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人情》·第3章 3.~世惊煞人


    3.身世惊煞人

    只好叹息着,也是吓得颤抖着说出了自己的身世,他还说:

    “不过,我要是说出了我的底细,说出了我的来历,说出了我眼睛为什么会和狼一样发出绿色的光芒,那些发生在荒山野岭,黑山恶洞中的可怕故事,只要把你们吓不跑,就算我们有缘……”其实,郎阁这么说,就是不想跟他们这家人再有联系,狐妹爸却并不以为然的说:

    “故事嘛!就是说给人听的,你想说就说,我们全家人不是都在听着呢!”狐妹妈更是近前一步说:

    “我最爱听的,就是那那些荒山野地的故事!”狐妹更是贴近跟前,说:

    “这位大哥!妹子觉得你这人还不错,也不想再瞒你了,其实妹子最喜欢听故事,而且最爱听的,就是那些你认为害怕的故事,因为妹妹我自小就是在山洞里长大的……”郎阁吃了一惊:

    “啊!你也是自小在山洞里长大的!”狐妹妈赶紧解释更正:

    “我女子说她自小是在山谷长大的,说错了!”狐妹爸说:

    “大男人,说话一点也不利索,赶紧说,看你说了你的那个故事,能把我们一家人谁吓跑!”

    郎阁说:

    好吧!我就给你们讲一个人的故事,一个人近二十年成长的可怕但有趣的故事,你们注意听我说,可别中途走开:

    话说秦岭北麓,一片荒山雪景,在一座面北的山崖上,有一只群狼居住的狼窝洞,洞口,一条狼妈妈正在舌头舔着一只小狼娃,只见小狼娃烦躁不安,狂蹦乱跳,当狼妈妈给它喂奶时,它竟然从妈妈的腹中窜出去,在山崖上乱蹦,但它却因不小心,小蹄滑落失足,从山崖上摔了下去,狼妈妈顺着山崖直接跳下去,拼命奔跑寻找,但因狼娃坠入雪海深渊之中,虽然老狼拼命刨雪寻找,却再也无法看到它的小狼娃……

    老狼站在雪山岩石之中,向天长嚎一声,只见狂风大作,天摇地动,山崩地裂、大雪纷飞……

    严寒的冬天,大雪纷飞,山坡地里,一片片地飘落下来,夹杂着黄土、草叶。树枝、在山路…飘动,起伏。

    严寒的冬天,大雪纷飞,山坡地里,一片片地飘落下来,夹杂着黄土、草叶。树枝、在山路…飘动,起伏。


    在一片山坡地里,山里人正在开山修路,路基上有挖山的、装石的、挑担的,还有拉着架于车填土的,人们正干得热火朝天,公路的一头,一位年龄近三十岁的男子,他虽然是一个瘸子,只见他放下双拐,依靠山坡地棱的墙壁从地上用力的搬起一块石头,然后再艰难的把石头垒在路基边上。

    当他第二次搬石头时,因为没站而稳摔倒,他摸着摔疼的屁股正咧嘴难受,却听到有一个担石头的年小伙子讥笑他:“你看我们郎成将军,平时左右开弓,两把长枪不离身,这会儿又装狗熊了!”

    郎成说:“**人也不能那样,如果让你爸妈都像我一样,左右开弓各带两把长枪,看你还有那么高兴不!”

    另一个担石头的小伙子也走过来说:“是啊,看人不能光看他不足,别看夏大哥腿脚不利索,但杨哥找的媳妇,在我们村子里,除了一只手不好使,就数她人最漂亮,要是将来再给杨哥生个小子,说不定会是我们郎家沟的头名状元!”

    郎成说:“我瘸子讨了个深山老林一只手有殘疾的媳妇,你们还眼红!别拿我那苦命的媳妇说事了好不?提起我那苦命的媳妇,我就难过……”说话间,郎成真的伤心落泪来……

    在路在另一边,村里年轻人围着一个老头子问这问那说:

    “大伯,听说是你去年给郎成说媳妇的,能不能说郎成的媳妇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漂亮的媳妇能嫁给郎成那个瘸子,还有,郎成媳妇那么漂亮为什么手却有残疾?”

    “还听说,这女人和郎成年结婚时就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年长的对年轻人说:“

    “很奇怪,不可告人的事……”老年人说:“要替郎成保密……不然,郎成和他媳妇还有他们的孩子,怎么在村里活人?”

    “到底有多奇怪?到底有什么事!那怕给我们说一点点也行?要不然,我们会赶到你家里去问?”年长的只好叹气说:

    “我只说一个字,你们猜去!”

    “什么字?”年轻人急不可待地问。

    “狼……”年长的人只说了这么一字后,再问不出什么来。

    就在这时,听到村中有人传来消息说:“郎成家生了个胖小子!”

    郎成高兴得跳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家里跑,而同他前后走着的人们却议论纷纷:

    “生了个什么小子!浑身毛绒绒的,那个地方就不像个人把,简直像个狗尾巴!


    “什么狗尾巴,分明是狼尾巴!直直地,也是毛绒绒的!”

    不过,郎成不管媳妇生了个什么仔,不管别人议论什么,有些人甚至不怀好意地对他奸笑,他却说:“山里人那有许多讲究,自家媳妇把娃生在自家炕头上,就是自家的孩子!”

    村里人听到这话,还能说什么,只是有人说:

    “就看这娃将来能长成什么人?”不过有人也说起了正经事:

    “郎成呀!你如今是有媳妇又有儿子的人,在村里可是喜事一件,你啥时候给大家喝喜酒!

    郎成说:“那还用说,我做了爸爸,就是缺吃少穿,也少不了乡亲们一碗喜酒!”

    一间茅屋小院里, 院子里搭着简易棚,摆着几张桌凳,只见郎成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还端起酒碗对大家说:“乡亲们!各位老少爷们!我郎某生来六根不全!要不是乡亲们照顾,别说娶妻生子,恐怕连这条小命也丢了!今天我当爸爸了!有了儿子,所以我准备了几碗水酒,请老少爷们赏光,一起干几碗!我给咱来个先干为敬!”说着,一口气喝干了那碗酒,说了声:“干!”

    “干!干!”大家也高兴地说着,喝着碗里的酒,小院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碰碗、喝酒,划拳声不断传来。

    郎成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端着一碗酒,走到各个桌子跟前劝乡亲们喝酒。

    郎成走到一个老人的桌前继续劝酒。

    一个人问:“给孩子取名了没!”

    “取了,叫郎阁!小名阁阁!”郎成说。有人说:

    “格格,听起来像个女孩子名!”

    “我听说你家小孩毛绒绒的,叫毛孩不是很好吗?

    “叫毛孩不好,其实我们把孩子叫哥哥!不是格格!取得是真正的男人名字!”


    郎成说:

    “名字由人起,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小孩子家,想叫毛孩就叫毛孩,想叫阁阁就叫阁阁!要是都叫成一样的名字,反倒是个麻烦!”一位老妇人说:“听说你儿子长得很特别,能不能抱出来让大家瞧瞧!”

    “对!把你的宝贝儿子抱出来,让大家看看!”另一些人说。

    郎成走进房间,要媳妇把儿子抱出来让大家看,媳妇说:“还是不要让村里人看比较好!怕有些存心不良地人到处胡说作道,给娃造谣,对娃对咱家都不好!”

    郎成三十多岁有媳妇,三十多岁得子,凡事都听媳妇的,于是问:

    “可是乡亲们要看,我们如何回绝!”媳妇说:

    “你就给乡亲们说,我们家孩子最近出天花,传染呢!”

    “对!就这样!”于是,郎成就出来对大家说:“乡亲们!对不起!我们家小孩这两天出天花,大家都知道,那玩意传染!我郞成就对不起乡亲们了!反正,日子长着呢,这往后还希望乡党爷们,多多包涵照顾不是!”

    几个人也就随声附和:“那就算了,看小孩的事不说了,大家喝酒!”

    “喝!干!抄菜!”众人又开始喝酒吃菜,小院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碰碗、喝酒,划拳声不断传来。

    但也有几个年轻小伙子,出于好奇心,就要进去看,郎成就岔在门口,不让这些人进去,这些人吵吵嚷嚷,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咣当一声,郎成媳妇干脆把后屋的门关上!

    想看小孩的人这才扫兴离去,不过,有一个小伙对想看小孩的人说:

    “我有个主意,保证大家能看到那个怪小子的真面目!”

    “什么办法!”几个小伙伴急忙凑到他的跟前问。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4.狼叼小孩长”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4.狼叼小孩长』4.狼~小孩长 “翻后墙呗!”这个小伙说:“~到他家后院,从窗子外边,总是能看得到那个怪小孩,也是郎阁,小阁阁,还有什么小~孩的真面目!” “可是,后墙~有挡狼的圈子和篱笆,外边还堆放一些玉米秆,档得严不透风,如何能走到他家后院去看他家的怪小子!” “你是~人~!后院那些篱笆呀!挡狼的圈子呀,还有柴禾什么的,我们把它移到旁边给我们~条小路不就行了!~~
     >> 阅读第4章 4.狼叼小孩长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