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第1章 第一章 ~匪窝


    一排长刘蕴边往城堡走悄悄的和班副说了几句话,不料被站在高处的匪三营长看见。

    “日妈!你两个小子嘀咕什么!我看像是新四军探子!来人!给我把这两个小子带到营部!。”站在高处的三营长蒋飞挥着鞭子厉声喝叫。

    走在前面的突击队员被匪三营长蒋飞这一叫喊,全部停下来看着排长和班副,特别是有两个新兵苏捷和李武山更是惊慌,推着独轮车的手不听使唤了,咣当一下倒在地上……

    突击队全部人员顿时一震,有的就要从独轮车上拿武器,被一排长刘蕴用眼神制止住,另外的民工也停下了脚步。

    一排长是什么人?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曾经这样的任务执行过多次,并且全部圆满的完成任务。

    此时的一排长听见站在高处的匪三营长的吼叫,并没有惊慌,只是装作害怕的样子说:

    “老总,我们是新四军可不管《苏北话,不行的意思》你看我们的样子人家要不要我们?刚才和我的叔伯弟弟说:‘这次做完这次活,老总还要给我们发工钱,等发完工钱回家我们一定找个女人玩玩,快四十了女人是什么味道还没闻过,你说我们怨不怨啊?不吃不喝也得搂着女人睡一觉。”说话时**渴望亟不可待的样子。

    “放屁!大哥!你就是老毛病不改!上次你摸人家大闺女的屁股,没把你打死,不长记性!妹妹姐姐都等着买米下锅,你敢去!老总,求求你……”突击队里的新兵苏捷一反常态的大怒。

    “长官发工钱不要给这两个畜生,家里老娘爹爹都 在**,求求你老总,千万不要把工钱给他们啊!求求你们……呜呜呜呜….老娘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呜呜..”苏捷真的哭了起来,说到老娘好几天没吃饭了,苏捷想起母亲活活饿死的情景,哭得更伤心了。

    “别他娘的哭丧!你小子还挺孝道,老子答应你不给他们工钱,赶紧把地上的泥土闹起来,好好干,你这两个小子好好学学你家小弟,还找女人!你也不怕淹死你们,给老子滚!好好干活去!”匪三营长大手一挥。

    一排长和班副装的唯唯诺诺的推起独轮车进了城堡,别的突击队急忙帮着把泥土装好跟进。

    再次出了城堡后,又换了一茬跟的士兵。苏捷推着车子快步跟上一排长,悄悄的说:


    “排长,对不起,我骂了你,不要生气啊,”

    “你小子敢骂老子,我还摸人家大闺女的屁股?!看回去收拾你不可!”一排长佯装生气。

    “大龙,真有你的,我没看错人,你小子还会演戏?不得了啊!”班副范雷翼从后面赶来。

    “不是,当时我看那个营长要把排长带走,不知咋的就胡说八道了,也想起我老娘是饿死的就哭了起来,排长,不要生气啊。”作为新兵头一次执行任务就把排长骂了,心里忐忑不安。

    “没事,你做得对,连长没看错人,你小子就是机灵,别说了,当心!”排长说完就推着车前面走了,后面一溜三十多个独轮车像长龙一样在小路上蜿蜒向前。

    这次27团受命攻打王麻子的杂牌保安旅三团,首当其中派尖刀连打头阵,连长赵凯和指导员王新立接到命令后火速赶往团部。

    “驾!驾!驾!……”在一个土路上四匹马急如星火的狂奔,马蹄扬起的灰尘给后面一片烟尘弥漫。

    跑在前面的是尖刀连连长和指导员,后面是警卫员小小和小蝌蚪。团部离尖刀连还有十几公里,在宿河城东的一个集镇。也就是不到一个时辰,咋眼的功夫就到了团部。

    “报告!”连长指导员双双站在团部门前。

    “进来,”团长宋海盟和政委柯玉山正在看地图,

    “哈哈哈..真不愧为我团的英雄尖刀连,干什么事都雷厉风行啊!这么快就来了。”团长是个爽朗的人,说话干净利落。。

    “团长政委,有什么任务?要打仗了?”连长问。

    “看看,一说打仗就像只狼两眼发绿光,哈哈...”李政委手里拿着个红铅笔走到他们身边。


    “不急,看你们跑的热的,坐下先喝口水。”团长从水瓶里往茶缸里倒满水。

    他们喝了水,坐了会,团长把他们叫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面。

    “来,你们看,这是我们团部,师部在以东的九家湾,你们连在王家集,这样形成一个犄角态势。而以西不到十五里驻扎着杂牌军保安旅王麻子的三团,你看这中间有条公路,也是通往徐州的必经之路,也是生命线。”团长指着地图说。

    “你们知道它为什么叫生命线吗?”政委中间插了一句。

    “是我们部队供给通道,供给跟不上部队没法打仗。”指导员回答说。

    “对,可驻扎在以西的杂牌保安旅三团就离公路只有几十里,他虽然现在不敢和我们正面交锋,最近他常常袭击我们的粮队,打死打伤我们不少战士,也抢了我们不少粮食。”政委说。

    “那就打掉他!”连长指导员异口同声。

    “师首长命令我们,让我们团打掉他!据情报资料介绍;他们三团的团长王麻子原是这一代大土匪窝里的小小匪徒,后来和老大的小老婆丁姐勾搭上后,杀了他们的老大自作匪首。后来被国民党收编,但仍改不了土匪习气,常常干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的勾当。

    这小子不简单,他手下有三大金刚,也就是三个营长;一营长叫:赵老四,外号:气鬼神,枪法百米穿杨。二营长叫:王凡,外号:白脸小生,你别看他每天笑咪咪,其实心狠手辣杀人从不咋眼,背地里的土匪说:不怕老四怒,就怕老四笑,一笑就要杀人,善用飞镖百发百中。三营长叫:蒋飞,外号:猛张飞,善用长枪,是个不怕死得主。他们的部下大都是土匪出生,个个是亡命之徒。”

    “ 团长,有这么厉害吗?他再厉害碰见我们尖刀连也玩完,放心,我们是什么任务?保证完成任务!”连长根本没把这股土匪放在眼里。

    “你不是常说一句话吗;‘不战而屈兵’不用拼命也能消灭敌人最好吗?这次我们不能硬拼,不能拿我们的战士生命当儿戏,盲目的去打盲目的牺牲。来坐下,让政委具体说说你们的任务。”团长叫他们坐在桌前。

    “是这样,经团里商量研究决定报请师里批准,我们决定这次智取。你们连新兵大都是当地招来的,对当地地形和土匪情况熟悉。.据侦察员报告说;这一段时间,王麻子大兴土建,在城堡里给他的三大金刚各盖一套住宅,这是个机会,你们连可选择精干麻利的战士组成突击队混进去。

    目的只有一个;在里面消灭三大金刚,斩断王麻子的双手和双脚。在战斗打响时,占领制高点,争取城堡不战自乱。给团里减少伤亡。


    “那我们枪支咋带进去?”指导员问。

    “这些团里已有安排,王麻子修建住宅就需要特定的黄泥土,这种黄泥土夯成的墙面经风吹后就变成比水泥还硬。离城堡五公里有片黄泥土,这是他们必须需要的。拉黄泥他们需要最少二十五六辆独轮车,地方组织会想办法放到车的夹层,但只能放些短刀类型。

    真正提供你们武器的有内线,在城堡里里三营长蒋飞手下一个排长叫:新华子,前些年他老婆在家无法过日子了投靠了他,结果时间不长就被蒋飞奸污了,这还不算,几乎是长期霸占随叫随到,他是敢怒不敢言,闹不好就会丧命。

    后来他回家和好友喝酒多了说出这事,被我们地方组织策反,他愿意帮我们强杀仇人,并到时提供武器。进去后他会找你们联系,暗号是:你带香烟了没有?你说:我的烟不好是河运牌,他说:马马虎虎抽一颗吧!记住!

    你们混进去后五天部队凌晨实施包围,师里派给我们一个炮兵营,六月十五号凌晨三时炮兵营开始轰炸。

    我们先把前沿阵地给你们打开一个口子。你们干掉三大金刚后,突击队迅速占领制高点,拿下城堡的重机枪,并且想办法打开大门。尖刀连的任务是炮火停止后,以最快的速度扫清城堡外围,给后续部队创造有力的条件,然后冲进城堡消灭王麻子全部。

    这次任务虽不是强攻,也是很艰巨,在对三大金刚一定不能低估他们的本事,要开动脑子不能盲干,一步错全盘皆输,也会在强攻时死伤好多战士。兄弟部队会在外围阻击增援的敌人。

    你们看还有什么困难和请求。”政委最后问。

    “没有,保证完成任务!”连长和指导员同时站起来说。

    “那好,回去做准备吧,时间紧任务急,我这个团长就不留你们了。我们会让地方组织领你们混进城堡。等打下城堡我和政委请你们喝酒!”

    “是!首长保重,我们走了。”连长和指导员出门翻身上马,向团长政委敬个礼,扬鞭催马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团部。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苏捷”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苏捷』苏捷出生在苏北的一个小镇:苏家集。他十五岁时父亲突发脑淤血匆匆的走了,原本富裕的家就像天塌~来似的,本来在镇~开着一家饭馆,因父亲的去世日益萧条,以至于倒闭关门。 一九四四年后半年的一个冬季,也是日本投降的前一年。随着日本在太平洋的失利,日本是隔年的臭虫—瘪了,再不像以前那么猖~,相比之~镇里安稳很多。 今天是大年初一,~天~云天空飘着小雪。小镇不大,因大~分都~~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苏捷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