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责罚地》·第3章 在爱的世界里比固执


    见过王小蘩无不觉得有劈面惊艳之感。这个学油画的女子,却有芭蕾舞演员的完美身段,骨瓷般的细颈微微扬起,好像时刻要诱惑着谁。她身上洗不净的颜料味,让她像一个流落阿姆斯特丹的女画家,而清冽的香奈儿5号香水又让她像一个在香榭丽舍大道漫步的摩登女*郎。

    她大多时候是凝着脸,神色温漠,眼神倨傲。若是展颜一笑的话,用陈宝龄的话说就是褒姒重生,白蛇转世,轻易就把顾云生拖进了盘丝洞。

    陈宝龄不喜欢王小蘩,因为林青峰曾追求过她。即使后来和陈宝龄在一起了,偶尔见到王小蘩也会有一刹那的失神,这让陈宝龄心中更是窝火,厌恶程度不亚于江湖正道对魅惑妖女。

    清时倒不至于,两人的关系甚至说的上要好。她喜欢王小蘩的美,她的野性,她偶尔流露的天真,还有她的聪明。王小蘩学了十二年的芭蕾,在高考前两个月却弄伤了韧带。休学两年转报美术,从基础学起,竟也轻松考上S大的美术系,聪慧可见一斑。

    所以即使后来王小蘩和人打赌招惹上顾云生,她也没有多少怨恨。只是和从前一样,安静地守在顾云生的身边,在他们吵架冷战的时候,两处奔走。像极了古代传奇故事里,才子佳人背后的那个香兰、梅香之流。

    委屈吗?也是有的。可是连她心里也觉得这两个人才是般配,华服配水晶鞋,天造地设,一对璧人。

    清时一路上想着这些,浑然未觉车子已经停在了babyface的门口,莫恩冬温声喊了她几下,她才回过神来,尴尬地道了声谢,推门下车。


    莫恩冬在后视镜中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没说话。

    卢郁婷抿唇一笑:“我敢确定是个男的,而且还不是她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大学时辅修过心理学?”顿一顿,语气有些黯然,“其实我那时也做过这样的傻事,以为总有一天能感动那个人,后来才知道,爱情是上天注定的。不是我不够努力,而是运气不够好。”

    说完,她别有深意地看一眼身旁的男子,这个她从大学时代就恋慕追随的男子,就像是一个她做了太久的梦,永远无法企及。

    莫恩冬感受到她的目光,语气淡淡,“Elias,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并不值得你。”

    “值不值得,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开车送你回家。”她转过头,固执道。


    在爱情的世界里比固执吗?爱的人总比不爱的人更执迷不悔。莫恩冬不再说话,任由她在空荡的马路上把车开得飞快。

    “恩冬,能答应我不再酗酒了吗?我唯一的请求。”

    “好,我答应你。”

    清时急急忙忙地冲进顾云生的包厢,他倚在皮质沙发上,手里闲闲握着一只玻璃杯,覆着浅浅一层酒,好像随时都会掉到地上砸碎。他一头亚麻色的头发,五官精致如瓷,一双眼睛杏仁的形状,却是茶色。迷茫地看着闯入者,见是清时,勾唇一笑,“你来了啊。”又扭头对旁边的人戏谑道:“这次用了多少时间?”

    “十分四十五秒。顾云生,你这个小保姆越来越快了,比得上旋风小子了。”

    说话的人清时见过几次,是顾云生一帮吃喝玩乐的朋友,各个出身富足,一副公子哥的形态。清时懒得去理他们,径直向顾云生走去。“云生,我们走吧,你已经醉了。”


    清时的手刚伸向他的酒杯,就被他另一只手一把拽住,力道之重让她紧皱了眉,抬起头看他,一部手机举在她面前,好看的眼睛眯起来,语调却还是漫不经心,“这是怎么回事?这也是在酒吧,可是你告诉我今天你在图书馆复习功课。”

    顾云生不知道她在酒吧兼职。去年奶奶去世,新妈妈为爸爸生了个孩子,她就决定从那个家独立出来。S大奖学金丰厚,再加上她在杂志社拿的稿费和兼职的收入,自己的生活已经不成问题。这些变故都发生在大二,那一年,顾云生和王小蘩热恋,自然无暇顾及到她。事情过了,她也不再刻意提起。

    周围嘘声渐起,想必已经传阅过那张陈宝龄恶作剧拍下的照片,一众人等着看好戏——陆清时你对顾云生的深情不是全校皆知吗?怎么也会有耐不住寂寞偷食的一天?

    她看向顾云生,私心不想解释,奢求着也许他也有些在乎她呢。顾云生也看着她,对视几秒,噗哧笑了。“你该不会以为我吃醋了吧?怎么会,我只是觉得有点没面子。不是说会永远等我的吗?”

    在这些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清时有种感情被践踏在泥地里的感觉。她吸了口气,语气淡漠道:“我以为你真的喝醉了。看来你可以自己回去,我先走了。”

    说完,推**厢门快步走出去。顾云生垂头默想一会,还是站起身,“今天就到这里吧。跟经理说记在我账上。我先走了,你们再玩会。”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的~画家”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的~画家』他追出去,清时也没有走多远,坐在音乐~泉边缘,双~~着膝盖,小小的~影在夜色中只有一抹。顾云生走过去,~了~~头发,在旁边坐~,“对不起。” “那只是陈宝龄的玩笑。”清时把头转向他,“我说过会永远等你,我~得到。” “其实我并没有资格阻止你~~朋友。只是一~子无法接~一直陪在自己~边的~孩突然走~别人的怀~。清时,我是个自私的人。”顾云生说着从~袋里拿出烟,银~~
     >> 阅读第4章 ~~~的~画家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