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去了山区》·第1章 去山区支教


    1

  当学校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谁愿意去呢?虽说条件诱人,离职期间工资照发,支教三年返回后直接晋升中层,但视频里播放的那些场面,让老师们噤若寒蝉,山区的条件太艰苦了,喝水都要去二十里之外的地方挑,红薯每顿都管不饱,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更没法上网,而且还要远离家人三年,这样的日子想想都感觉害怕。所以,没有人站出来,包括那些刚刚还在为山区里那些可怜孩子流泪的女老师。这个时候,她们的心不再柔软,而显示出了比男人更加决绝的坚硬:坚决不去,如果老公要去就离婚!因而,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似乎我已经踏上西去的步伐,远离了世事喧嚣的世界。

    校长审视着我,就像我刚来这个学校面试老师的时候一样。

    “你想好了?”

    “嗯。”

    “你真的想好了?”

    “是的。”


    “那好,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和山区的领导一起出发。”

    我转身离去,身后是一片掌声,还伴随着女人的哭泣声。我突然开始理解那些女人的自私,毕竟,她们有权利保留自己目前稳定的生活,而我,只身一人,没有什么牵挂,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刚刚出现在视频里的那些山区的孩子。

    2

    两千多公里路走了半个多月。那里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艰苦。

    先是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到达了那个偏远小城,又坐着拖拉机颠簸了一天一夜才来到一个荒凉的小镇,而后,我和两个山区领导背着干粮和水,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步行了十来天才来到这个村子里:木疙瘩村。

    到了村长木三边的家里时,我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不想起来,太他妈的累了:这半个月,除了走路我什么都懒的去想,平时一天一次的生殖冲动都被深深的埋藏起来,精力旺盛的我在这半个月的行程中,除了在火车上的那几天有过几次晨勃后来竟然一直没有雄起过。

    一双白皙的手递给我一跳湿毛巾,山泉水的清凉透过脸颊向整个身体蔓延,当我看到那个递给我毛巾的女孩清秀的面孔时,身下之物竟然不可思议的勃起了(请原谅我不能控制的生理反应)。


    3

    我翘起了二郎腿,虽然不很雅观但掩饰了我的窘迫。女孩是村长的大女儿,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尴尬,转身离去了。村长坐在我旁边,感激而又愧疚的说,我们这里穷啊,条件不好,没有人愿意来。

    我笑笑,没有做声,心中的那一丝丝冲动已经平息。村长话锋一转,说,虽然这里条件不好,但只要有人来都是我们的贵宾,我们全村都以至高的礼数对待老师。

    我连忙摆摆手说,我和大家一样就好,千万不要搞特殊。

    村长当即召集村民召开会议,全村一百多户人家,我一人家里住一天,一人家里管一天饭,而且,不管在谁家吃,这一天的饭都要做的最好。看着全村人兴奋而欣喜的迎接我,我感动的差点哭出来,村长说,我的第一天生活从他家开始。

    4


    时已秋末,天气有些凉。即便村长尽心尽力的筹备,但饭菜的淡薄还是远远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强压住自己肚子的抗议把那些没有加入一滴油的饭菜塞到肚子里,还对着村长做出很自然的样子。村长看看我,笑笑,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却又不便点破。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

    等到我和村长吃完晚饭后,才看到他的老婆领着孩子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拥了进来,他们像一群饿坏了的小狼一样疯抢着桌上的稀饭,让我看了真的很心酸,面对他们的饭菜,我刚才吃的那些东西便如同山珍海味了。我回过头去看看坐在炕上的村长,他表情很自然,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够心安,我想和他说的话已显的很多余。

    晚上睡觉时更无法想象,村长把他的五个大小不一的孩子赶到了地上去睡,而让我和他们夫妻睡在大炕上。那炕真的很大,我猜测在我来之前,他们一家七口应该都是挤在这一个大炕上的。我执意让那些孩子们都上来一块睡,村长熬不过我,而且也心疼孩子,于是他挨着我占了大炕的三分之一,让我感觉到很宽裕,他的老婆和他的五个孩子在他的另外一边安然睡下了。

    5

    第一夜在陌生的地方住,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了很多很多。身边村长和他老婆的呼噜声扎进我的耳朵,撩拨的我竟然有些躁动和不安。看着村长的老婆抱着小儿子睡的正酣,另外的四个孩子一字儿排开的情景,我竟然有些羡慕这样的生活。

    伴随着房外鸡和狗的叫声,天亮了,这时候我却来了睡意,朦胧中感觉村长和他老婆起床了,随后便没有了声响,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房屋墙体的缝隙照射到**,身边是五个还没有睡醒的孩子,我悄悄的爬起床,穿上衣裤,走出房屋呼吸一口山村的新鲜空气,忽然听到隔壁作饭的草棚里传来一阵声响,我忍不住想过去瞧瞧。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村长的~儿木小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村长的~儿木小花』6 我悄悄的走过去,村长正在和他老婆为~饭的事小~嘀咕,我在外面听不清晰,大约是为了粥的稀稠,村长坚持~把粥~的稠些,怕我喝不~,而他老婆却坚持和往常一样,害怕以后的日子孩子们挨饿。我又一次被感动,返回去走一段,而后又用很重的步伐走过来,故意让他们听见我的~步~,嘀咕~果然停止了。 我走了~,清了清嗓子说,最近我的~子不好~,喝稀粥就好,太稠的不好消化。说完轻~~
     >> 阅读第2章 村长的~儿木小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