎么可以为了钱随便动摇原则呢!”

    “哦,知道了,我去开下单子,你们先结个帐。”

    “怎么?学麦当劳呢,先结账再做菜?”

    “是啊,本店特色……”

    “特……特……好吧,去吧。”

    服务员转身向柜台走去。

    我看向三人,“怎么样?体面不?”

    三人点点头。

    “快不?”

    三人点点头。

    “都是自己人,就告诉你们刚才的要点所在。”

    三人看着我。

    “甲鱼这类东西属于场面菜,比较贵,我那样一搞,很自然地将大家的胃口倒掉,于是这个菜就流产了,节省了资金。”

    三人纷纷竖起大拇指。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将账单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差点晕过去,“什么?98元!?”


    “是啊!”服务员很坚定地回答。

    巫木木也疑惑地问道:“我们不都点的特色菜么?”

    “是特色菜啊,没错,98元,不过,可以给你们打个折,95元,怎么样。”服务员以为我们吃不起。

    我一拍桌子,“妈的,大学饭店就是实惠!”我看向服务员,“把那个XX甲鱼加上。”

    “为什么?”服务员一脸茫然。

    “哪有那么多问题,我们点了不吃还不行么?见识一下这道特色。”

    “哦,好的,这样的话118元,优惠后115。”

    “啊?20元的甲鱼?整只还是!?”

    “没错。”

    “这是只神马甲鱼!甲鱼蛋吧?”

    “切,别看不起我们,看见后面的池塘了吗?我们自己养的。”

    “哦,那也够便宜了,好,再来四瓶啤酒……”我掏出两张一百元递给服务员。

    巫木木支支吾吾道:“其实,我还没喝过酒呢。”

    王水火和李小土显得很吃惊。

    我倒是很平静,“理解,能搞到970G货的人哪有时间去喝酒……”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序曲4”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序曲4』我埋汰巫木木青年的时候心里也没底,因为我也没喝过酒,虽然高中时就经常跟父亲混迹酒场,但是都是喝得加多宝~,以前~王老吉的那~…… 我们喝过四瓶啤酒后,倒~去仨,除了王~火,原来这青年高中时就经常偷~地喝白酒,6块钱一瓶的50°朝~的那种……~大学前,我老子曾叮嘱我,千万别喝那类酒,那不是酒,而是乙醇被~稀释了…… 我扶着桌子闭着眼睛只~天旋地转,于是我告诉大~~
     >> 阅读第4章 序曲4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