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第3章 第三章 伍君壁寂寞无聊的心被~轻轻挠了一下


    伍君壁却无动于衷。不是他不想行动,而是不知道如何行动。别人可以通过上面的人打招呼,写条子,伍君壁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别人可以通过汇报工作,说想法,谈打算,热情邀请领导下去指导工作,伍君壁不是部门一把手,政协即使有事,也轮不上他一个专委会副主任去汇报。

    伍君壁无精打采,慢腾腾离开会场,瞥见原本兴高采烈,满面喜庆的唐啸林,不知为何却变得神情萎顿,一脸铁青。伍君壁想上前跟他打个招呼,一转眼唐啸林消失在人群里,不见了。

    伍君壁一个人在昌茂市,买菜烧饭他嫌烦,早点在他住的小区附近吃,中餐晚饭就在政府机关食堂随便对付。在秀林县,他也是一个人,却能做到“锅灶搭在脚背上——走到哪吃到哪”,有时一餐饭,同时有三四伙人相邀,他不得不答应一家,推掉其他几家。现在一下班,只能往机关食堂走,鬼也不会请他吃饭,即使政协同事有饭局,那也是看他一个人顺便叫上他,充当蹭饭作陪的主。

    回到住处,伍君壁打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听了甚是高兴,并一再嘱咐他,不要老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子里,有空要多出去走走。又说,毛毛今天放学回来高兴死了,说是那篇经你点拨修改的作文受到老师表扬,并被当作优秀范文在班上宣读。伍君壁想像儿子兴奋的样子,不但高兴不起来,心里反倒充满无限酸楚,陪伴教育儿子的时间的确是太少了。

    晚上十点,唐啸林拍开了伍君壁的门。伍君壁租借的一室一厅房子,正好与唐啸林家同在一个小区。昌茂市尚没被改造的老居住区,目前仅存两处,一处是这里,一处是三角里。这里离他上班的地方远,但房租便宜。

    伍君壁开门笑道:“怎么,又跟嫂子闹别扭了?”伍君壁虽说租借这所房子才半个月,唐啸林跟老婆闹别扭已经来这里挤过伍君壁两回了。唐啸林之所以不去招待所或别的地方过夜,是怕回去以后跟老婆说不清楚。

    唐啸林叹了一口气:“唉,我老婆那火爆脾气,真是有点受不了!”又说:“下面看见你灯还亮着,没跟你打电话就上来了。”

    伍君壁泡好茶端到唐啸林面前,刚想说,下午散会想和你一起回办公室,可转眼你就不见了,唐没等他开口就站起身来,“走,找家夜宵摊喝杯酒去!”伍君壁肚子正好有点饿,说:“也好。”便一同下楼,到小区附近的街面上,找到一家既干净又没其他客人的夜宵摊。


    喝了两口酒,唐啸林说:“你知道封雨鹤是谁吗?”

    伍君壁不解:“什么意思?”

    唐啸林:“怎么也没想到,来当市长的竟会是他!”接着又说:“你还记的我给你讲的林茂县的县长吗?”

    “难道……”

    唐啸林说,他回到家跟老婆说,他那个冤家死对头封雨鹤来当市长了。他老婆便大骂他当初太傻,太仁慈,为什么那么顺利让封雨鹤当上县长。

    唐啸林喝了一口酒,说:“我当时并不知道他背上有根筋,更不知道他是那种人。如果早知道,我就不会那么老老实实贯彻组织意图,积极做工作,让他在人大会上顺利当选。”

    到基层磨练了几年的伍君壁,也懂得了基层选举的一些游戏规则。党政领导干部的任免是有区别的,党内领导干部可以直接任免,政府领导干部则必须通过人大会议任免程序。县人大主任同时也是县常委,贯彻上级组织意图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每个代表手里都握着“庄严而又神圣”的一票,如果县委书记有其它想法,不愿贯彻组织意图,背地里做些手脚,刚来不久,没有什么群众基础的“代县长”,极有可能遭遇不能过“法定票数”的尴尬而落选。落选后只有**尾巴,灰溜溜地走人。至于这里不行,“组织上”又将把他弄到其它地方去任职,那是另外一回事。人大选举看似“走过场”,万一这个“场”走不过去,“组织上”只能干瞪眼另想办法。

    伍君壁这才弄清楚,散会时唐啸林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伍君壁安慰道:“封雨鹤难道可以一手遮天?不是还有潘书记吗?”


    唐啸林苦笑道:“潘书记这个人我是听说过的,老书记,老江湖了。做人做官,四平八稳,没有什么大的建树,也没有什么大的过失,要不然他先后当了两个市的书记,快退休还来我们市继续当他的书记。他一定会让那个姓封的顺利当上市长,不会为难他跟他争个高低的。”

    遭遇“政治大地震”的昌茂市,目前急需要的不是大刀阔斧,积极进取的市委书记,而是能把控局面,四平八稳的市委书记,稳定压倒一切嘛!老成持重的老书记潘怀玉,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伍君壁不得不佩服省委省政府在用人方面的高瞻远瞩,更佩服封雨鹤背上的那根筋的运筹帷幄和巧妙安排。

    官场学问真是深奥无比。伍君壁这样想着,唐啸林又说:“我是彻底没戏了。不过老弟,你跟我不同。”

    “我跟你都没有政治背景,有什么不同?”

    “你还年轻啊,再说又有文凭。”

    伍君壁大笑:“你还以为是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的那个年代?别翻老黄历了!”

    唐啸林很认真地说:“你的文凭,跟别人的不一样。在我们市,还能找出第二个博士来吗!”

    可惜伍君壁获得的是一直让他挺闹心的哲学博士头衔。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哲学博士不具有或很少具有现世用途,不像专业性、实用性很强,深受用人单位欢迎的诸如工程学博士。这也是省师范大学一直把他放在党委办公室打杂,后又把他放下来挂职锻炼的原因之一。伍君壁叹了一口气说:“博士怎么样,林市长不是说我,博士博士,不会干事吗!”


    “那是因为你是安的人,林想方设法要排挤你,才这样说的。”唐啸林又说:“你有头脑,有文才,又年轻,形象又好,不会埋没你太久的,干事业终归还得需要人才,干部提拔重用,说到底主要还是靠能力和政绩,那些靠拉关系抱粗腿,买官卖官的,在我们党内毕竟还是少数。”

    尽管知道唐啸林是在安慰他,但伍君壁觉得他说的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博士头衔这全市独一无二的的身份,说不定能招来某个领导的青睐,至少得到领导赏识的机率要比别人大一些。万一哪天又走“狗屎运”让他攀上哪根高枝,领导要提拔重用他,完全可以把他这一独特的身份和他能说会写的才能,理由充分的摆到桌面上。想到这,伍君壁有些高兴,他端起还剩小半杯酒的杯子,碰了一下唐啸林放在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唐啸林抽出几张纸巾,又在揩拭眼角溢出的黄颜色分泌物。他眼睛受过伤,痊愈后留下眼角经常渗出像眼屎一样的分泌物的毛病。他任乡党委书记的时候,凡事都身先士卒,一次下乡抓计划生育工作,碰到一个不肯去做结扎手术的“钉子户”,在拉拉扯扯过程中,不小心被人打伤了眼睛。他老婆因此常在人面前替丈夫抱屈:“为了工作,我家老唐把眼睛都搞坏了,没想还弄到今天这个下场!”心气不顺时又拿唐啸林的眼疾开涮:“别人说跌鼓(倒霉)生眼屎,看来你这一辈子只有跌鼓的份!”

    唐啸林老婆说他跌鼓生眼屎,还真是灵验,一辆宝马轿车从他们身边驶过,溅了唐啸林一身脏水,伍君壁身上竟一点也没沾上。老城区水泥马路破损不堪,到处坑坑洼洼,南方四月雨水天气,坑里积满脏水。宝马车避让掉左边的大坑,却没能躲过右边的坑。正窝火憋气的唐啸林,顺手操起桌上的空酒瓶,扔出去砸在轿车后备箱盖上。

    汽车停住了,从驾驶室出来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她朝夜宵摊位望了望,又绕到车后看了看,也许是后备箱盖没有明显的凹瘪和刮擦痕迹,她一句话没说,转回身打开驾驶室门正打算离开,唐啸林却骂道:“你眼睛瞎了,会不会开车!”那女人“嘭”地一声把车门关上,“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没说你,你还骂人!”边说边朝这边走来。伍君壁一把没拉住,唐啸林已气冲冲迎上去。伍君壁在后面喊:“算了算了!”也跟了过去。

    及至他们走近了,那女人认出了唐啸林,语气变得缓和了:“哦,是唐书记呀!”看见唐啸林被溅湿的衣服,又抱歉道:“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唐啸林不好再发作,只说:“是小宋啊,以后开车看着点。”

    伍君壁发现面前这位被称为小宋的年轻女人,很漂亮,很有气质,心里一动,不禁多看了两眼。见唐啸林身边站着一位帅哥,那女人也拿眼角瞟了伍君壁两眼。伍君壁看了看汽车后备箱盖,又用手摸了摸,望着美女讨好地说:“还好还好。”女人微笑地朝伍君壁轻**了一下头,“不碍事的。”普通话说得非常标准,声音很柔和,很有磁性,非常好听,像伸出的一只小手,轻轻地挠了一下伍君壁那颗寂寞无聊的心。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林~跳楼自杀了”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林~跳楼自杀了』车子开走了,伍君壁望着汽车远去的尾灯,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唐啸林取笑道:“怎么,看见~就迈不动~了!”回到~位,伍君壁问这个~是谁。唐啸林:“你刚来,当然不知道。这个~可是我们市有名的~际花。” “我听你~她小宋,宋什么?” “我劝你最好别沾~她。玩政治最好别玩~!你看多少达官显贵都栽倒在~的石榴~~。”不过,唐啸林还是介绍说,她~宋语嫣,翠烟楼大酒~~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林~跳楼自杀了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