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情今逝,至此无言》·第2章 二:三娘

    听完娘的一席话,我原本早已原谅了她,只是却固执的想要一个解释,于是便问她:“玉蕊那些话,可真是冤枉你吗?”听我这般问,她仿佛受了奇耻大辱般,一把扯过白绫握在手里:“小姐若不信我,那我愿以死明志!”看她那样一副坚定不屈的模样,我忽然一阵难过:“不是不信,而是怕,怕自小陪伴的姐妹有一天会变成陌生人,会和别人一起来伤害自己!懦弱的人!总是害怕失去,便不敢拥有!仿佛只要自己不陷入任何情感的漩涡,便永远不会迷失,不会受伤!”我像是对她说,又像是在说自己!我是何等的珍惜我与方馨的情谊,只是被方府的一切陪伴着成长,昨日的高贵,到今朝便剩落寞!是娘的清心阁!昨日的繁华,到今朝便剩凄凉!是三娘的缀锦楼!自小习惯了在失去中长大,便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放弃拥有,哪怕是自己自小依恋的姐妹之情。如此这般,本该淡然如水的,却在听说是方馨说出我不是娘亲生的那番话时,心痛,继而是愤怒,最终却是恐惧!残酷,有时是为掩饰内心的空虚!事实,昭然若揭!我原本便不是爹娘的亲生孩儿,原本也不该是方府的大小姐!只是,只是是原本......

    缀锦楼是爹爹倾尽所有在三娘进门时所铸,只是当年是该如何宠爱,只想用琼楼玉宇藏住她一世的柔情,却不过两年光景,笙歌尽默,方府不过多一囚笼,锦楼不过多一怨妇!但苏锦儿却永远不会让方府忘记她的存在,缀锦楼的女主人,永远是方府平静的表面下涌动的暗流!此刻看着她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倒比平日里笑脸迎人多了些许妩媚与风情!不过是丫头端茶时不小心溅了几滴出来,她便扯着嗓子骂道:“你是死的吗?堂堂方府居然调教出你这种野丫头,我不过是看你从二夫人房里出来的,打狗也要看主人,若是我也不管不顾,早也把你打发出去了!还不给我滚下去,瞧见你就心烦!”说完,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只笑笑道:“三娘何必指桑骂槐,拿ta撒什么气,我方府是能调教出野丫头,却调教不出那种主仆不分,只会造谣生事,却不明白自己身份地位的长舌妇。不管怎样,主子就是主子,奴婢就是奴婢,打狗那当然是要看主人,只是若主人也放任那畜生肆意妄为,那只好由别人代劳了!”说完,我便直直的看着她,看着她脸面青红不定,只恨恨的说了一句:“你......”便再无下文,我暗自好笑,慢慢踱步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坐下:“涟漪知道玉蕊是三娘的陪嫁丫头,你自然待她亲厚,只是我又不是真的要打发她出去,只是小惩大诫一番,过些时日接回来便是,三娘何必生这个闷气,气坏了身体,多不值当!”说完便递了个眼色,沉茵会意,打开首饰盒,便是那副我最喜爱的翡翠头面,这幅头面里,自然最喜那翡翠蝴蝶押发,翡翠本是通透碧绿的,太过老气,只是若加上那纱堆盘金线的双翅,华贵而不失灵气,便如一篇锦绣文章,增删一字,便成败笔!果然她一见这首饰,便早已将不悦抛到了九霄云外,笑也不是不小也不是,即刻拿了那押发便往鬓边贴去!原本那般骄傲的一个美人,何时变得如此铜臭,我忽然想起沉茵这般感慨过:“老爷曾经那么爱三夫人!”而我只能轻叹道:“爹爹那么爱曾经的三娘!”

    至缀锦楼出来,去向爹爹请安,经过花园时,总是阴深深的令人难受,每次看到花园里那个荷花池时,便情不自禁想起二娘,那是一个温婉如水的女子,放下一切,毫无保留地深爱着爹爹,只是当一个女子放下自尊时,那也许是她爱的开始,但却是一个男人对其爱的终结!二娘便是在那日,为自己的丈夫及自己的婢女铺好床铺,拉下锦幔时在这里自杀的,一把匕首**了心脏,定然是心里太痛了,她终于难以承受,只是她的眼睛至始至终都不曾阖上,那里面满满盛着的都是伤心与绝望,却没有怨恨,也许爱到深处,恨便无足轻重!她的血染红了整个池塘,一夜之间,莲池里的荷花便枯萎凋谢,自此方府再也养不出荷花,而我知道二娘是最喜荷花,也是最擅养荷的人!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三:姻缘”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三:姻缘』爹爹的书房,冷清的让人害怕,我~时他正在兀自念着:“蟾金~,桂子酒,月~玉冷散绣楼......”抬头见我在旁边,便拉了我道:“是涟漪~!快来看看,这词如何~?”看着~笑脸,忽然从心底飘出淡淡的恨意,我并不去看,只冷冷的说道:“好是好!只不过太过拘泥,把那散字改为溢字,倒多了些韵味!”“好!”一~中气十~的~~忽然在房中响起,小~说的极是,这字一改倒多了许多的情趣!”我冷不丁吓了一跳,却~~
     >> 阅读第3章 三:姻缘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