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逝之年》·第1章 1、醉酒的绵羊


    冬逝

    总感觉身边的人在变,而自己却始终停留在原地。似乎几千年、几万年都会如此。似乎看不到尽头。——我不是王,也不是圣人,更不是神,但每每睁开眼睛,身边的一切都好像是归属自己的奴婢,但他们又不归顺于我,他们有各自的思维。——比如,现在我身边的这群人——老虎、兔子、绵羊、老鹰等等。

    ——春天。2年4班的教室前几棵新树在站立着,叶子很大很绿,毕竟是长春的树,毕竟,到了春天。

    *************************************************

    我趴在座位上。这是一般的桌子,一般的椅子,唯一能够让大家记忆或是生出怜爱之心的便是,这是供给学生使用的座椅。我已经坐了1年多,也睡了快1年多。

    *************************************************

    “靠,什么鸟屎。”绵羊的鼻子很大,大概是每天看见了美女热气冲冲,继续冲冲,冲成这么大的。

    学校的教学楼设计很特别,6层教学楼,每层都有厕所,但却只有一个女厕,而女厕在教学楼的最底层,所以,若你和我一样身在最底层的时候,坐在靠近窗户的座位上,每到下课,便可以看见很多女生。对,看见他们去厕所,并从厕所返回。

    “靠,什么鸟屎。”又是一句。绵羊的一句抱怨。

    “什么什么鸟屎?”我睁开眼睛。

    这白天的课程也快结束了,现在是下午4点多,还剩最后一节课。

    早晨起来,一看,天还是黑的,披上灰外套,刷了牙,洗个手,便去教室睡。做一天的梦,当然,是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现在,算是被绵羊打扰了。

    “什么什么鸟屎?”我继续问。


    “这女的太丑了。”

    “丑就别看。”我说。

    “哎~~!皓月,方向找你干嘛?”绵羊扯了扯我。

    “出去吃饭吧。”我说。

    “吃饭!带我去吧!”绵羊说。

    “我本来就不打算去的。只是初中的朋友。现在没什么交集了。”

    “一定要去。每天都睡觉,不想出去混混?”绵羊继续扯,很有力度。

    我想,我服了。

    去的是一家很破旧的小酒家。4张擦得发亮的桌子放在酒家门外,还有一个闪光微弱的标志牌,上面写着【性福酒家】。我想,这是写了个错别字,还是别有用心呢。方向选择这个地方,又有什么寓意呢。

    破旧的塑料椅子被人们的臀部压得吇溜作响,酒家没有搭灯,用来照明的是远处的一竖路灯,照到这里来,光线已经十分惨淡了。但,为了赚钱嘛,节约点光也是一种幸福。

    “来来来,高高高,厉害厉害,超厉害!!!”

    “对,对对对,超厉害的~啊~!”

    方向和他带来的一个哥们看见绵羊在那里狂飙酒,都投出了羡慕的眼光,并且张嘴极力称赞。如是便,唾沫横飞起来。

    我就慢慢地吃,慢慢地喝。感觉没什么滋味。虽然跟方向有1年多没见,但还是调不出久别重逢的热情来。


    “来啊,来啊!干不过我?!嗯~!干不过?!”绵羊越来越激动,啤酒喝得,一瓶瓶,谁看了都心痛那钱。但我不。毕竟,我跟别人不一样。

    此时绵羊嘴里含着一块炸馒头,用一只手指着方向的脑袋,看他那脸,都红得不可思议。

    绵羊还在叫嚣,**张张合合。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草!你打我?!”绵羊酒醒了一半,用还拿着穿馒头的签子的手贴着被打的脸,像是被吓住了。“你再打一个试试!?”绵羊咬了一口签子上的馒头,说道。

    “啪!啪——!”

    这两下耳光,绵羊彻底哭了。像一个小孩一样,脸上还带着被方向带来的那个伙伴揍出来的血迹。他慢慢咽下嘴里的炸馒头,将脑袋蹭到我的肩膀上,眼泪都出来了。

    这一个夜晚过得很快,出来的时候是夜晚的8点,到了后来是10点,饭还没吃完。期间,方向一直在为自己伙伴犯下的错误——揍了绵羊——找方法弥补。他说:“绵羊,看妞去。”简单的一个‘妞’字,绵羊立即**了,**到什么地步,我不说了。

    “妞——。”绵羊叫道,声音很小,这算是慢慢平静了下来了。

    “谁的妞?”绵羊问,眼睛直视方向。

    这让方向愣了一下,想,莫非他敢动我的妞。嘴里吞了口唾沫后,调节好心绪说:“就是大家共用的妞~。”

    “公用的?!谁的?”绵羊傻了,又咬了一口炸馒头,继续直视方向。

    “就是公公公用的。”方向笑了笑,知道这人傻。


    “公公公用的?!什么?”

    “野的。”方向对绵羊挑了挑眉毛,带着挑逗的笑意。

    “野的?那家养的呢?”绵羊还是不懂,我已经笑了出来,虽然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或是说有点鄙视,但还是笑了,算是本能吧。

    “你是笨呐!就是那个,那个,那个鸡鸭鹅的鸡……,懂不懂?!”方向的伙伴用一只肥手捅了捅鼻孔说道。

    “哦~~~!!!”绵羊O着个嘴,眼睛往上翻,又**了。

    还没等绵羊**完,方向立即说,斩钉截铁:“去不去!?”

    “去!”绵羊说。

    我无奈地摇摇头。什么也不说,毕竟都是爷们,也该干干这事了。但也仅限于别人。自己从没想过这事——但不代表我不是男人。

    “皓月,皓月~~。”绵羊叫我。

    我假装没听见。我知道他要我干什么。他胆小,第一次,肯定要我跟着去。

    “皓月啊~~。皓月~。皓月——!”绵羊爆发了。然后又依过来说:“一起去吧。”

    我无奈了,第二次无奈。方向也走过来,箍住我,说:“一起去见识见识。”然后小声告诉我说:“我有女朋友,我们去,只是耍耍你的这个绵羊,让他玩,然后问问感受,呵呵。我可从没这样做过,我女朋友很娇气的,不敢碰。” 

    就这样,我们去了。很近,非常近,就是这个酒家,毕竟,叫【性福酒家】嘛。从来都是人如其名、表里如一的。不是吗。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2、酒家”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2、酒家』冬逝2 很快,我们已经~了【~福酒家】。很旧的地方,只是~~很多,从东面数向西面,共9间。~都空~~的,通过小小的门窗,可以看见~的一张舒适的小~。想必,这就是妓院了。 ~走灯光~暗,突然走到后院,那里有一个小堂,~坐着几个~。之所以说是~,是因为都化了妆,~着单薄的紫色或是~色外套,脸很白,额头很高,~~很实在。个个都是~。 看~~
     >> 阅读第2章 2、酒家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