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前世再续项王恋》·第3章 梦回千年~何处(三)


    小忆连忙将绊倒在地的云霏儿扶起,关切的问道:“云姐,磕到了没?”

    霏儿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了,便微微笑了笑:“无事。”心里却并未缓过神来,想不到自己居然遇到了项羽?历史上著名的楚霸王。如果回到现代和朋友们说说,她们肯定会以为我吃错药了。想到这里,霏儿不禁偷偷乐了。

    小忆有些愣愣的望着霏儿:“云姐,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霏儿笑了笑,便拉小忆快步往回走去。

    她们走到木屋前,见妇人在门外等侯。

    小忆走上前来:“娘,我方才带云姐出去转了一下。”

    妇人点点头,看向云霏儿:“云姑娘来此地,可有投靠的亲戚?”

    霏儿摇摇头,在这个时代自己哪有什么亲人。

    小忆见此,便拉住霏儿的手:“娘,您就让云姐在这儿住下吧。”

    妇人看了看她,便叹了口气:“既如此,就把院外那间西屋打扫出来,委屈云姑娘暂时住那了。”

    霏儿谢过了妇人便同小忆进去了。

    来到西屋因许久无人住,桌子,地面都蒙了层灰尘。


    两人便开工收拾起来,不一会功夫屋内就整洁了不少。

    霏儿擦了擦额头的汗看向小忆,俩人相视一笑。

    从小忆口中得知她们母女在这生活有些贫寒,妇人靠织布卖布为生。霏儿心想自己在这里什么都不会,自力更生都难。看来还得想办法穿越回去,毕竟那里照顾自己的爸爸妈妈。

    吃过晚饭后,小忆帮她把床铺好,便对霏儿说:“云姐,早点歇下吧。”

    “嗯,妹妹也休息去吧。”

    关上了房门,吹灭了蜡烛,霏儿宽衣躺在了**。

    这床确实不怎么舒坦,硬梆梆的,一翻身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这让霏儿怀念起家里软绵绵的大床了,但想到自己来到这能被好心人收留,总比露宿在外面好多了。

    夜,一片寂静。

    云霏儿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眠。思绪由从前到现在,一股脑儿的全乱缠在了一起。

    迷糊之中听到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这声音好熟悉。细听,是妈妈!

    她坐起身来,四周漆黑一片。忽然,头上方出现耀眼的一团光束,霏儿感觉到自己竟不自觉的融进了光束中。

    睁眼时看到四周烟雾朦胧,所有的一切都好似消失了般。

    “霏儿!”有人在唤她。


    “妈妈,你在哪里?”霏儿望着前方大喊。

    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侧身走过,好像并没有看到一旁的霏儿。

    霏儿追上前去,看到竟然是自己家里的客厅。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边抽烟便看手里的书报。

    爸爸!那人是爸爸!霏儿走上前去却发现自己根本进不去,前面像隔了一层厚厚的透明墙。

    “爸爸,你看到我了吗?”霏儿不停的对着里面的西服男子招手,但却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客厅里有人打开门,是妈妈进来了。霏儿无论怎么大喊,他们都没任何反应。“天哪,这到底怎么了?霏儿望着里面,自己就好似透明的一样。

    看见妈妈倒了一杯奶咖递给了爸爸,“老公,你累了就去睡吧。”

    云钲海点点头,站起身来:“明日因工作原因要出差一周,可以暂时让霏儿去他奶奶家住几天吧。”霏儿感觉有些奇怪,他们不知道我不见了吗?怎么跟没事一样呢?

    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着睡衣的女孩。

    霏儿惊住了,那女孩!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那我是谁?我是云霏儿啊!她使劲推那扇隔绝的玻璃门,却无济于事。

    我该怎么办?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只见那女孩走到妈妈跟前:“爸爸,我还是想和妈妈在一块。”妈妈笑了笑,一脸宠溺的看着那个女孩。

    霏儿默默转过身来,我又该往何处去呢?

    当她再回头时,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刚刚看到的难道只是幻影?

    四周又恢复了一片漆黑沉寂,霏儿摸着黑往前走。终于看到了一丝亮光,走到跟前。“啊!”霏儿一声尖叫,身子竟随着亮光直直的坠落下去。

    霏儿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还在**。

    她坐起身来,刚刚是在做梦吗?好真实的梦!可它预示着什么呢?

    她望向窗外,远处夜色渐渐变淡了,看来天快要明了。

    这时,耳畔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笛声,其声如泣,如诉,如怨。丝丝缕缕,若有若无。

    云霏儿静静地侧耳聆听,曲子很好听。但听起来却很忧伤,为这里的沉寂平添了几分落寞。

    她起身穿上了衣服,悄悄的走出了木屋。

    是真?是幻?光影重叠间,似乎也交换了她的一生…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几多惆怅凭谁诉(一)”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几多惆怅凭谁诉(一)』天,还有些灰蒙蒙的。 云霏儿站在外面,空气中传来~阵树林里特有的清~,~心旷神怡。 这里的空气真好,霏儿~了~懒~。 想起昨夜的梦,~现在脑子还理不清头绪。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既来之则安之。”霏儿自我安慰道。 悠扬的笛~似有若无,霏儿循着笛~方向望去。 ~音是从木屋~树林中传来的,谁在一大清早吹~~
     >> 阅读第4章 几多惆怅凭谁诉(一)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