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沟:野欲桃花庵》·第1章 桃园偶遇梦中人


    姬行长一上车,就眉飞色舞给司机小焦描绘昨夜做的那个桃花梦。

    我不懂周公解梦,但我好像听说梦里梦见桃花都是好梦。小焦开着车,一本正经的说。

    谢谢金口玉言。姬行长解释说,按字面讲,桃花的桃,就是木字旁加好兆头的兆。

    银姐,你给我说说,你的那个桃花梦,梦里都梦到了什么,不会那么简单吧,就梦见桃花。

    那当然,如果要是真的只梦见桃花,保不定早上起来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姬行长说,那当然还有其他内容。怎么了,想不想知道。

    不怎么,我随便问问。小焦调侃说,这就是标准的春梦,哪个没做过。

    那你的意思,你也做过。姬行长说,我是早过了做桃花梦的年龄了。没事,你做你的,我不妨碍,管天管地,做梦我是没权限的,那纯粹是个人自由。

    说实话,银姐,我真的没做过。小焦自嘲道,白天忙的像陀螺,晚上哪有时间去做梦,再说,我本身都不喜欢做梦。

    我倒不行,不怕你笑话,我天天晚上做梦,一闭上眼就是梦,不做都不行。姬行长强调,但是,能让我早上起来能记住的梦不多。

    爱做梦的人都聪明。小焦奉承道,要不我是抬轿的,你是坐轿的,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我还聪明,算了吧,我看你脑瓜子比我好使,闭着眼都比我精。姬行长说,哎,我问你,你可要实话实说,昨天去你家,你妈说我什么了没有,在你面前。

    有啥说的,你是我顶头上司,还是我老大姐,对我工作照顾,对我好呗。小焦说,还能说什么,她老了,什么也不懂。

    我听那个谁,那个......题名道姓说出来不大合适,说你最近在文化宫相对象了。

    没没没,别听他们瞎扯。小焦言之凿凿,我不谈恋爱。

    去去去,嘴一套心一套,是不是不敢让我知道。姬行长说,是不是我早晚不是你的领导了,管不住你了,你才开始开明目张胆的谈朋友。

    好了,说你的那个桃花梦。小焦调侃说,梦里梦到谁了,是不是梦到本大侠了。


    想的挺美。姬行长说,你太老了,你还不够档次,我梦到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我的大姐呀,我才21岁,至于那么老吗。小焦苦笑道,那你还想梦到个11岁的,8岁的,甚至更小的。

    也不说11岁了。8岁了,起码有15.6岁的样子。姬行长陶醉的说,那个少年的脸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剑眉大眼,玉树临风,很是帅气。尤其他折了一直桃花递给我,笑着说的一句话,我记得最清。

    什么话......总不是我喜欢你我爱你吧。小焦话里带着一股醋味。

    恭喜您,回答正确。姬行长说,你还别说,你猜的很正确。

    我是谁......

    下国道,右拐。姬行长自责道,看看,只顾说些没用的话,差点走过火。

    怎么不走大路抄小道。小焦大惑不解,大路宽敞呀。

    我也不知道走到这里突然心血来潮,鬼使神差想走乡间小道。

    也好,条条道路通北京,走哪里都是走。小焦顺着姬行长说,乡间空气新鲜,环境好。你看,春天来了,树也发青了,地也绿了。

    这条路我10多年都没走了。姬行长走着感叹着,那还是我上高中时走过,现在全变了,路变宽了,路边的房子也多了,树也多了,时代变了,旧貌话新颜了。 

    别感叹岁月不饶人了,都有老的那一天。小焦说,银姐,还接着说你的桃花梦呀。

    不说了,有啥说的,俗话说,梦是颠倒,说不定我还会折一朵桃花送给少年哪。姬行长说,焦,我问你,你说梦见桃花枯萎了,好吗。

    不好。你想想,花开花落,花开富贵,花落......小焦说完就后悔自己错了,想改口完了,只好说,梦吗,不必当真。可能是你白天公务繁忙操心上火,夜里休息不好多梦。天气干燥,多喝些水......

    停下停下。姬姐突然拉着方向盘,指着路边的一片桃林说,我昨晚梦到的就是这个地方,依山傍水,小溪潺潺,沟堤坡岭,漫山遍野,桃花盛开。

    小焦停下车,姬姐满脸喜悦的对小焦说,真是世外桃源,仙境一般,景致多美呀,要不陪我到桃林走走。


    马上都11点了,要不咱们先去给你老爷子上坟,回来再玩也不迟。小焦建议姬行长。

    咱先进桃花园玩会儿吧,一会儿再去上坟也不迟。

    小焦和姬行长勾肩搭背,就像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走着说着款款朝桃花深处走去。

    ,好一副春意盎然莺歌燕舞的美丽画卷。

    小桃园桃花争艳,花香扑鼻,狂蜂浪蝶,追逐嬉戏,好一副春意盎然莺歌燕舞的美丽画卷。

    两个人忘情沉醉在桃花的海洋之中 。

    姬行长宛如一个二八少女,娇羞的折一枝桃花,放到小焦的鼻子上,喃喃的问,香吗。

    好香。小焦一手夺过花枝,一手顺势把姬行长揽在怀中,喘着粗气说,真的好香 ,花香人更美。

    缠缠绵绵中,小焦的手就钻进了姬行长的衣服里,像蛇一样在身体上钻来钻去。

    姬行长杏眼微眯,酥软地身体任由小焦自由的摆布和支配 。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一对野鸳鸯,天当被地当床,沉浸在二人的自我世界。

    姬行长面色红润醉眼朦胧地躺在草地上,小焦跪在地上,急不可耐的松着腰带......

    啪......啪......啪......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桃园里突然想起几声清脆的皮鞭声。

    快起来,有人。姬行长披头散发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边整理衣服边惊慌失措对小焦说。


    没看见呀。小焦东张西望。

    一场好戏就这样草草收场。

    你先去车上。姬行长对小焦说,我找个地方方便方便。

    我跟你一块吧。

    不用,你先回去。

    啥事就怕急刹车,机器不是断链子就是掰齿轮,人就更不用说了,男人还好说,**一提,了事,女人就不一样了,就像赶集,去的早走得晚,本来嘛,男女有别,构造和功能都不一样,女人事多,有情可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上学的时候,男孩举手想解手,老师会说,一会都下课。要是女孩,老师手一摆,女孩就出教室了。这个问题以前我不理解,甚至很多年之后我还对老师重男轻女怀恨在心,到了现在,我恍然大悟,感到自己学识短浅孤陋寡闻。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一句形容姬行长最恰当不过。

    曲径通幽,姬行长在桃园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她看见眼前有一个茅草庵。

    走近一看,茅草庵里空无一人。

    姬行长绕到庵后面的一个用包谷杆围起来的像是简易茅房的篱笆圈,褪了** 蹲了下来。

    刚蹲下来,她感到背后有人在拨弄包谷杆哗啦哗啦的声音,她赶紧提起**。

    跑到发出响声的地方一看,姬行长哑然失笑,哪里有个人影,完全受皮鞭的多疑和敏感。

    姬行长再次进去的时候,意外骤然出现了。

    刚蹲下来,下意识抬头的时候,眼前神兵天降般出现的一个美少年让她惊得目瞪口呆。

    定睛一看,更让她吃惊的是,眼前这个少年竟是昨晚出现在她桃花梦里的翩翩美少年。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风流少年”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风流少年』儿子,你是~吧。姬行长搂着少年健硕的~~。 我不喜欢你~我儿子。少年叛逆的一把~~开说,有几个儿子还跟~~~这个。 那好,你想我~你什么,我听听。姬行长边~~~边亲昵的问。 只~不~这个,~什么都成。少年说,就~我老公吧,我喜欢~这么~我。 好好好,~老公~老公。姬行长连着~了好几~,小老公,小老公...... ~~
     >> 阅读第2章 风流少年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