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舞》·第1章 第一章~可忍,叔叔不可忍!


    第一章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

    天州是天武大路的边缘之地。这里民风尚武吧,所拜者皆上古魔神。而这里的人们也虎虎生威,矫健如龙。

    天州境内有无数的宗门以及修真家族,大大小小,形态复杂。但其中实力最为雄厚者则为天州西面的天人宗,天州南面的乾坤派,以及天州北面的噬魂洞。

    这三大宗门实力相当,伯仲之间,分别占据着天州西南北三个方位的地盘。而那些实力弱小的宗门家族,则大多依附于这三大宗门之下,每年上交供奉,换来生存的许可和保护。

    要说这三大势力孰正孰邪,便没有个定论,因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同之人便有不同之态度。

    武陵府便是天州众多宗门家族中的一员,坐落在一座大山之中,并且不依附于三大势力中的任何一方,实力居中,典型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这天,武陵府内气氛压抑,而恰巧不巧,天空中黑云密布,更加衬托了苦闷的氛围。

    武陵府“正义殿”乃府中宴请四方宾客,八方高朋之所在,但此时,庄严的正义殿中却不再是往日的和谐。

    “武府主,老夫代宗主传下法旨,希望以后贵府武飞公子不再于我宗白小姐纠缠不清。再说了,小姐贵为宗主爱女,人又生的万中无一,追求者更加如云,根本不是你们武陵府所能高攀的了的......”一满面红光密布,头顶光秃透亮,却有一把花白胡子的老者说道。

    “我与仙儿两情相悦,你们凭什么百般阻止?”被称武府主者,乃武陵府之主武战也,此时,他身后一俊俏少年,年方十五左右,满脸义愤填膺,忍不住脱口说道。

    看来这少年与他口中的仙儿的感情之路不怎么顺畅,甚至被层层阻挡,要不然也不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作为。


    少年话刚脱口,便听见一声大喝:“闭嘴,仙儿也是你能叫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贱种!”说话者,乃花白胡子身后一青年,年约十八九,名张狂,乃天人宗大长老张虎之孙,更是天人宗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长的似潘安,修为高深,达到成基境第九层。

    按理说,行走江湖,应该含蓄内敛,尽量低调。但此刻张狂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并且对武飞称呼仙儿很敏感,不由不让人联想到是不是他对那仙儿有情?事实上,张狂不仅仅是对武飞口中的仙儿有情,而且是痴迷甚深,可以说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但那仙儿却对张狂感觉平平,倒是对武飞一往情深。所以张狂自然恨武飞入骨,言语上更是不善。

    “飞儿,不得无礼!”武战见儿子情绪失控,连忙喝止道。

    要说武战,作为一府之主,被别人当面辱骂自己的儿子为贱种,更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心里有多气恼那是不言而喻的。但为了儿子的幸福却不能发作,只能忍下。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

    被称“飞儿”者,即前一刻那俊俏青年,名武飞,年十五,修为平平,仅焠境第五层。此时被气得满脸涨红,但却碍于武战的命令不能反击,只得拼命地忍着。

    武战深深的看了一眼张狂,随即转身对那花白胡子的老者行一礼,说道:“段执事,在下深知鄙府实力微小,不入天人宗法眼,但飞儿与白仙子相爱,飞儿更是痴迷甚深,望执事大人看在两个孩子一片真情的份上,于白宗主面前美言几句,给犬子一个机会,在下将感激不尽,永不忘只是大人的恩德!”武战态度谦恭诚恳到了极点。作为一府之主,对一个执事自称在下,便可想而知。虽说他心中无比憋屈,但他却无怨无悔,为了自己孩子的幸福,自己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因着武战这般姿态,段执事倒是神色一缓,眼中更是闪着丝丝敬佩。或许是因为同样为人父,他被武战所触动。段执事微微一声叹息,正要好言相劝,却不料张狂又开口道:“看来武陵府还有不太蠢的人,既知是犬子,那也不想想一条野狗安能配得上凤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贱!”

    这一番言辞不可谓不犀利,更是侮辱到了极点,既骂老又骂小,连带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

    武战脸色变的铁青,为人父,儿子被骂做贱种,野狗,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底线。此时他在心中想着“祖宗有言,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味的忍让便是无能......”

    “野狗说谁呢?贱种骂谁呢?”武飞终于爆发。

    他年少方刚,正是义气大盛之时,更何况是被如此侮辱相激,于是一步踏出,对着张狂道。


    “野狗说......”张狂一句话未说完,便醒悟过来,连忙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同时大怒。

    要知道,他可是天人宗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平时千人尊万人抬,享受着无比的荣誉,哪曾被骂为野狗,贱种?这是他不能接受的,更让他感觉到人格受到了侮辱!但他有没有人格,这里便不得而知。

    武飞戏谑的看着张狂,脸上更是挂着鄙视。虽说张狂一句话没说完整,但武陵府的一干年轻子弟却抓住这个机会,哄然大笑。场面好不热闹,就连即将暴走的武战,脸上也泛起了一丝微笑,讽刺的看着张狂。

    “找死!”张狂咆哮一声,身形闪动,一拳轰向武飞。

    由于此时武飞与张狂相对而立,彼此间相距不远,再加上张狂在天人宗修习了一门唤作“幻影术”的身法,速度奇快,就连武战都没来得及即使出手相挡。

    一个是焠境第五层,一个是成基境第九层,两者之间整整差了十三个小境界!

    “轰”的一声,武飞倒飞而出,随即一口鲜血喷出,将空气染得腥红。

    见儿子被击飞,生死难料,武战立马飞过去将其接在怀里,二话不说,取出一颗生机丹喂其服下,并源源不断的将自己的灵气输入武飞体内,助其消化药力。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武战额头上出现密密麻麻的汗珠,有灵气的损耗的原因,但更多的则是担心武飞的原因。

    张狂冷面而立,神情没有丝毫的波动,对出手伤人之事没有丝毫的醒悟。


    某个时刻,武飞浑身一个哆嗦,接着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胸前的衣物。

    武战长长地出了口气,慢慢的撤回灵力。

    他知道,儿子算是保下来了!

    武飞能够活下来委实不易,面对成基境第九层的全力一击,他没有被直接轰杀,保住了一口真气,坚强的活了过来,这其中的原因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甚清楚明白。

    武战将武飞交由三长老武合人照料,随即一步一步的向着张狂而去。每当他踏出一步,散发的气势便强上一分。 

    面对势如猛虎的武战,张狂神情不变。因为他知道,武战肯定不敢对他出手。因为他可是天人宗的核心弟子,难不成武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成,难道武战就不怕武陵府被牵连?所以张狂判定,武战只不过是个纸老虎,吓唬吓唬人而已。

    但下一刻,武战用行动证实了一切。武战猛的一声大喝,鼓动全身修为,拍出一掌,名为落叶化泥。

    “大丹境第九层!”段执事本想出手拦下武战,但当武战放出全部修为时,悚然一惊!因为大丹境第九层可不是大白菜,一抓一大把。而他此时才仅仅大丹境第七层。

    所以他愣了一瞬间。但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他失去了救援的实时机。

    “干他娘的,老子的儿子都差点被人杀了,还顾全个屁大局,正是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武战的心中在愤怒的吼着。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来人绿~”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来人绿~』第二章来人绿~ 武战一式落叶归泥打出,刹那间正义殿中~风呼啸,桌倒椅碎。而张~则脸色变的苍白,行动变的滞缓,却是慑于大丹境第九层的威~。 张~心中喃喃自语:“他真的对我出~了!难道他不怕天人宗的报复?难道......”虽然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已摆在眼前。 短暂的失神之后,张~便反应过来。在这种情况~,走神便意味生命的威胁。 ~~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来人绿~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