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金眼僵尸》·第1章 第一章 多病


    1919年,民国初期,天色刚刚微蒙蒙亮,此时正值凌晨四时许,大多数人家仍然睡的香甜,偶尔街道上只能看到几个赶早集的农户或者商贩,整个世界都显的冷冷清清.

    永平县城,坐落在东北角的一处宅子中,却依旧灯火通明,在火光下偶尔还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内堂隐约传出几句呵斥声,还有维诺的应和声,打扰了这寂静的清晨。

    前段时间,李家小少爷前段时间不知怎么的就大病了一场,虽然李老爷请了很多城内的有名的大夫,却一个个束手无策,后来李家家主李贤一咬牙花了大价钱,派遣家丁快马加鞭奔赴省城,请来了圣手再生医,就连他老人家都整整诊断了近一个时辰,最终开出了一副药方。

    李少爷在下人的帮助下连服了七日,方才痊愈,说起再生医,很多人都会想到当代华佗,其实两者根本没有任何的联系,只是据说此人医术相当高明,救治了许多疑难杂症,让很多人起死回生,也是因为这样才以当世华佗相称,众人称之为再生医。

    在古时,很多人都认为生病乃污秽邪气作祟,所以很多人大病一场之后都会做一场法事,来驱邪和祈福。这时候是民国初期,思想还相对老旧,于是李家家主请了省内佛光寺的高僧们前来做法.

    “爹,那些光头们是干什么的,”一位男孩问旁边的父亲道,白白净净的脸上略带一丝憔悴,此子就是李贤的小儿子,李猛。

    李猛,一个大户人家给儿子起名字应该不会叫这些,但是李家是个特例,李家原本就是行伍出身,全家祖辈八代都是习武之人,对这个是没什么讲究的。


    “小猛,不得无理,这些都是得道高僧,他们正在做法,等他们弄完以后你就不会再生病了。”李贤假意训斥着,但是语气里却充满了慈爱,哪里还有一点训斥的味道在里面。

    说来也怪,李家一直是一脉单传,不管怎么努力下一代总是就那么一个,好不容易多一个也是很意外的会夭折。就这样,全家人都把李猛当成了掌上明珠,百般腻爱,别说打骂,就算闯了什么祸事,也只是稍微说两句了事.

    “呵呵,不生病就好。”李猛的话语里并没有那么兴奋,看来这病刚好,让李猛并没有心思想别的想的太多。

    “臭小子,爹还会骗你不成?快,跪着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知道了,爹,不动。”说罢,李猛便闭上了双眼,一动不动,任由佛光寺的大师们施法.

    在李家一家人的注视下,二十四名小沙弥分别以李猛为中心,走向大堂左右两侧,往身前摆一个木鱼,手中拿着一串佛珠,盘膝而坐.然后一名身穿袈裟的老僧,手中捏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围绕着李猛走了三圈,走到大堂正首位置,坐在了一个蒲团之上。

    这样的时光很是枯燥,众僧敲着木鱼,捏着佛珠,诵念佛经,有个旁亲站在大门附近,以为没人能看到,想打哈欠,却被李贤瞪了一眼,这人立马被吓得精神抖擞。


    李贤,别看名字很文雅,可是知道他的人却都清楚,方圆百里没有比他脾气更火爆的了,加上一身横练功夫,就算同等习武之人也不愿招惹他。

    李猛跪在那里更是无聊,想动却又不能动,就好比身上**却不能挠一样,其中滋味,难以言表。李猛今年十五岁,马上就要十六了,在这个年代也是大人了,不过话虽如此,孩子依然是孩子。

    年轻人的注意力容易分散也很容易集中,佛经的羞涩难懂吸引了好奇的李猛,平日子乎者也惯了,对于从来没听过的佛经,李猛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此子本身就聪明异常,虽然不懂其中意思,不过也相生相色的记了个七七八八。

    一个时辰就这么过去了.正首的老僧起身拿起桌上一碗清水和一节竹叶,走到李猛身前,用竹叶蘸了几滴清水,洒在花羽身上,反复三次,念了句啊弥陀佛。

    李猛知道,法事可算结束了,睁开了双眼。

    “有劳大师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望大师笑纳。”法事一结束,李贤就凑上前去,半躬着身,拿出一叠钞票。


    “李施主客气了,驱邪除晦乃吾等该做之事,老衲观此子乃富贵之面相,日后定能飞黄腾达,平步青云。”这和尚明显口不对心,半睁着的眼睛看着手上的一摞面值5000的钞票,连忙揣进怀里.李猛在旁边看的冷笑不已,李贤与他们寒暄了半刻,老僧便率众僧,浩浩荡荡的离去了。不知道去哪喝酒去了吧,李猛心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此时,李猛心中却也是震惊不已,那可是五千一张的钞票啊,虽然李家家境还算富裕,李家在永平县内开有数家米粮店,在城郊有上百亩良田,或是放租给农户种植,然后收购倒卖,或是雇佣人种植粮食以牟利,这么厚的一沓子钱怎么也得半年方能赚的回来,可是这些僧人诵经念佛,仅仅不过一个时辰,就捞到了兜里。李猛边想边摇头,大街上一个肉饼刚卖多钱?那一张就足够一户普通人家过上个把月,原来和尚这么赚钱的啊,李猛心中有些郁闷。

    时间过得很快,距上次法事已经三个月过去了,李猛也终于迎来了自己十六岁的生日。从这一刻自己再也不是孩子了,李猛心里想到。

    这段时间李猛也同样又恢复活泼的本性,身体因为调养也再没犯过什么病。平时除了日常的功课之外,每日蹦蹦跳跳,继续打着自己从小学的李家拳法以外,李猛还多了一个爱好,没事去看看佛经,不过这都是暗地里自己找的书,家里人都不知道,要不让家人以为他要出家可就麻烦了。

    日子还是过着,虽然李猛偶尔会闯些并无大碍的小祸,却也给整座宅子添了些许生气,李贤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其嘻耍,偶尔也陪着李猛乐呵一下。

    一切都仿佛是那么平静。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多难”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多难』这一日,李~正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看书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些嘈杂,“老爷,不好了。”~~~中包含着些许急切,些许惶恐,一名~人连滚带爬的~~了大堂。 此时李贤正在大堂喝茶,对着账本,被突然闯~的一名~人吓了一跳,李贤的~脾气有点~不住,但是这么多年的老爷还是让他~了~来,他定睛一看,此人乃县里李家粮铺的一名伙计,大家都~他狗剩,~次去粮铺查账的时候撇过一眼,还有着些许印象。~~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多难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