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舞》·第2章 第二章来人绿~


    第二章来人绿衣

    武战一式落叶归泥打出,刹那间正义殿中狂风呼啸,桌倒椅碎。而张狂则脸色变的苍白,行动变的滞缓,却是慑于大丹境第九层的威压。

    张狂心中喃喃自语:“他真的对我出手了!难道他不怕天人宗的报复?难道......”虽然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已摆在眼前。

    短暂的失神之后,张狂便反应过来。在这种情况下,走神便意味生命的威胁。

    张狂虽反应很快,但毕竟是走神了,而武战却是抓住了张狂走神的片刻,等张狂反应过来,武战已经离的很近。

    张狂毫不保留的,完全是疯了一般的释放出自身能量,在身前结出一层能量罩,以期阻挡武战的这一掌。因为张狂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威胁,仿佛他就是波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浪花摧毁的危险。

    能成为天人宗年轻弟子中的大师兄,张狂倒真有那么一点真材实料。别的不说,就其结出的能量罩,便无比凝练,隐隐的有能与大丹境初期者一较高下的趋势。

    但即便这样,终究在修为境界上拉武战太多,而这之间的差距更不是轻易就可能弥补得了的。

    武战之掌瞬间至于眼前,边听砰的一声,张狂结出的能量罩破碎,随即落叶归泥结实的击于张狂胸口之上。

    而张狂接着便重复了武飞之前的动作——吐血,倒飞。

    张狂被击飞的方向正好是段执事站立方向。于是段执事一个箭步上前,将张狂接于手。但段执事却小瞧了大丹境第九层全力一击的威力。

    在将张狂接于手的刹那,段执事感觉到一股浩荡的能量袭来,逼得他不得不调动全身修为来抗衡,但即使这样,他仍一退再退。等终于化解掉那股能量之后,段执事发现,连同怀里的张狂,自己已经退出了正义殿,正立于殿前十丈处。而他们的眼前有着一排深深的脚印。

    看来武战对张狂真是下了杀手!武战等人快步走出正义殿,看向段执事。

    而张狂在段执事的怀里一口接着一口的吐着血,显然受伤极重。

    段执事从怀里拿出一粒丹药,喂张狂服下。

    武战眉头皱了皱。要知道,刚才的那掌落叶归泥可是武战的全力一击,就算是十个成基境第九层的武者叠加在一起都会被轰杀。但此刻张狂却只是重伤,但并无生命之忧。所以武战皱眉。


    难不成张狂的肉身强悍到了可以抗衡自己全力一击的地步了?武战在心里思考着。

    其实哪里是张狂肉身强悍,而是因为张狂身上穿有一件护体宝甲,武战的大部分掌力被那宝甲化去了而已。

    “武府主,你......”段执事意识到自己被人生生的轰出了正义殿,心中怒气横生,正要质问一番,却不料被武战打断。 

    只听武战道:“段执事,本府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便只为大家面子上都可过得去,但现在摆在眼前的是本府的儿子差点被杀害!纵本府胸怀再怎么广阔,确实不能再忍!”

    听武战这么一说,段执事的怒气去了不少。因为段执事知道,武战做的没错,如果换成是他自己,他可能早就这么做了,哪还能忍这么长时间。

    段执事看着被自己的血染成血人的张狂,有股自作自受的念头萌生。

    但都是天一宗弟子,段执事不可能置张狂不顾,再说人家张狂可是大长老的孙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也就直接活到头了。

    “刚才确实乃张狂之错,但武府主不也出手教训了吗,不如就此揭过,以后大家都好再见。而关于大小姐之事,老夫话已带到,如何作为,便看武陵府的了,老夫等人这就告辞!”段执事说着,便招呼其他几名弟子,抱起张狂,准备离去。

    ”且慢!”此时武战却不乐意。难不成把我们武陵府看成了自家后花园,想来就来,想怎么闹就怎么闹,然后拍屁股走人?

    “武府主还有事?”段执事一滞,问道。

    “段执事自可自行离去,但张狂却得留下。”武战心里很清楚,今日里放过张狂便等于放虎归山,将来会给武陵府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虽然等段执事等人回到天一宗,天一宗不会善罢甘休。但他不能将段执事一行人全部留下,要真那样,那武陵府便真的和天一宗不死不休,不休不死了。而武飞又和白仙儿颇有关系,这让武战始终有着掣肘。

    段执事打量一番场中的情势,发现自己等人处于完全的劣势,如果轻举妄动便会被对方给包了饺子。而要想从容离去,除非武战点头。

    “武府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的为自己留条后路。”段执事道。

    “明人跟前不说暗话,本府委实已经退了一大步。如果不是贵宗白仙儿,还有段执事你为人正直,那么本府留下的就不仅仅张狂一人,相信段执事清楚,本府绝对有这个实力。”武战说道。此时他已明白,武陵府和张狂之间早已是不死不休,那还不如早点将其毁去,好将来少一个敌人。

    段执事一惊,他没想到武战会如此有魄力。要知道,对天人宗而言,抹去一个武陵府根本就费不了多大的事。但眼下他们的力量却比人家差了很多,他唯有另寻他法。

    “武府主,张狂乃我宗大长老之孙,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那将会有什么后果就不用老夫多言了吧?希望武府主三四而动,千万不要枉招灾祸!”段执事端出张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更加暗含威胁,希望能让武战忌惮,放张狂离去。


    张狂此时一脸涨红,屡次想要说什么,却一张口只是吐血,发不了声。

    “那依段执事之意,我武陵府还能与张虎善了不成?难道本府今日放张狂离去,他便会忘记仇恨?或者说段执事可以做得了主,保我武陵府将来安然无恙。要是这样,那本府立马放人!”武战道。

    “这......”段执事顿时语塞。他当然知道,那时不可能的事。

    武战冷哼一声:“既然无法善了,那还不如尽早除去张狂,就算张虎日后报复,我武陵府接下便是。”说着,武战的周身有淡淡的气旋产生,却是动手的前兆。

    而武陵府的其他人员则将张狂等人包围起来,一步步的逼近。

    “父亲......”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虚弱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

    武战循声看去,只见武合人搀扶着武飞缓缓地从正义殿中走出。

    “飞儿,你安心养伤,这里交给为父处理便可。”武战道。

    “父亲,张狂今日辱我伤我于此,来日我便要亲上天一宗,将其踩在脚下!望父亲成全!”武飞努力的调均一口真气,忍着胸口的胀痛说道。

    武战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语。段执事等人神态紧张,两只眼睛里一双盯着武战。

    半盏茶之后,武战终于不再沉默,对张狂道:“今日便暂且饶尔一命,他日待我儿亲手取来!“

    武飞幸福的笑了。

    段执事抱起张狂转身就走,但就在快要走出众人的包围圈之际,却全身一滞,因为武战又说道:“且慢!”段执事快要崩溃!本来想着一个小小的武陵府,随随便便就可以完成宗主的交代,可谁知中途发生了这么多意外,如今是想要离去都不容易。

    本来武战已经要放张狂离去,但就在一转身的刹那,脑海中一道光芒闪过,于是又说了一句且慢。

    段执事转过身来,脸上真正的挂上了怒容。“武府主还有事?”段执事道。


    “奥,都怪本府记性不好,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还望护法大人千万莫怪!”武战道。

    “哦?”段执事诧异了。“如果本府所料不差的话,张狂身上有一件护身宝甲吧?那便留下再走吧。”

    既然人都得罪了,那还不如得罪个干脆,再说说不定还真能的到宝贝也不一定呢。

    张狂的眼神欲吃人!段执事的眼神阴晴不定。但大家都没有动。

    “既然大家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本府的话了。”武战自顾自的说着,亲身上前去,从张狂身上扯下一件乳白色的护甲。

    噗,张狂再也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噗,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天人宗某一处所,一老者大发雷霆。

    “好你个武陵府,老夫定要你满门被诛,鸡犬不留!”说话者内一灰袍老者,正是张狂的爷爷,天人宗的大长老张虎。

    武陵府。

    经过几日的调养,加上丹药的作用,武飞已基本痊愈。此刻,武战父子在一假山前相对而立。

    “飞儿,为父之所以放张狂离去,是考虑到他可能会在你心中留下阴影,成为你的心魔,所以你要好好努力,来日亲手将其斩去。”武战语重心长的道。

    “父亲放心好了,张狂成不了孩儿的心魔,但孩儿一定会亲自将其击败!”武飞庄重的说道。突然,武飞眼前精光一闪,想起一事,说道:“父亲,想必天人宗不会善罢甘休,咱们还是早作打算为好!”正在这时,一府主侍卫匆匆而来,躬身行礼,说道:“府主大人,府外有一女子求见!”

    “嗯?你可知其身份?”武战不知来人是谁,便问道。

    “禀府主,来人一身绿衣,自称名绿衣,说有十万火急之事要见府主!”侍卫道。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祖传之宝”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祖传之宝』第三章祖传之宝 侍卫道:“来人一~绿~,自称名绿~,说是有十万火急之事~见府主!” 武战喃喃自语道:“十万火急之事?十万火急之事......”随即脸色~然一变,连忙对那侍卫道:“快去将人请至正义殿,好生招待,本府即刻就到!” 不等侍卫反应过来,武战已经拉着武飞消失无形,却是去招呼府中重~成员。 正义殿中,前几日被损坏的桌椅已经幡然一新~~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祖传之宝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