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汉演义》·第2章 第二章 钟会退兵


    江油郡,昨夜阴平激战,尚书郎黄崇舍命护主以致重伤,如今伤势颇重,需要疗养。刘禅亲自前来探望,此时坐在黄崇床边对着军医询问着黄崇的伤势。“陛下,黄将军所中之箭伤虽重却并无性命之忧但需要疗养数月方能愈合啊。”刘禅喜道:“无性命之忧那就好,”刘禅转过头对着站在身后的江油郡守马邈道:“马郡守,纪显我可就交给你了,他在这养伤可要照顾好了,如果有什么差池,我拿你是问。”“陛下放心!臣一定照顾好黄将军。”刘禅又道:“等纪显伤好了,朕亲来接他。”言罢,刘禅没在江油停留率诸葛瞻、张遵等将马不停蹄赶往成都,并且派亲兵携自己亲笔书信赶往剑阁前去通知姜维,并且带上了邓艾的人头,。剑阁,“报!将军,外面有陛下亲兵求见?”一名士兵匆匆忙忙进入政堂向姜维禀报,“快传!”接着一名军士跨门而进,“参见大将军!”姜维急道:“免礼,陛下可有何旨意?”“陛下让我带来一封书信,还有这个。”那军士说着取下身上的包裹又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与姜维,然后便缓缓退到一边。姜维打开书信,一看之下脸色巨变。连忙打开那个包裹,打开之后在场的将军全部震惊,大家简直不敢相信,那包裹里面赫然就是邓艾的人头,诸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姜维随即把书信给诸将看,董厥从震惊回过神来,喜道:“伯约,陛下能有如此成就,实乃天佑我大汉啊!”姜维也道:“是啊!陛下一直受黄皓那奸佞所迷惑,如今清醒过来乃我国家之幸事。”“来呀,将邓艾人头送往钟会军中。”此刻,钟会正在营中与众将商议退兵事宜,忽闻汉军使节求见,于是召见其使,汉使一进营寨冲着钟会遥遥一辑,道:“见过将军!”钟会道:“免礼!不知汉使今次来访所为何事?”汉使晒然道:“奉我家将军之命,送上一份礼物。”言罢,那汉军小吏从包裹里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递与一个魏军士卒手中,那士卒将这盒子呈与钟会。钟会打开一看,霎时,脸色惨白,那汉使冲钟会抱拳一辑,道:“将军,礼物你们已收到,我也该回去复命了,告辞!”话音落下,那汉军小吏便踏帐而出。钟会痴痴的望着邓艾的人头,心里已经清楚了,看来邓士载偷渡阴平失败了,为汉军所杀了,同时,他心里还有一分窃喜,钟会与邓艾素来不合,邓艾死了,以后他可少了一个劲敌了。胡烈、夏侯威等将上前问道:“将军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钟会沉声道:“还能怎么办,退兵汉中。”


    竖日,与姜维相持剑阁的魏军钟会拔营起寨,缓缓退往汉中。而姜维他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洛阳晋王府晋王司马昭此时有点生气这次伐蜀本来是势在必行的,如今不仅折了大将邓艾,而且钟会大军居然被一座小小的剑阁所阻,如今虽然夺了汉中可蜀汉政权还没灭亡。本来朝中多数文武都不支持先伐蜀汉,而应该先伐吴,现在这次伐蜀受挫,朝中文武响应必定更加激烈。加上钟会又手握重兵在汉中,司马昭清楚钟会此人素有野心,本来还有邓艾可以制衡他,现在邓艾已经死了,若放任他在汉中此早会生变,应急早调回。

    次日早朝,魏元帝曹奂下令厚葬邓艾,并追封其为东亭侯,此时的魏国朝野已经是晋王司马昭说的算得,曹奂已经成了傀儡,满朝皆是他的心腹。如今朝中的大臣皆言蜀国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有姜维扼守剑阁,一时半会恐不可取啊!朝中文武一致认为应该先攻吴。于是司马昭不得不把矛头暂时先指向东吴,另外,司马昭即刻以皇帝名义拟了一份圣旨,传钟会回来,并让他把兵权暂时交给胡烈掌管。因为司马昭实在不放心把10万大军都交给钟会。


    蜀汉成都,刘禅已经坐着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刚到寝宫就想先休息一下的刘禅被黄皓的突然惊扰给打断。刘禅心里想的是先休息一下等到明天在收拾这个奸佞,不曾想这个黄皓连夜就来了,急着跑来找死吗?黄皓一进到刘禅寝宫便急道:“陛下,您这是到哪去了,可急死老奴了?”刘禅心道我去哪用的着你管吗?强压住火气:“朕去阴平伏击邓艾了,你有意见吗?”黄皓心道:皇帝今天怎么这么冲啊?跟以前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陛下去阴平伏击邓艾?邓艾怎么会去阴平?难道他要偷袭我国?那陛下您没受伤吧。”黄皓道,刘禅道:“托你洪福,朕还活着,行了有什么事明日早朝再说,朕累了。”黄皓只得悻悻离开寝宫。

    蜀汉成都次日早朝,诸葛瞻进言:“陛下,昨夜御林军在皇宫后花园发现魏国细作,据他所言我国有奸贼有他国往来密切,还有他身上书信为证。”刘禅道:“哦?有此事?可查出此人是谁?”诸葛瞻道:“已经查出,此人便是中常侍大人!”黄皓傻了,怎么关系到自己了,:“诸葛瞻你别血口喷人,我何时与魏国往来书信,”“有证据在此,说着诸葛瞻从怀里拿出一叠书信,递于刘禅和总百官观看,黄皓道:“区区几封书信,就能诬告我与魏国往来吗?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诸葛瞻道:“我有人证,带上来,”紧接着从殿门有两名兵士压着一个一身黑衣之人,那黑衣人见到刘禅顿时跪倒在地道:“皇上,您饶我一命吧!我吧我知道的都告诉您,只要您放我一马,我保证不再为魏国做事了。”诸葛瞻指着黄皓道:“这个人你认识吗?要说实话敢有半句假话把你舌头割下来。”那黑衣人倒吸一口凉气,望着黄皓道:“认识认识,我经常来这给黄大人送信。”黄皓怒道:“胡说八道,你看清楚,你真见过我吗。”刘禅道:“别怕,你尽管说,要说实话,我保证不杀你,还要赏你,若有假话,定斩不饶。”那黑衣人顿时一个激灵:“我是晋王司马昭的门客,晋王派我潜入西蜀,一来,打探蜀军情报,二来就是方便与黄大人联系,以便日后可里应外合,晋王还答应日后攻破成都让黄大人做西川王。”黄皓气的发抖:“你满口胡言,陛下,”“行了!好你个黄皓朕待你不薄啊!没想到你是个卖主求荣的货色,来呀!将黄皓拖出去即刻车裂。”刘禅怒道。黄皓脸色煞白:“陛下臣冤枉啊!臣冤枉啊!”直到被拖出大殿还在喊着。刘禅此时满脸欣慰之色,终于除掉这个奸佞之徒了。其实,这是刘禅自导的一场戏罢了,位的就是要除掉黄皓,如今大快人心。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益州士族”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益州士族』成都。 刘禅行~的~书房内,尚书令樊建、~郎郤正、卫将军诸葛瞻等几位大臣此刻正聚集此~议事。刘禅从~平回来之后,就开始关心政事了。这让他们既~惊讶同时心里也有点欣慰。“陛~,我益州如今各郡官府的府库共有金银各二千斤,国库共有米粮四十余万斛,锦绮彩绢各二十万匹。”~郎郤正此刻正在向着刘禅汇报着。历史~蜀汉的经济一直都很不错,特别是蜀锦天~闻名。由于益州基础和自然条件好,加~~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益州士族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