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人情》·第2章 2.闺中~见~


    2.闺中羞见妹

    帐篷门口里边,由于两个青年男女冲个满怀,女孩子冲到男孩子身上,男孩子又压倒了女孩子,而且,男孩子那东西因被蜂蜇得有些肿胀发怒,在女孩子身上乱撞,甚至想寻路钻洞,姑娘大怒,说:

    “啊!谁家莽撞小伙子!大流氓!竟然私闯闺帐,还敢在我身上胡戳乱撞,看我不告诉我爸我妈,我们全家人如何能饶了你这个流氓混蛋,怎么来收拾你……”

    说时迟,那时快,女孩子飞起一脚,踢在小伙那个非礼的根上,只听“彭”地一声响亮,小伙却像被扛杆橇动,三角稳定性使他弹跳起来又站住脚跟,赶紧逃了起来,穿件衣服,女孩子随后也穿件衣服,又要向帐篷外面跑去时,却不料刚把帐篷掀起一条缝,外面的蜜蜂正多,更是汹涌而入。

    两个年青人又退回来,同时再一边穿各自的衣服,再一起回到帐蓬中追打房间的蜜蜂,蜜蜂因为被追打,纷纷爬到有光亮的帐篷门口,看到缝隙和小窗口,又向外飞跑,帐篷里面,危险基本解除,女孩子拿起帐篷里一个蜂帽戴上,跑了出去,男孩看女孩穿衣服戴蜂帽,也在帐篷里找了一只蜂帽,穿上自己衣服,戴上蜂帽,当他就要跑到帐篷门外时,门口有三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姑娘和他的一双父母。

    小伙子向帐篷里面退去,三个人形成一个队列,冲进帐篷,女孩妈手中拿着一根长约三尺,在帐篷里几乎难以回转却带有枝杈的树枝棍,女孩子父亲手中拿着一把两尺多长,两寸多宽,明晃晃的不锈钢割蜜刀,女孩子手中拿着一个一尺多长,一寸多宽的起刮刀,三个人冲着小伙,横眉竖眼,步步逼进,似乎一场恶斗就要开打……

    还没有说话,小伙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把额头都磕了三个大包子,说:

    “求大爷大妈大姑奶奶饶命……”


    “扑哧!”一声,正在磕头下跪求饶的小伙突然听到姑娘笑声,等他抬头想要搜寻笑声来源时,却看到女孩子他爸举着刀,在他的脖子上猛拍一下,又架在他的脖子上,喝道:

    “你信不信,我一刀下去,会把你这个流氓小伙的脑袋砍下来,我可以说你私闯民宅,图谋不轨,被我们家正当防卫砍死了!”小伙一听这话,这次不是只磕三个响头,而是磕头如捣蒜,说道:“我信!我信!我真是罪该万死,看了你家姑娘不该看的地方……”

    女孩爸大叫一声,用刀背再拍小伙的脑袋,架在脖子说:“混账东西!说什么呢,什么是你看了我们家姑娘不该看的地方……”小伙立即更正说:

    “不对!不对,是我把你家姑娘那个咧……”女孩爸更是大怒,不是用刀,而是用巴掌“啪!啪!啪!”连抽小伙三下响亮耳光,骂道:

    “你个狗娘养的!难道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越说越不像话!”小伙说:

    “其实你还没说准,我不是狗娘养的,而是比狗娘还厉害的娘的……”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娘养的!”女孩爸反而自己惊讶起来问。

    “狼娘养的!是不是比狗娘还厉害的娘养的!所以,我的……比一般人厉害!”此言一出,语惊四座,女孩妈在后面举起棍子说:

    “啊!原来这小伙就是传说中的狼孩,当然什么都厉害,可是,我们家姑娘也是传说中的狐狸精……”女孩爸咳嗽一声说:

    “先别说传说,先说现实的,这小伙,你听我说,你把我们家女子狐妹……那个咧,你说咋办?”


    小伙说:“你说咋办就咋办!”女孩爸摸了一下自己的头说:

    “你把我们家女子狐妹……那个咧,现在你就是违法乱纪的人,既是违法乱纪的人,咱就按犯人对待,先毒打,再审问……”小伙大惊失色说:

    “啊!你们这是要用的什么刑罚?难道要私设公堂!”狐妹爸说:

    “我们不用现代刑罚,那样会便宜了你这个流氓,我们要按照古代的刑罚对你进行审判……”小伙大吃一惊,惊叫起来:

    “啊!你们要对我按古代刑罚进行审判,难道要不但私设公堂,还要刑讯逼供,甚至要施加酷刑……”只听“啪!”的一声,狐妹爸又把明晃晃的不锈钢刀在板凳上拍了一下,然后架在小伙脖子上,说道:

    “流氓小伙!你要从实招来!姓甚名谁,家住那里,你所说的狼娘养的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是有半点假话,别怪我心狠手毒,私设公堂,就是要用私刑,刨腹剜眼,抽筋扒皮,施加最酷刑罚!”

    看来,小伙如今可真是遇上麻烦事了!

    狐妹妈也把树枝棍在板凳上“梆!梆!梆!”连敲三下,再在小伙身上“啪!啪!”连抽两下,面露凶相,恶狠狠地说:

    “还要说你说上没上什么学,有木有女朋友,还和什么女人有木有什么来往……”


    小伙认罪伏法,正在磕头求饶时,听到这话,却又听到“扑哧”一声女子的笑声,他就抬头,再次搜寻笑声来源时,狐妹爸又把明晃晃的刀在板凳上拍了几下,“啪啪”作响,然后架在小伙脖子上,说道:

    “刚才我和你婶问的问题,你要赶快回答,不然,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用这把明晃晃的不銹钢刀,剁了你娃!”

    小伙见说,立即流下几行热泪,说道:

    “大老爷老奶奶!姑奶奶!容小的禀报,小的肯定名叫郎阁,当然是个男的,就是二十岁,虽是大学毕业,却没有专业对口工作,就是务农的,虽然没有成家,却在村里有两个姑娘追我,吓得我一回家就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害怕姑娘们纠緾……”

    “啊……”姑娘听说到这里,立即大哭起来,很快泪流满面,立刻气息奄奄,同时跌倒在地!

    老两口见状,赶紧去救姑娘,郎阁就趁机向外逃去……

    不料,郎阁刚溜到门口,就被狐妹爸一个绊脚,把他放倒,手中不锈钢刀拍过去,就砍在郎阁手臂之上,狐妹妈一根树枝带杈的棍子也打下去,打在郎阁头上,郎阁头上立即就被钻了两个小口子,鲜血像注射器射出一样喷了出来,郎阁顿时跌倒在地,头破血流,老两口扑了上去,把郎阁扑倒在地,再拿一条毛巾緾在头上,把一根绳索连头带脚绑个结实,只**一个嘴巴一双鼻孔,当然还有两只耳朵,狐妹妈吓得直打哆嗦,不敢近前,狐妹爸把狐妹妈拨到后边,颤抖着声音说:

    “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你把我家女子狐妹那个咧,占了便宜就想跑,不交代清楚你的底细,不把你和我女子的事说清楚,这件事没有个了结,你就别想出这个帐篷门!我就跟你拼命咧!”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3.~世惊煞人”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3.~世惊煞人』3.~世惊煞人 只好叹息着,也是吓得~~着说出了自己的~世,他还说: “不过,我~是说出了我的底细,说出了我的来历,说出了我眼睛为什么会和狼一样发出绿色的光芒,那些发生在荒~野岭,黑~恶~中的可怕故事,只~把你们吓不跑,就算我们有缘……”其实,郎阁这么说,就是不想跟他们这家人再有联系,狐~爸却并不以为然的说: “故事嘛!就是说给人听的,你想说就说,~~
     >> 阅读第3章 3.~世惊煞人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