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情》·第3章 第二章


    当我把那枚投掷金牌送给钟伟以后,我的心像是找到了归宿。

    一方面,觉得自己心安稳、踏实了,人一下子轻松很多,整天乐呵呵的。要好的同学逗我说:“柳青,瞧你那手脚甩得多高呀,走路怎么像是要蹦起来了,有什么喜事把你乐成这样?”面对他们的逗趣,我暗自偷笑不作回答。

    另一方面,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又被钟伟牵引着似的,他开心时,我就快乐。他愁眉不展时,我就心生牵挂。我就是怀着这样矛盾的心理度过了一日又一日。

    渐渐地我发现钟伟那可爱的、微微上扬的嘴角时不时的紧锁着。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愁心事,我问他,他也只是说:“没什么。”我是一个比较心粗的人,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不大在意了。

    不久后的一天,钟伟约我傍晚在大榕树下见面。想到钟伟的相约,我的心激动的难以平静。尽管中午放学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我还是高兴地跑回家吃了饭,还特意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去上学。

    傍晚,雨依然在下,天又刮起了风,空气变得更加湿冷起来。我裹了裹身上略显单薄的衣服,撑着伞,兴致勃勃地往大榕树下走去。

    我看见钟伟已经在那儿等候了,便飞快的迎了上去,一边用伞为他遮挡风雨,一边关切地说:“怎么不打伞呢,看你的肩膀都被雨淋**。”

    同一把伞下,这么近的距离,我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只觉得心好慌,我的像是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

    钟伟低着头像是在沉思,好半天才抬起头,愁眉紧锁地对我说:“柳青,我找你,是想,把这枚金牌还给你。”

    听到钟伟这话,我诧异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直愣愣地看着他。


    钟伟像是长吁了一口气,把金牌塞到我手里,随后说:“那些闲言碎语搅得我头痛,让我没有心思学习,如果那些话传到我爸耳朵里,我就死定了。”

    我听到这儿,脱口而出地问到:“怎么了?”

    钟伟听到我的问话后,一下激动起来,冲着我手一挥大声说:“你知不知道,他们说我高攀柳书记的女儿?”钟伟越说越激动,毫无顾忌的在雨地里挥舞着手臂,情绪激昂的一边大声说着,一边来回踱着。

    我脑子**,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只看见他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快要被他晃得晕倒了,我闭上眼,喘着粗气,强忍着眼泪不要掉下来。等我再睁开眼时,钟伟已经不见了。

    伞,飘落在一旁。我孤独的站在雨地里,雨水顺着我的头发滑落到脸颊、嘴边,我不知道那咸咸的是泪还是雨。风,肆无忌惮的刮着。此时,我觉得好冷好冷,冷到了心里。

    接下来的日子,天像是塌了,我不想与同学说话,整日没精打彩的独自闷着,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想做,我只想让我的心好好静静。可这懵懂的心哪能静得下来,我不断地想把钟伟从我的视线中赶走,从我的脑海里驱除。可越是这样想,越是驱赶不走!

    我时常梦见钟伟,梦见我们一起探讨学习上问题,梦见我们不经意间四目相对时狂乱紧张的样子。梦醒后,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经过一段时间的痛定之后,我静下心反反复复回忆了那天大榕树下我和钟伟的相见,认认真真思考着钟伟那天说的话,我一下子像是清醒了很多。钟伟并不是在抱怨我呀,他只是有很多的顾虑、很多的担心。我何不再找他好好谈谈,解除他的顾虑,把我的心迹告诉他,把金牌送给他,如果他不愿接受我,我也就彻底死了这条心!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我决定找个时间约钟伟再到大榕树下谈谈。

    这一次相会我没有刻意去打扮自己,只是想着怎么去好好劝钟伟解除顾虑,放下心里的包袱。有了这样的心思后,我少了言笑,人变得庄重、沉稳了。


    面对钟伟一副没精打采无奈的样子,我郑重其事的对他说:“钟伟,我找你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

    钟伟一听我说话的语气,再看我一脸严肃的样子,似乎被镇住了。随后,一本正经的说:“什么事?你说吧。”

    一瞬间,谈话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我定了定神,把我事先想好的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钟伟,我承认,我是真心喜欢上了你。我经常找你问学习上的问题,就是想有多的机会和你接触、交流。因为我喜欢你,平时难免会流**对你的好感,这给有些同学有了说三道四的机会,伤害到了你,在这里我向你说声对不起。”说到这,我看了看钟伟,他默默地站在我对面,低着头,用脚踢了踢地面,没有作声。

    我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了,声音也有些微微颤抖,说到:“但我觉得,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没有错!我柳青从来没有这样喜欢上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自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就想能有多的时间、多的机会和你在一起。你开心的时候我就会快乐,你烦恼的时候我也忧郁。你的一言一行都牵着我的心!我时常梦见你,你已经注入到我的心里。我之所以送你金牌,因为我觉得那块金牌是一件最珍贵的礼物,它饱含着我的汗水,饱含我对你的情意,也饱含着你对我的关心。当你把金牌退给我的时候,我真的茫然不知所措了。我的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那段时间我好难过,我也试图想忘记你、放弃你,但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你知道吗?钟伟!”

    我流着泪,像是在泣诉。钟伟怯生生地对我说:“柳青,不哭。我懂我懂,只是……”

    我没有等钟伟把话说完,一抹眼泪,说:“只是,只是你怕那些闲言碎语是吗?你怕人家说你高攀柳书记的女儿是吗?钟伟,你不要在意那些闲话,我是打心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有好感的,是喜欢我的。为了你,我情愿离开那个家和你一起住校。” 

    我看见钟伟的眼眶有些**,他呆呆的看着我。我情不自禁的拉了拉他的衣袖说:“这块金牌,我是真心实意送给你的,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下去。”

    钟伟缓缓地接过金牌,看了又看随后揣在裤兜里对我说:“柳青,你对我真好!”

    我抿着嘴笑了,泪不由自主的从面颊滑落下来。钟伟用手拭去我脸上的泪痕。我们相视一笑,并肩向教室走去。


    打这以后,我想住校的愿望越发的强烈,在心里不停的幻想着住校后和钟伟在一起的时光。于是,我找机会向父亲说了我想住校的想法,结果当场就被父亲一口否决了。父亲带着诧异的、满是疑惑的神情说:“住校?你怎么想起住校了?人家那些住校生想在家住都没条件,你倒好,学校离家这么近,你还想住校?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听到父亲这般口吻的说,我心里有些胆怯的回答:“我,我还是想多点时间学习。”

    “你想多点时间学习?那就在家抓紧时间看书,不要东想西想的。”父亲严厉的说着,随后还自言自语道:“哪有这样的,离学校这么近还要住校,真是的!”

    我没敢再吭声,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间,在心里盘算着用什么好的理由来说服父亲。

    我天天都在想着用什么好的方法去说服父亲。思来想去,我在心里编制出了几条理由。于是,我再一次找父亲说起了住校的事。

    我郑重其事的对父亲说:“爸,我想住校,主要也是为了学习。虽然我们家离学校不是太远,按理说是不符合住校条件的,但家里缺少学习的氛围,所以在家看书和在学校看书效率是不一样的。加上我们现在学习很紧张,每天来回跑着回家吃饭也会耽误一些时间学习。还有就是我在家有了不懂的问题没有地方问,而在学校就可以随时找同学请教。所以我想住校。”

    父亲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加上说出来住校的理由还算合情合理,于是说道:“你住校就能保证好好学习了?”

    我有些兴奋又还装着正儿八经的样子说:“当然了!爸,你就答应我,让我住校嘛。”

    父亲看着我又是保证又是恳求的样子,勉强答应了让我住校。后来,我催着父亲去帮我找人实现了我住校的愿望。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三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住校的第一天,我真的是~捺不住心中的~动,~自己就像是能二十四小时陪在钟伟~旁一样,~课、吃饭、休息都能看到钟伟。哈哈,真的是让我开心极了!加~离家近,还可以时常回家带些好吃的零食来和钟伟一起分享,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呀。 后来,在和钟伟的~往中,我逐渐知道了钟伟的家境。钟伟是一个被~养的孩子,从小跟随善良、和蔼的养~在乡~居住。养父是个老实刻板的人,在县城一个小厂里当工人,由~~
     >> 阅读第4章 第三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