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之妻:夜夜春涩》·第1章 抢婚


    我叫春瑟。当我开始懂事的时候,我对这个瑟字很不理解,它跟“色”读音相同,在我看来既难写也难听。所以,有那么一天,当我趴在疼我的父亲的膝盖上,让父亲给我扎小辫儿的时候,我问我的父亲:“爸爸,为什么我要叫春瑟呢?”

    父亲说:“因为你是在春天出生,而那天特别的冷,瑟瑟的寒风吹得人直发抖,所以,爸爸就给你娶了这个名字!”

    “我不喜欢这个瑟字!”我生气地说。

    “瑟字有啥不好?上面是王,而且是两个王,下面是必须的必字,这预示着你的将来一定会与众不同的!”爸爸梳完小辫儿,拍着我的头说道。


    我不明白父亲的话的意思,但是从那之后,我知道这个瑟是个很好的字,而且还预示着我的未来。所以,我不再纠结于瑟这个字,开始和同龄人一同成长。不过,我并没有与众不同的人生,当我初中毕业的时候,因为只考了两百多分,差点没有把疼爱我的父亲和兄长气死。当然,不能升学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毕业后两年,我去一家理发店当学徒。有一天,来了一个长相跟别人不一般的男人,师父看到他,马上陪了笑脸上前去招呼。可他,根本不看师父,而是在目光和我的目光交叠时,手一指:“就你,帮我洗头!”说完,他已经躺在洗头的躺椅上。

    那天天热,我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汗衫,当被这个冷傲的男人点到时,我感觉到我的汗将我的衣服淋得湿透了。我后退两步,准备逃走。却被师父有力的大手给抓住了。当我抬起头,看到师父那慈爱中夹带着哀求的眼神时,我的心还是**下来,脚不听使唤地跟着师父往洗头间走去。

    师父将我送到洗头台跟前就走了。那男人看到不知所措的我,不耐烦地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我洗头哈!”

    “哦!哦!”我惊慌失措地连声应道,忙拿了花洒,准备润湿那男人的头发,也许是过于紧张了,在我拧开水龙头的时候,花洒的水喷了我一身,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把花洒的喷头对准了我自己。那男人似乎跟变了个人似的,一骨碌爬了起来,为还愣着的我关掉了水龙头。就在我感到诧异的时候,那男人的手伸到了我的胸前,我心里一惊,忙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经被水淋得湿透了,里面的内衣,还有内衣保不住的**,都被湿漉漉的衣服勾勒得楚楚动人。那男人的手,正沿着湿衣服勾勒出来的曲线,在我的**来回地抚mo着。出于少女的娇羞,我当时吓得惊叫了起来。


    师父循着叫声赶过来时,那男人都没有停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忽然停了下来,往外走去。走了没几步,他回过头来对我说:“过两天,我去娶你!”说完就走了。

    男人走了 ,我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平复,反而更加不安起来。我害怕这个男人真的会来娶我。因为我听师父说,这个男人就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赌棍加无赖。我不想嫁给无赖,也不想嫁给赌棍,所以,我回家的时候,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我的父亲和哥哥。父亲和哥哥听完之后,很是气愤,他们告诉我不要害怕,那无赖要是敢来,他们就将他砍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担心。不过,慢慢地我的心情还是轻松了下来,因为过了两个月了,那个男人一直都没有露面。

    就在我欢天喜地地像孩子般过着自己的日子时,我的父亲给我的师父打了一个电话。师父接到电话之后,就慌慌张张地让我立即回家。我家还有个年迈的奶奶,看师父的神色,我以为是奶奶出了什么情况,便拼了命地蹬着自行车往家赶。

    当我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看到我家的门口停着几辆轿车,每个车上都配了红色的玫瑰花。在轿车挡住了我视线的地方,村子里很多的人将我家门口的场子围了个严实。见我回来,一个上了年纪的奶奶对我说:“春瑟,快进屋看看吧!”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心里既好奇又害怕,但还是拨开了人群,挤进了家门。我看到我的奶奶跌坐在地上,由我善良的母亲扶着,呜呜呜地啜泣着;我的父亲,手持着大木棍,想下手却又无奈;还有我的哥哥,他满腔愤怒地咆哮着,但是仅仅是咆哮而已,身子却没有动弹。我正纳闷儿,上前几步,看到那个先前说要来娶我的男人,正拿着一把斧头对准我哥哥的两个手指,那斧头,看样子是随时都会落下来的。

    “这是怎么了?”我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冲屋里的人吼了起来。其实,我心里真的害怕,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竟然敢那么大声地叫喊。

    奶奶和妈妈直冲我使眼色,哥哥喊着:“春瑟,快走啊!”还有父亲,他已经放下棍子,拉着我就准备往外冲了。就在我身不由己地走了几步时,那男人喊住了我:“春瑟,你要是敢再走一步,你哥哥的两个手指就没有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邻居家的~”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邻居家的~』我停~了~步,任父亲怎么拉我,我都没有动。我哥哥对我很好,从小到大,只~是我~的,他都会让给我或者努~地~来给我。哥哥还年轻,连老婆都没有娶,如果没有了~指,那娶老婆肯定就难了。我不想我的哥哥娶不到老婆,那样,我的父~便没了依靠。所以,我乖乖地走向那个~,问他:“你~我~什么?” 他将~里的斧头递给了一个同伙儿,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带了一大帮人来我家,而且个个看~去都不是善~~
     >> 阅读第2章 邻居家的~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