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逝之年》·第2章 2、酒家


    冬逝2

    很快,我们已经进入了【性福酒家】。很旧的地方,只是里面房间很多,从东面数向西面,共9间。里面都空荡荡的,通过小小的门窗,可以看见里面的一张舒适的小床。想必,这就是妓院了。

    越走灯光越暗,突然走到后院,那里有一个小堂,里面坐着几个女人。之所以说是女人,是因为都化了妆,穿着单薄的紫色或是红色外套,脸很白,额头很高,**很实在。个个都是美女。

    看到这里,我都有些受不了了。不是男人的冲动,而是怜悯,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却要在这里做鸡。

    真的不懂。

    脑海里对于妓女,这个词汇,以前一直抱有一种神秘感,甚至感觉很鬼魅高贵,现在见了,确实是挺华丽高贵的,外貌美得不可思议。但,既然这么美,何不找个有钱的老公而要做这种被任何人揉虐的工作呢?

    “皓月,怎么了?不会动心了吧?”方向知道我没那个心思,但还是挑逗了一下。

    我微微摇头,微笑而不语。

    店里的老鸨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同电视里看到的老鸨一样,浓墨重彩,身宽体胖,唠7唠8.。她很快给我们挑选了一个女孩,差不多17岁,比我大一岁,跟绵羊同龄。挑选的那女孩略显瘦小,但脸部却很丰满,是脸胖身体不胖型的。

    “来吧。先洗澡。”这个妓女叫小灭。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么一个名字,灭,灭亡。挺不错的艺名,至少在妓女这个行业里算是独树一帜。


    “来吧,你可以替我**服的,如果你想的话。”小灭继续说。见绵羊吓愣在那里,她略微笑了一下,自己一个人选择了一个房间,门不关,慢慢地,我们听到了热水冲洗身体的声音。

    “还愣着干什么?!”方向的兄弟拍了绵羊一下。绵羊才如梦初醒般傻笑了一下,跟着进了那个门开着的房间,接着,门关了。在我们听到那些不该听到的动静之前,我和方向还有方向的哥们出了【性福酒家】,我们站在外面,方向点了一支烟,他对我说他今天晚上还要去见一见他的妞,也就是他那娇贵的女朋友,我知道已经很晚了,就让他快些去。他笑笑,摆摆手道:“抽完就走。”

    很快,方向抽完烟跟着他的哥们走了。外面已经很安静了,差不多是夜晚12点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人站在【性福酒家】门外,看面前的道路上稀少的车辆来往,不知道风吹了多久,脸都开始被风刮疼。绵羊还没出来。我不知道他有这么强的能力,不免瘪了一下嘴,感叹自己命苦,居然要耗这么久。但说来说去,毕竟是同班的哥们,也就继续耗。

    这个时候,我仰头看远处的路灯。里面光影幻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心一样。

    “靠,绵羊怎么干这么久!?”我都有些扛不住了,快要困了。

    “这个世界或许会有一天就这么幻灭了吧?究竟又有谁知道呢?痛苦的又究竟是谁呢?”我的思路不禁转入了一个死胡同,恐惧让我一下子又从胡同里跳跃出来。抬头,看见了2个女生站在那里看着我,一个不认识,一个我想认识,却不知道叫什么,但后来不经意在学校的早会上在**台上看过她,叫张果。

    “他在那里干什么你知道不?”那个不认识的女生对张果说。

    张果摇摇头。

    “你看那招牌,性福酒家,懂了吧?”那个不认识的女生继续说。我憋了一下嘴巴,厌恶这么一个屌丝女。但她没看出来,还是继续说:“张果,不会不懂吧~~?!”

    “懂。”张果很恨地说了一句,拉着屌丝女要离开。那屌丝女却继续说:“他可是我们学校的那个男生,整天睡觉,睡着睡着就出名了,终于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课堂上睡觉,不大爱吃饭,原来是每天晚上来这里消遣,估计花费很大,没钱买饭,是吧?我觉得……”屌丝女意犹未尽。

    “够了—!”张果眼里很黑,漆黑。她看了我一眼,这种眼神,很可怕,我很不自在地避开这种眼神,用手撩撩头发。等着她们离开。


    “你叫皓月是吧?!”张果走到我面前,指着我说道。

    我不语。

    “是叫皓月的吧?”屌丝女也跟了过来。

    “你闪一边去。没你问的权利。”我说。那屌丝女立即爆炸了,她气急败坏,道:“王八蛋——!吃大便——!”

    “继续在这地方混,我告诉老师,告诉你父母。——我敢这么做,一定敢——。”张果说。面无表情。是有多冷,又是有多恨我。

    “对,告诉父母。就要告诉父母。看你怎么过。”屌丝女不愧为屌丝女,永远都这么爱扯蛋。

    张果看了我很久,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已经不敢看她的脸了。

    很快,风吹了过来,很大的一股风之后,我看不见张果穿着蓝板鞋的脚了。抬头一望,他们已经走远了。

    张果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天知道。或许,地知道。但不管怎样,我记住她了。早在1年前,一次演讲比赛上,她拿了一个第3名,当得到这个奖章的时候,他眼睛里略微带泪,不是激动,而是委屈与屈辱。我想,她是什么都打算拿第一的人。学校里面有很多人都说这张果是他们的女朋友,一个接一个,太多,到了后来,这么多个老公说不过去了,就打算举行一场决斗,来选出谁才是张果的最佳老公,以后别的人就别想在背后胡乱叫张果老婆了。如是决斗开始了。

    “雷迪斯,俺的,剑特闷,今天,是百年一遇的【谁是果果老公】选拔赛。在此,我代表果果及其父母老师声明,若有谁在半个小时之后还能站在那个用石灰粉洒出来的圈圈里,那他就是果果的老公了————!!!”主持人慷慨激昂,义正言辞。


    “鼓掌——!!!”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强迫号令,地下的尚未确定老公们立即拍起了手:啪啪啪啪。。。。。。

    尚未确定的老公后面,站着的是一帮拉拉队,他们也跟着鼓掌:啪啪啪啪啪。。。。。

    最外围的,是一帮看热闹的,也跟着鼓掌起来,依旧是:啪啪啪啪啪。。。。。

    最后有一个聪明一点的人提出了一个很实质性的问题:“那个,主持人,如果半个小时之后圈里面有2个人或是3个人或更多人怎么办?”

    这样一说,主持人立即蒙了。他心里说:怎么将这么一个高科技的问题给忘了。想了半天,最终这个问题得以解决,那就是——继续半小时。

    “若还不行呢?”

    “再加半小时。”

    “还是有几个人呢?还加半小时?”

    “蠢货!你以为我是白痴吗?!当然要加。不然,把张果给分了吗?”

    如是,安静了。世界清净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3、选拔赛”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3、选拔赛』冬逝3 如是,各个老公们开始~圈圈里,可惜圈圈画得太过于小了,人~人站着,才站了一半人。如是,老公们~怨了:什么狗~主持人,整个圈圈的能~都没有,再整一个。但由于主持人在学校~育室里偷来的石灰~有限,所以决定分2批开打。这样,老公们才安分~来。 第一场就~开始。拉拉队立即尖~起来,虽然大家还没有开打。站在中间的最得~,最外围的肯定是会一~子被~出去,所以~想取~~
     >> 阅读第3章 3、选拔赛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