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情今逝,至此无言》·第3章 三:姻缘


    爹爹的书房,冷清的让人害怕,我进去时他正在兀自念着:“蟾金宫,桂子酒,月满玉冷散绣楼......”抬头见我在旁边,便拉了我道:“是涟漪啊!快来看看,这词如何啊?”看着他的笑脸,忽然从心底飘出淡淡的恨意,我并不去看,只冷冷的说道:“好是好!只不过太过拘泥,把那散字改为溢字,倒多了些韵味!”“好!”一声中气十足的男声忽然在房中响起,小姐说的极是,这字一改倒多了许多的情趣!”我冷不丁吓了一跳,却不知房间里何时多了个男人,却听爹爹悻悻的一笑道:“这便是赵知府家的公子,玉茗,这《喜迁莺》原是他新填的!”我此刻打量他,倒是一表人才,只是忽然觉得他与娘有五分相似,恍惚间居然直直的盯着他却忘了见礼,直至沉茵扯我衣角,方才慌张的蹲身道:“涟漪原不知是公子新填词句,唐突了,还望见谅!”遂不再看他,向爹爹告辞后,便夺路而逃!

    十日后便是中秋,本该团圆的日子,要团圆,谈何容易!只是今年,爹爹破天荒的留在了府里,接待赵府请来的媒人!而我,却在等一个答案!


    日待薄暮,才见二叔满身酒气的归来,说是二叔,不过一般年纪。他的母亲,原本是淑琇坊的戏子,不过又是方府男人的风流韵事。待祖母知晓,孩子已呱呱坠地,任凭祖父再三恳求,祖母也只有一句:“要想孩子进方府容易,你便要那狐狸精,至此消失!”原本是红颜柔弱,却为了这般男人,心如铁石,亦或者柔肠已断,心亦碎!只是他那娘倒是真性情,一把剪刀结果了性命!自小他便因身世,处处被人欺侮,便是下人也敢对这位小少爷吆三喝四,祖母的心里眼里更是难以容他,我便亲眼看见她恨恨的放了一包东西在二叔的碗里,我抱来她最喜爱的猫,当着她的面打翻那只碗,猫儿贪食,只是伸出舌尖探了一口便立时毙命!至此猫便成为祖母的噩梦,二叔也成为了她永远的噩梦,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丈夫的背叛与自己的无力!他很少醉成这样,却仍旧清醒!只一句:“二叔如今可要恭喜你了!”我似笑非笑,心照不宣!他忽然捉住我的手,一字一句仿佛锥心刺骨般的问道:“你......当真要牺牲掉自己的幸福吗?”幸福......我深思,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他原本该有的模样,却发现这是多么陌生的词眼,没有人教过我,方府里的女人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什么叫不幸,什么叫凄凉!命运仿佛诅咒,方府的女人注定难逃一劫!“不过是宿命,欠的债终究是要还的,原本不属于我的东西,不过是完璧归赵罢了,二叔又何必为涟漪担心呢!况且,这方府的一切原本就属于赵玉茗,他才是方家的主人,而我不过鸠占鹊巢,白白的占了他十七年的亲情与财富罢了!”"仅凭柳青儿的一纸罪己书吗?”他轻挑眉梢,仿佛不经意的问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二娘不过求个良心能安罢了,我有有何怀疑呢?”

    婚期定在下月初九!


    才子佳人,地设天造!方府原本便是江南富商,方赵联姻,自然羡煞俗世之人的眼光,那日,喜帕上长长的流苏闪过,我抬眼看他,这一对新人,美好如枕上的鸳鸯!是夜爹爹病危,黎明初绽,便撒手人寰!我一身喜服立在他的床前,临走之时他忽然握着我的双手,老泪纵横:“青儿....青儿你回来了吗?”我趴在他的耳边叫道:“爹爹,我是涟漪,二娘......她已经去了!”他涣散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脸上,忽然多了许多恐惧,**的拽着我的衣服想要坐起来:“涟漪......我的孩子,当年你二娘进府时,也如你这般一身喜服,也如你今天.....这般的美!你告诉我,青儿她会原谅我吗?她死的好冤,好可怜!”“会的!二娘到死......都爱着你!所以她并不可怜,真正可怜的人是你!天底下最没有人性,最可怜的人,是你!”我忽然泪流满面,几近**,是该为二娘高兴,还是该替父亲悲哀?无论如何,无法改变,无力挽救!


    自此便缠绵病榻,已有月余却从不见好,钱庄的生意自然是无心打理,全部交与二叔及玉茗,我也难得落个清闲!本是女儿家,对生意原本就不上心,更何况从未打理过,爹爹把如此大的家业撇下,我却无能为力。只有每日的吩咐厨房炖些补品,在一旁陪玉茗吃下,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脸庞,忽然生出些许愧疚,他原是官府里的公子哥,何曾与商场中人打过什么交道!夜已深,我送他出门,忽然想握一下他的双手,道一声感谢!他淡淡一笑。反握了一下我的手道:“夜深了,早些休息吧!”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许辛酸,自成亲到现在,他虽说对我好,却从不在松韵楼留宿,只要我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我也从不强求,原本这也是我想要的结果!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四:箬竹”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四:箬竹』已是盛夏,原本便喜荫贪凉!又加之,我自幼便有怯~之症!每每此时,早备了清火消暑的~膳,时时吃着!以往时日,常常生病也是有的.只不过今年光景,十日竟有八日是惫懒厌食.眼见着一天天消瘦~去!我自不放在心~,只是急坏了方馨,早早的请来大夫!我这~病,乃是自小便有,所谓”久病成医!”我自然了~这些大夫的心思,~段以及用~的成分!不过是开些~冬.麦冬,玄参之物!只不过方馨的一片心意,我却不愿拂了去…~~
     >> 阅读第4章 四:箬竹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