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情今逝,至此无言》·第1章 一:合欢


    暮春夏初,原是好时节,只是露浓花瘦,风髓香还未燃完,天已大亮。

    照例,还需往清心阁请晨安的!我挽起纱帐,轻唤方馨,只见她的背影,斜倚窗栏,执梳呆立!有风忽然穿窗而过,乘风而舞得合欢**自她飘扬得发丝间盘旋而至,屋内慢慢晕开的便是初夏得味道!慵懒宁静中略带丝丝芬芳!她许是被风惊动,猛然转身,我指尖停留的**,便如蝴蝶般,触惊而逝!


    只是寻常的同心髻,今日她却没有往常的娴熟,鬓角微微有些凌乱,自然是不打紧的,再需一只玲珑镶珠的步摇,这一日的晨光便已从指缝间溜走了!却是珠翠破碎得声音,我回头,却见打翻得妆盒和一脸惶恐得方馨!她定定得看我,那眼神是从未有过得陌生,还有惧怕!“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求你饶了我吧!”她一边跪下去收拾妆奁,一边求饶,声音里已带出了哭腔!竟和昨日得这般相似!连求饶仿佛也与玉蕊的一字不差!

    我冷笑一声:“你这丫头,做事越发的不上心,可是嫌我这里庙小,供不起你这尊活菩萨?如若这般也不必顾什么姐妹情谊,我便去回了二门上,打发你去三姨娘那里,可巧她那里缺的就是如你这般聪明伶俐的乖巧人儿!”看着这个自小伴我左右的丫头,无论如何恨不起来,看她**惨白,额角冒汗,没来由的便是一阵心烦意乱,换了沉茵进来伺侯,索性散了发,倒也利索!


    通往清心阁的路永远都是湿漉漉得,这里仿佛没有分明的冬夏和轮回的四季!在这里,时间好像是静止的,只是清心阁里的容颜便和窗外得酴釄一样,花事已了!她在翠竹掩映得屋角,独对佛龛!终日的诵经,到底是为自己还是为谁?我跪在她得身侧,双手合十,只愿娘亲一生平安!我扶她起来,她笑笑抚mo着我的头发:“我的涟漪如今大了,娘也安心了!”只是见她欲言又止,分明有什么要对我讲,见她这般我已明了,便笑笑道:“三娘来过了吧?整个方府也只有她有心,天天记着给娘请安!我昨个是叫人打发了玉蕊出去,娘若不高兴,我派人接她回来便是!”

    她许是听出了我语气中的愠怒,只深深得看我一眼,摇摇头道:“不过是小事,你愈是草木皆兵,便愈会落人口实,杀鸡儆猴,表面上毫无波澜,只是......你可看的懂人心吗?她们怕的始终不是你,而是你大小姐的身份啊!”她说完便有双手合十,虔诚的跪下,我的心瞬间跌落,仿佛被击中弱点,点点失落,却也给了自己原谅的理由!     


    自清心阁出来,还未到松韵楼,便听到方馨的哭喊声,我却不知,平日里看上去如此文文弱弱的人,发起脾气来竟也这般恶毒:“沉茵滚开,把白绫还我,,,,,,如今小姐要打发了我出去,不过是因为三姨娘身边的那个小贱人,我多早晚的说了小姐什么,不过就是一句“我们小姐如今出落的越发标致了,恐怕连当年的夫人也不及她了!”她便到处嚼舌根,说什么我方馨说小姐不是夫人亲生的,你听听,这算什么,她自己愿做长舌妇到处造谣搬弄是非,还要拉上我垫背,我看小姐撵她出去倒便宜她了,如今若她还在,我定要撕烂那贱蹄子的嘴,便是今日做了鬼,我也要穿上红衣服找她报仇!沉茵.....你作死啊,把白绫还我!如今小姐都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劲!”哭声夹杂着杯盏碎裂的声音,让人听了好不烦闷,我快步走到门口,一把推开门,看到屋内一片狼藉,早有两个泪人扭到了一起,倒不如说是被白绫绑到了一起,如今见我进来,早吃了一惊,动作便停了下来,只四只眼睛痴痴的望着我!看着她们的模样,我不禁一阵好笑却绷住神经重重的往椅上一座故意拉长了脸嗔怪道:“沉茵,把白绫给她,她一死倒落了个干净,到时大家也只会说她跟了个了无情意的主子,逼得她走投无路,只好以一死解脱,却不会说她的半句不是,这岂不是成全了她,倒当了个守节不屈的女英雄!”前头还罢,只这女英雄一句倒把沉茵逗的扑哧一笑,手上却松了劲,只是那边方馨仍旧用着力,她便直直的砸了过去,我此时当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上前拉住她们两个,只是看方馨还是怯怯的样子,我亦无话,唯有沉默,沉默原本是世上最锋利的刀剑,不伤人,却诛心!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二:三娘”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二:三娘』听完娘的一席话,我原本早已原谅了她,只是却固执的想~一个~释,于是便问她:“玉蕊那些话,可真是冤枉你吗?”听我这般问,她仿佛~了奇耻大辱般,一把扯过白绫握在~里:“小~若不信我,那我愿以~明志!”看她那样一副坚定不屈的模样,我忽然~难过:“不是不信,而是怕,怕自小陪伴的~~有一天会变成陌生人,会和别人一起来伤害自己!懦弱的人!总是害怕失去,便不敢拥有!仿佛只~自己不陷~任何情感的漩涡,便~~
     >> 阅读第2章 二:三娘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