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第2章 第二章 苏捷


    苏捷出生在苏北的一个小镇:苏家集。他十五岁时父亲突发脑淤血匆匆的走了,原本富裕的家就像天塌下来似的,本来在镇上开着一家饭馆,因父亲的去世日益萧条,以至于倒闭关门。

    一九四四年后半年的一个冬季,也是日本投降的前一年。随着日本在太平洋的失利,日本是隔年的臭虫—瘪了,再不像以前那么猖狂,相比之下镇里安稳很多。

    今天是大年初一,满天阴云天空飘着小雪。小镇不大,因大部分都姓苏,叫:苏家集。中间有条街约一公里远,两边住着人家,清一色的草屋全部被雪覆盖,宛如童话世界。

    最东头的第二家临街有座不太大的小草屋,苏捷和小妹英子就住在这里。

    快到中午时苏捷从小草屋走出,正当少年的苏捷个子不高,眼睛虽小但很有神,身穿一身破烂的棉衣,手拿着一个大碗,穿着一双露着脚丫的布鞋,顶着天上飘飞的雪花,一步一步的往西头走来。

    父亲突然的一场大病匆匆走了,留下苏捷姐姐和两个小妹孤儿寡母一家,姐姐也只是十六岁,大妹十四岁小妹才十三岁,只有苏捷是个男孩,没有田地没有收入,只有天天要账的人。

    往日父亲的狐朋狗友把兄弟,当时还来看看,过了一段时间慢慢再没有人来了,母亲没办法只能卖饭馆的家具,最后把饭馆也抵给人家搬回老宅。由于家境越来越贫困,只得匆匆把大姐嫁人,二妹给人做童养媳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最后就苏捷和小妹在家。


    苏捷永远忘不了母亲走的那一天的夜晚;母亲为了让他和妹妹不挨饿,自己连着几天没吃东西,直到一天的夜晚,母亲把大龙叫到跟前,未说话已满脸泪水,大口大口喘着气说:“苏捷儿啊,我快不行了,你..一定带好妹妹英子,不要常...找你大姐去,她也很难,妈..妈,对不住你们,不能再管你们了......”

    一晚上母亲嘱咐了再嘱咐,安排了再安排,哭一会说一会,整整一夜。苏捷和妹妹一直守在妈妈身边。凌晨时,妈妈带着担忧走了。留给苏捷和妹妹就一间四面透风漏雨的破草屋。 

    苏捷知道,妈妈为了他和妹妹活活饿死的,买不起棺木,只好用一块破席子把母亲包裹埋葬,虽然家族很大,却没有一个人送点钱,只有父母原来的干亲家来人帮点忙,干姐蓉花也来了。

    从那天起不到十六岁的他就承担起家庭的担子,每天用独轮车往返十里地给人家送包谷,一天的辛苦就能换回两斤生包谷,勉强够他们姊妹度日。

    今天是大年初一,没有活干,他和妹妹蜷缩躺在草屋又冷又饿。妹妹长得和她母亲一样,小小的个子加之营养不足,身体瘦的小巧玲珑,弱不禁风。睡了一会英子从露着棉花的被子里钻出来说:“哥哥,我有点饿了,妈妈在世还能吃上饺子,真香啊。”苏捷从被子里钻出,站起身对妹妹说:“你等着,哥哥给你端饺子去。”然后拿着一个大碗走出草屋。

    雪还在下,天还是阴沉沉,大龙擦擦脸上的雪花站在一个街前的门面房,犹豫片刻走到门前,大门里隐隐约约能听见嬉闹声。这是苏捷三叔家,三叔家开着一家布店,日子自然要比别人好得多。

    苏捷敲了门,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人,身穿一身灰布长棉袄,戴着棉圆帽,耳朵扣着耳套,很高大,说话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看了看大龙没说什么,只是眉头一皱,把两手插到袖筒里。

    苏捷嗫嚅的说:“三叔,我和...英子断顿了..”说完低下头。三叔没有说什么,从苏捷手里接过碗,转身回屋去了,一会的功夫,三叔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饺子汤出来了,碗里漂着三个饺子,手里拿着两个包谷饼子,递给苏捷说:“回去吧。”


    苏捷接过这碗饺子汤,端着只有三个饺子的碗,手里拿着饼子,什么也没说,小心翼翼的往回走。他走的很慢,生怕脚步快了会撒掉碗里那几个金子般的三个饺子,今天是大年初一,也是小妹的渴望。

    由于过早的承担家庭负担,十五岁的苏捷的思维能力过早的激活成熟,他暗自决心;要离开这个小镇,要寻找新的天地。他还想;总有一天他要端着一碗满满的饺子不要汤,送给妹妹。

    就这一瞬间的想法,后来使他离开这个小镇三十年。直到他衣锦还乡时,再次站在依旧四面透风的小草屋时,他感慨的发现;自己背井离乡三十载,仅仅就是为了一碗饺子,人生啊...就是这么简单,简单的和壹加壹那么简单。 

    时间在不断的飞逝,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这时间苏捷磨练的依然是个大小伙子了。又熬过一个冬季,春天的步伐越来越近,苏北大地在苏醒,雪在春风和阳光照耀下不断的融化,整个镇子上街上都是污泥和化掉的雪水。

    从街上走来一个少女,光滑无暇的脸明眸皓齿,秀外而慧中,穿着有补丁的花衣服干净素雅,身材不高,体态丰满,长长的辫子在身后不停地摆动,就如一幅原生原态的乡下美女画卷。

    少女叫:蓉蓉,姓王。是苏捷父母的干女儿。说起来还是一段缘分;在蓉蓉小时得了一场大病,家里贫穷实在没法出钱看病,那年蓉蓉才八岁岁。在万般无奈下来到苏捷家的饭馆祈求苏捷的父亲,苏捷的父亲是个豪爽之人,慷慨解囊解救了小蓉蓉,蓉蓉病痊愈后,他的父亲非指婚给苏捷,苏捷的父亲没同意,总觉得有乘人之危,再说苏捷还比她小两岁,最后还是让蓉蓉认苏捷父母干爹干妈。

    蓉蓉这么多年几乎是在大龙家长大的,像人们说那样,从小苏捷和蓉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只要家里没事,蓉蓉就过来在饭馆帮忙,随着年龄的增长,苏捷和蓉蓉感情深厚,他们也明白父母的用意,父母们也很高兴,就等着到年龄就给他们圆房。

    谁知苏捷父亲的病逝,饭馆关门,家境一败涂地,最后只剩下一间破陋不堪的草屋老宅。苏捷母亲在世时蓉蓉经常过来,亲家也帮了些忙,毕竟自家贫穷日子也不好过。苏捷母亲去世后,只有蓉蓉家里人过来帮苏捷埋葬了家母。


    蓉蓉走进苏捷家的草屋,看见小英在洗衣服,她瘦小的身躯,坐在大盆前不停地搓着刷着,显得很是不协调。

    “英子,在洗衣服呢?苏捷还没回来?”英子抬头看见是蓉蓉姐:

    “姐,你来了,哥去推包谷了还没回来,坐,”蓉蓉说:“来,我来洗。”说着从英子手里拿过衣服坐在凳子上麻利的搓洗着。

    英子没说什么,这么多年早就把蓉蓉当亲姐姐了。

    到了中午,蓉蓉点着了锅灶,把自己带的米倒进锅里,让小妹看着烧火,自己上街买了点豆腐和菜,还带了一壶酒。饭做好了摆在桌上,姐妹俩就在等苏捷回来,直到过晌午好久,还不见苏捷的影子,往日在这个时间早就回来了。

    蓉蓉对英子说:“你先吃吧,我迎迎去。”说完就冲出了草屋。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青涩的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青涩的爱』她~过了小镇,走过了大路,往东南方向~一~浅一~往前,直到过了一道弯才远远看到苏捷吃~在泥~里~着独轮车往前走。蓉蓉心里一~快步的赶过去。 “~,你咋来了?”~着一独轮车包谷的苏捷远远看见蓉蓉跑过来惊讶的说。 “我早就来了,饭都~好了,等你等不回来就出来迎你了,”蓉蓉辅助车继续往前走。 “乖乖!这倒运路太难走了,日~!!气~人!”大龙说,他们走走停~~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青涩的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