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去了山区》·第3章 木小花失踪了


    11

    和木小花在一起,那些教学的日子平淡而有意义。时光伴随着山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而飘逝,临近年终,村长找到我让我回家看看,当然,这想法我早就有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毕竟,我发现需要教给这些孩子们的越来越多,这些孩子们的淳朴和真挚也让我深深感动,而在另一端,我还有另外一个生活圈,那里有我的父母,有以前的同事、朋友,任何一端都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无法割舍。

    而在这个时候,木小花闻之我回家的消息后说要跟我去山外的世界看看,她的决定不但遭到了我的反对也遭到了村长也就是她父亲的强烈反对。而好多村民听说了这个消息后也开始对木小花指指点点,让我感觉背脊发麻。

    在村民的议论和父母的制止下,木小花放弃了和我一起走。村长专程找到我,言辞之间为木小花的行为向我道歉,其实,我何尝不知道他的想法,可怜天下父母心,任何人都不想让自己的女孩去追逐一个不可能的结果。但他们又何尝了解年轻人的想法?

    孩子们准备了好多礼物送给我,包里都放不下了。看着那些礼物,我惊奇于山里孩子的想象力和动手能力比那些城里的孩子更为出色,一件件拿来把玩,都舍不得放下。而山民们也给我包了好多土特产,看着山村里这些山民和他们的孩子都在早早立足在我回家的路上送行,那一刻忍不住泪流满面,不知是哪个孩子难以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和声音,一丝丝的呜咽像一根导火索一样引发所有的孩子都嚎啕大哭着跑过来跟我走出好远一段路程,最终在父母的劝导下才恋恋不舍的跟随父母回去,只留下大山和另外一个健壮的村民帮我背负着行李,因为还有好几座山要翻,然后才能坐上拖拉机把我送到火车站。

    临进火车站的时候,大山突然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老师,你过年后还会回来么?

    我猛然一怔,说道:“当然会!”


    大山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我冲他笑笑:你放心,我说过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他突然**的抱住我,偌大的一个山里汉子竟然泣不成声:老师,您是唯一一个给我们村保证回来的人!

    火车到点了,我冲他们摆摆手,钻进了充满了现代气息的火车,坐着这个长长的钢铁怪物越走越远,睡梦中,我竟然分不清,路程的两头,那一刻才是我的归宿?

    12

    得知我归来的消息,同事和朋友们都来看我,问我山区的逸闻趣事,我一一讲给他们听,然后建议他们捐献几本小说让我在山区里解闷。

    大家都很踊跃,凑了整整一箱,大约有二三十本厚实的小说,我大体翻看了一下,里面竟然还有全版金瓶梅,哈哈,即送之则带之,除了这本金瓶梅以外我还挑选了一本佛教散文集(我信奉佛教),其余的是金庸的武侠小说《碧血剑》和《雪山飞狐》、《飞狐外传》,之所以带这些小说,是因为我认为,语文课本和那些所谓的名著实在难懂,倒不如看这些小说获取知识来的直接。

    比如,当我读完金瓶梅时才发现,以前硬着头皮读完红楼梦简直是自虐,当然,现在随便翻开红楼梦倒是可以吸引我看下去,不用那么勉强了,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金瓶梅。再如武侠小说,比看鲁迅的小说舒坦的多,那些所谓的文学技法从金庸的武侠里更容易学到。当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我不能理解那些看着红楼梦和鲁迅去抨击金瓶梅和金庸的人,就如同他们不能理解我一样。

    由于路途的缘故,我不能带多太多的书籍。过年后,我在同事的欢送中又踏上了去山区的路,经过了半个多月的颠簸之后,我却得到了一个让我吃惊的消息:木小花失踪了。


    其实,在我走了不久,木小花就不见了,据传言,说是跟着我一起回大都市了,但我确确切切的连木小花的影子都没见过。

    13

    在我回到村子里,大家确认木小花没有找到我后,愁容笼罩着整个山村,三边村长见到我强作欢颜的笑笑,而后却难以控制,痛苦让他本来沧桑的脸更加扭曲,我一阵难受,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花妈在一旁不住的唠叨,要是知道这样,让她跟你去多好?样子像极了失去阿毛的祥林嫂。

    待村长平静下来,我轻轻的说,要不,我返回去就找小花吧。村长大声说:不行,这不争气的女娃子,怎么能为了她一个人耽搁了其他人的学业?话虽如此,但我看到村长的眼角已经流下泪来。

    日子就这样在悲欢离合中流淌,木小花的事逐渐被人们所遗忘,只有偶尔看到小花妈一如往常地发呆眼神,令我的心里禁不住一阵冰冷的刺痛。

    这并不是结束,日子把更多的麻烦一股脑的加了进来。好多如小花年纪差不多的男男女女加入到学习中,他们渴望知识,羡慕文化人,而我知道,所谓的文化知识只是一把双刃剑,很多时候,我宁愿舍弃以前那些繁重的奢华,清苦的在山村里生活一辈子。


    生活不止,欲望不止。平常的日子里,那些久久不能排解的郁闷像波浪一样一波比一波更加激烈。我开始疏远那些纯洁天真地山里姑娘,言传身教的用那些虚伪的文化建筑起一堵透明的屏障,而那些情感的种子,却在这些少男少女中开始萌芽生长,一度如自然界里的野草般失去控制。

    14

    与木小花不同,那些后来来学习的男男女女后来的目的昭然若揭,他们都到了青春冲动的年龄,山里的那些习俗把他们的恋爱禁锢在父母的言论爱好里。而教室的里里外外却成了他们日久生情的庇荫之所,这种问题日趋严重,甚至影响了那些八九岁十一二岁的孩子。

    此事令我颇为头疼。虽然我不是顽固的老学究,但对于那些十五六至七八岁的孩子,终究还是怕他们搞出什么事来难以收拾。但未等到我找村长,村长三边已经找上了我,初始他还算控制,后来越说越气愤,声场要那些大年龄的男男女女都不准去学堂,任由他们在地下胡搞乱搞,自有他们的父母进行约束。

    待村长平息,我说事情也许还有另外的解决途径,如果村里许可,何不再搞一个院子或棚子,让这些人也有个正式上学的场所,当然,既然是正式上学就得服从学校的纪律。

    村长不置可否,后来想了一通说这个问题倒是不错,找个机会开个大会和村民商议一下。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离开木疙瘩村”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离开木疙瘩村』高年级班还是建成了,虽然还是只有我一个老师,班里也没几个学生,学的知识一二三年纪随意~~~杂,其速度竟然不慢。 时光飞速,转眼又到了夏天,~区周围的河在大雨的~刷~积攒了一~分~,不但~决了大家的喝~问题,好多孩子们还会在~戏耍玩~。这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位贵人,~着与习~与~里大不相同,颇有~外那些达官贵人富二代或官二代的气派,她不但给村子里带来了钱财和粮食,还给村里人带来~~
     >> 阅读第4章 离开木疙瘩村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