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年记事》·第2章 救美


    去县城我是要见卢老师。

    到县城后,我没直接去学校,用手机给卢老师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

    她略微沉思,然后就答应了。

    我约她到县城“样样红”咖啡厅。(名字土吧,我们县城就是如此)

    她到了。

    我看到她,精神为之一振,她看来是精心打扮过的。虽然咖啡厅灯光昏暗,但她的出现,的确能亮瞎人的眼晴,我的头脑彻底清醒了。

    “成杰。”卢老师叫醒发愣的我。我赶忙招呼她坐下,点了咖啡。

    卢老师全名叫卢小萍,是我的语文老师,二十七岁,听说当初是省城师范大学的才女,只因为家里没关系,在我们学校辛苦工作五年了,转不了正。更可气的是,我们好色成性的校长尹浩南,见卢老师端庄秀丽,以转正为要挟,要占卢老师的便宜。卢老师几次不从,尹浩南竟要以裁员为名,辞退卢老师。卢老师欲哭无泪,她家里人劝她给管事的人,也就是给校长尹浩南送点礼。卢老师觉得尹浩南贪幕的并不是她的钱,而是她的身体,这份礼太大,她送不起。但是她不从,尹浩南就要辞退她,她家境不好,父母就盼着孩子工作能稳定下来,最后,卢老师狠下决心,要把自己送给尹浩南。尹浩南知情后,十分高兴,几天晚上不回家,在单位加班,名为加班,实为避开家里的母老虎,给身体积蓄力量,准备大块朵颐享受卢老师这顿美餐。却没想到被我给撞上了。

    那天的情况是这样的。高峰和我在县轧钢厂篮球队打完球后,喝了点酒回学校。路上,边走边谈学校的女人,他说谁谁谁好看,我说谁谁谁好看。争来争去。

    我说学校里最好看的,要说是卢小萍。

    高峰取笑我说,你真胆大,你爹有钱,也不能什么都干啊,老师的心思你也敢打。

    我借着酒劲,笑着说,老师怎么了,老师也有七情六欲,我玩的就是老师。


    这话让旁边遛弯的几个同学听到了。

    我说,看什么看,找打啊。

    他们看我一米八多的大高个儿,校篮球队的,嘴里嘟囔着,知趣的走开了。

    高峰说,你牛,你牛,我还是哄哄我篮球队的学妹去吧。

    我也知道自己是酒壮怂人胆,说说而已。高峰走了,我自己回宿舍,因为谈到卢老师,不由的在路过卢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往里看了一眼,却看到灯光下晃过一个秃头的影子。继而,灯就灭了。

    我心说不好,有情况。心里倒了五味瓶,没想到看似文静的卢小萍口味这么重。我平常在学校捉奸贯了,心里痒痒地不行,倒要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我慢慢潜伏到卢老师的墙跟底下。一听不要紧,没想到是尹浩南这个色魔。

    他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急躁地央求着卢老师。

    “小萍,你都答应了,咱们就开始吧,时间不早喽……”

    卢老师的声音带着哭腔,“尹浩南,你可要说话算话。”

    尹浩南急切地说:“谁说话不算话,谁就是个龟儿子。”

    卢老师说:“不行,你得立个字据。”

    尹浩南不耐烦的说:“立什么字据,我老尹话说出去,那就是一颗钉儿……”


    卢老师“啊”一声叫,可见尹浩南已经等不急要下手了。

    我当时,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勇气。

    转到门前,啪啪砸门。

    里边立刻慌乱。

    许久,门开了,只见卢老师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姓尹的,肯定躲在床底下了。

    我傻了,不知怎么说。

    “霍成杰,这,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卢老师慌乱不已,远没有给我们讲课时从容投入。

    我脑子飞快旋转,也不忘看卢老师的身体。

    她没顾上带罩罩,胸前耸立的两粒很突出,白白的衬衫透出一点紫的颜色来。衬衫中间一条缝,**诱人的沟谷,我陶醉了。

    “有什么事吗,成杰?”卢老师从容了些,也正是她这声叫,没叫我全名,才让我计上心头。另外,我是差学生不假,但我语文学的还凑合,特别是作文,得到过不少老师的肯定,当然这里边有老师们吹捧的成份,他们都知道我爹。但卢老师不是,他不知道我的背景,连我其他的课上的一塌糊涂她都不知道。在课上,因为我的作文好,狠狠地表扬了我好几次,说我有作家的天份,让我兴奋不已。

    说时迟,那时快,我紧接着卢老师说了一番话。

    我说,“表姐,我爹给我又打了电话,说让我和你说一下,如果实在在咱们学校转不了正,他帮你调到别的学校,市一中,有熟人,能办。”


    卢老师愣了:“什……什么?”

    我怕她说漏了,“表姐,这事我姨没和你说吗?这就是姨的不是了,是,我姨和我妈闹了点别扭,但是我爹霍润东,不是个小气的人,他早和姨说了。”

    一听我爹霍润东的名号,卢老师彻底明白了,明白我是来替他解围的。

    “成杰,姨夫真是这么说的?”

    我肯定地和她说:“我爹就是这么说的,表姐,这事你就听我的吧,妈的,这破学校还转不了正,咱不干了。回头市里合并学校的时候,让他们把这学校撤了,让他们校领导这帮孙子们喝西北风去,都下放乡镇。妈的……”

    卢老师很聪明,“小杰,在学校别老表姐表姐的叫,别人听见了不好。”

    我更聪明,“行,表姐,你歇着吧,我这就给我爹打电话,说你同意了,调市一中去,我爹整天和市长一起喝酒,立马解散了这个烂学校……”

    后来的事,就简单多了,秃头尹浩南没沾上卢老师的便宜,劝卢老师不要调走,利索地给卢老师转了正,还整天腆着脸求卢老师,让她和她姨夫,也就是我爹说说,别合并了学校。他深知我爹的能量。

    而我呢,就当没这回事,见了他,还校长校长的叫着,还尹叔尹叔地叫着,他看见我,就像看见小祖宗,就差摆在家里供着了。

    说实话,在这个时候,我真的感谢我爹,是我爹给了我无尚荣耀,给了我高人一头的霸气,撤一个学校,对我爹那真是小KISS。

    但谁又料想,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和~而睡”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和~而睡』在感叹我的文学天分的时候,我不禁~说自己也很有~天分。 把卢老师约出来简单,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太难了。 我现在在她面前,能呼~到~呼~,我们的呼~,混合在一起。 其实,我并不比秃头尹浩南更高尚,我同样觊觎于卢老师的美色,不知多少次,在梦里,我一边轻轻地呼唤着卢老师的名字,一边把~~向自己的私~…… 我搜肠刮~在想辙。 ~~
     >> 阅读第3章 和~而睡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