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女人:情乱一生》·第3章 风韵老板娘


    刚才吧台前燕子和客人的对话,都被莫寒听得清清楚楚,他心里暗喜,静静躲过了一劫,只是中午躲过了,那晚上呢?即便初一躲过了,那还有十五呢?身处在这种环境里,是怎么都躲不掉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心痛起来,这时静静走过来,笑嘻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莫寒,你知道茶叶放在什么地方吗?”

    “你怎么知道我叫莫寒,你不是今天才刚来吗?”

    “是啊!我是今天刚来,老板娘喊你收拾东西的时候,我自然也听到你名字了。”   

    “呵呵!你记性倒不错,一遍就记得了。”莫寒边说边找到了茶叶,捏了一点放到纸上,递给静静。

    静静笑眯眯地接过茶叶,然后非常暧昧地又拍了一下莫寒的肩膀,这一举动让莫寒有点受宠若惊:“难道这小妮子对我有意思?不可能,还是别多想了,在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爱情呢?”

    晚上,店里只来了一桌客人,点了芳芳和燕子作陪,看来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静静这般年龄小的且身体没有发育成熟的小姑娘,像燕子这种肉感丰富的女人,还是占有很大市场的。


    “玉香阁”只是一家小型的饭店,面积大约一百平方而已,没有大厅,只有四个包间,按风格级别分为ABCD,依次是春风轩、丽水轩、曼云轩、听雨轩,这老板娘真会给包间取名,风水占了,云雨也占了,既是风水宝地,又是云雨之所。

    老板娘张欣是地地道道的本市人,幼师毕业后就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这一干就是十多年,她老公是一家中学的教书先生,两个人可算是门当户对,婚后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但勉强也过得去。

    但自从有了一双儿女之后,原本勉强过得去的生活变成了无法再勉强了,于是她毅然决然地辞掉了幼儿园的工作,倾其所有积蓄开了这家“玉香阁”饭店,初开之时是正规的饭店,生意也算红火,但自从隔壁新开了一家酒店之后,她的生意就日渐凋零了。

    在尝试了多番努力无果的情况下,一个女伴给她出了一个主意,于是玉香阁饭店便改头换面成了今时今日提供3陪服务的饭店,所谓3陪在这里是陪吃,陪聊,陪杂毛。(注:杂毛一词在这里属方言,也就是操的意思)

    此刻老板娘悠闲地坐在吧台外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她一贯的歌曲:“还有多少话要说,还有多少泪要流,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爱……这是当下最为流行的一首黑龙的歌曲《回心转意》。

    印象中,她不哼其他的歌曲,就只这一首,看她陶醉的架势,真打算唱到老死也誓不罢休了,她从来不穿其他颜色的衣服,永远只穿一袭黑色,更凸显了她白到刺眼的皮肤,她不只外表风韵犹存,骨子里也透着一股S劲。

    说好听点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娘,说难听点她就是一个老鸨子而已,她虽然不像古时的老鸨子一样手摇团扇,但她用的小灵通从不离手,即便上厕所,洗澡也要随身携带,从没有算过她一天要接多少电话,其实根本也算不清楚。


    这时燕子提着**从包间走出来,大大咧咧地朝老板娘说:“这桌的两个客人真够牛B的,一小时办了我两次,芳芳也被办了两次。”她言语之中透露着铜臭般的喜悦。

    “你能不能提好**再出来,每次都这样,都说你几次了?我们虽然是干这行的,但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了。”老板娘不屑地看着她说。

    “是!是!我下次注意。”燕子连连答应着,然后又惊叫道:“哎呀!我只忙着出来给你报单子,裤头落在包间忘记穿上了。”

    老板娘噗嗤笑道:“你呀!什么时候能长点记性,毛毛躁躁的,还不赶紧回去穿上,小心牛仔裤拉伤了你的下水道。”

    一直坐在吧台里面的静静也忍不住偷偷笑着,今晚没有她什么事,她正乐得自在!

    老板娘的小灵通又响了,她接了电话,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娇笑说:“是刘秘书呀!小妹的店重新开张许多日了,怎么也不来捧捧场呢?”


    电话里一个男子的声音说:“别秘书秘书的叫我,台面上喊我秘书,私地下还是喊我刘哥吧!这样听着亲切,你下午说你店里来了一个雏燕,未被开封,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还不到十六岁呢?小姑娘长得特水灵,要不要过来尝尝鲜?”

    “那你给我留着,明天中午一定过去。”

    “好的,好的,那我这厢扫榻恭候刘哥大驾了。”老板娘喜滋滋地挂了电话,心道:“财神爷啊!这老色鬼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不轻。”

    她回头对静静安排道:“明天要来一位重要客人,你可要好好准备呀!放心,张姐我不会亏待你的。”

    静静的心咯噔一下,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这是她的命,她无从选择,身处沼泽地,就无法一身清。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晚~十点过后,玉~阁饭店就冷冷清清只剩~莫寒一个人了,吃饭的客人走了,老板娘、大厨二厨以及那些小~都~班各忙各的事情去了,所有的喧嚣浮华,灯~酒绿,在这一刻都~去了忙碌的外~,~~~的状态。 今天是莫寒到这里工作的第二天,他是昨天~午被老板娘从紫川市劳务市场找来的,当时他~无分文,两顿没有吃~了,面黄肌瘦,两眼无神地呆在劳务市场里,像牲~一样等待着被看中~老板牵走。 ~~
     >> 阅读第4章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