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与地窖里的红粉》·第2章 第二章 ~~,我一定要找到你


    飞驰的火车上,一个和点点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正紧锁双眉,一遍遍拨打着点点的手机,手机那端机械而标准的女声始终用中英文交替地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个姑娘就是点点的双胞胎妹妹思雨,其实,点点真正的名字叫思桐。此时的思雨忧虑万分:姐姐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否则,她不会连我的毕业典礼都不来,更不会把手机也关了。

    思雨锲而不舍地拨打着姐姐的电话,但电话始终关机,思雨恨不能马上飞到*市,飞到姐姐身边。

    窗外的景色一闪而过,往事一幕幕浮现在思雨脑海里。

    思桐、思雨出生一个偏僻的**村,她们的降临,给家里带来无尽的痛苦,她们的妈妈因难产离开了这个世界,爸爸认定这两个孩子是克星,一怒之下,没看孩子一眼就外出打工,姐妹二人随年迈的奶奶生活。

    姐妹二人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性格却差别很大。

    姐姐思桐活泼好动,很冲动。

    妹妹思雨冰雪聪明,很文静。

    村里所有人都认为思桐思雨是克星,孩子都欺负思桐思雨。

    一次,一个调皮的孩子冲姐妹二人襏大声喊:“丧门星,丧门星,思桐思雨丧门星,先克死妈妈,再克死自己。”其他孩子一边笑一边往姐妹二人头上扔草叶和石子。

    思桐立刻冲上前,一边对那个调皮的孩子动了手脚,一边龇牙咧嘴地说:“你去死吧,我妈是我克死的,跟妹妹没关系,我是丧门星,我妹妹不是。”

    旁边的孩子们一拥而上,把思桐打得鼻青眼肿,思雨咬着**不说话,她拉着姐姐悄悄离开。

    晚上,这些孩子受到了父母最严厉的惩罚。

    思雨找过他们的父母,思雨说:“反正我和姐姐是克星,是丧门星,你们都知道的,如果你们家的孩子再欺负我们一次,我们就成天在你们家门口丧门你们,丧门死你们全襏家。”

    愚昧的村襏民平日里本来就对这姐妹二人很忌讳,而现在,七、八岁的小女孩恶狠狠地说出这样的话,更让他们直冒冷汗,于是,他们用最严厉的家法对各自的孩子进行了管襏教。


    从那以后,村里的孩子再也不敢欺负姐妹二人了。

    上学了,思桐的学习出奇地差,思雨的学习出奇地好。

    他们的爸爸从来也没有回过家,没有看她们一眼,但每年都捎钱给奶奶,虽然生活很清贫,但也是衣食无忧。

    思桐思雨十五岁那年,她们的父亲没了音讯,没有了经济来源,奶奶又得了严重的风湿病,姐姐思桐就到了*市打工,挣钱供养妹妹读书,给奶奶治病。

    ……

    火车的汽笛声打断了思雨的思绪,火车到站了。

    思雨坐上公交车直奔开发区的雁山路。

    思桐在*市打工5年,从没有带思雨来过,只是说自己在开发区雁山路的一个大型超市里当卖货员。

    雁山路,很普通的一条南北路,思雨从北走到南,又从南走到北,始终没有看见一个大型的超市,这条街更多的是不起眼的理发店、休闲屋。

    思雨徘徊在雁山路,突然身后一个人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阵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点点,猜,我是谁?”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点点。”思雨冷静地回答。

    “呵呵,你不是点点是谁?扒了皮我认识你的骨头。”

    “我真的不是点点。”思雨此时明白了,这个女人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点点,而她所说的点点,可能就是自己的双胞胎姐姐思桐。

    思雨心里一阵惊喜。


    “你失忆了吗?点点,我是小荷。”

    小荷绕到思雨面前,捧起思雨的脸,奇怪地看着这张脸。

    思雨也看到浓妆艳抹的小荷。

    “点点,你这只聒噪的小麻雀现在怎么了?”小荷苦恼地说,“你真的失忆了?以前你早该像猴子一样地把我抱起来了,怎么了?”

    小荷双手使劲挤着这张脸。

    “姐姐,你把我的脸挤成核桃了。”思雨苦笑着说。

    小荷猛地放开了手。

    “你叫我什么?姐姐?你该叫我荷包蛋的,你难道真的不是点点?”

    “你说的点点可能是我姐姐。”

    “你……你就是点点说的双胞胎妹妹吧?”

    “是,是。”

    思雨激动万分,**地拉住小荷的胳膊。

    从小荷那儿,思雨知道关于姐姐的一切。

    姐姐15岁进城打工,没有哪个工厂愿意用童工,她走投无路的时候,看见一个发廊上贴着招学徒的广告,就进了发廊,最后,成了发廊女,另外起了个名字叫点点。

    “点点就怕你将来知道自己是个发廊女而瞧不起自己,她很为你骄傲,一说起你来就眉飞色舞。”


    思雨知道,姐姐那天接完自己的电话后就坐着一辆摩托车离开了,骑摩托车的人经常来找姐姐,姐姐叫他奥特曼,奥特曼对她很好,从那天开始,休闲屋里的姐妹们就再也没见过点点,小荷还以为点点直接去参加妹妹的毕业典礼去了。

    “奥特曼长什么样?”

    “除了点点,谁也没见过他的样子,因为他每次来都戴着头盔进点点的屋子。”

    “为什么?”

    “咯咯,一定是有顾忌的,怕人认出他吧,很正常,到我们这种地方来的男人,很多都遮遮掩掩的,毫无顾忌地来玩的才是真的无赖,老赖钱。”小荷嚼着口香糖,很老道地说。

    “红色的大摩托车、红头盔、黑风衣,人长得高大**,这就是奥特曼。穿戴是很考究的,手工鳄鱼皮鞋,黑色的名贵西裤,风衣好像是香奈儿的,从我们身边经过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的,也是香奈儿的牌子,点点曾经给了我一瓶。”

    “你能送给我吗?”

    “当然,但是,等找到点点后记得还我啊!”

    夜已经很深了,雁山路上,美发店的标志灯一家挨着一家,思雨孤零零地站在街上,她在等待,在寻找奥特曼。

    奥特曼,大红摩托车、红头盔、黑风衣、香奈儿衣服、香奈儿香水……这就是所有的线索。

    一盏盏昏暗的灯光下,“发廊妹”倚在门旁,向路过的男子抛着**,卖弄风情。

    思雨感觉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下去,这黑襏暗吞噬天地,吞噬她,铺天盖地,将一切揉成灰烬,只余下一个个强颜欢笑的发廊妹。

    想到姐姐为了自己,也是这样倚门卖-笑,思雨顿觉手脚冰凉,一种苦涩而酸楚的滋味从胃里翻涌上来,她俯下襏身不住地干呕,泪如雨下。

    姐姐,你为我付出的太多了,你到底在哪儿?我一定要找到你。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地窖里的老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地窖里的老鼠』地窖里。 点点,也就是思桐,正蜷缩着~~在~~,与她相伴的是昏暗的灯光和污浊的空气。 刚开始,思桐一会儿忐忑不安,~自己被囚禁了,一会儿又安慰自己,“哥哥那么爱我,他肯定不是~把我关在这里。” 她甚至固执地认为,“哥哥一定是有事情先走了,她怕我~到伤害才把栅栏锁起来的,他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思桐盯着栅栏看,竖起~朵听,盼着奥特曼~~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地窖里的老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