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自己》·第2章 小草鱼跳农门之一(总0002节)


    七二年深秋的一个上午,我担着箩头去回茬地里标粪。

    一句话出现了三个北方农民的专业术语,我得解释一下。

    北方箩头的材质和南方背篓一样,是荆条编制的,圆形,约有箩筐的三分之一深浅,把四根一米多长、大拇指粗细、带着根的桑树条用火烤软,从箩头中间细头向外穿出去再弯上来,两根一组用细铁丝绞住,再用麻绳最好是牛皮绳做个扁担宽窄的横绊串连,是北方农民挑运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主要农具。有俩桑树腿牛皮绳绊的箩头,配上一条吃重以后能够在肩上忽忽悠悠闪起来的扁担,是我那几年农民生涯的最高梦想。可惜直到跳出农门,也没能如愿所偿。因为我家太穷,好多农具都置不起,唯一上眼的一把军工厂生产的圆头锨,还是我从“三线”上偷回来的。

    回茬地是啥意思呢?谷子割了运走留下谷茬的地如果接着种冬小麦,就得赶紧浇水标粪犁耙。这类地就叫回茬地。

    标粪又是咋回事?农闲时,队里组织劳力把各家各户的家畜圈粪和生活垃圾用箩头挑到地畔攒成大堆发酵一段,回茬时,再用箩头把粪挑到地里,三五步一堆,五六步一行,用铁锨均匀撒开,然后牵上黄牛,“达达咧咧”的犁地,把农家肥搅进滋育了一季庄稼而伤了元气的土壤。标粪就是把大堆肥分解成小堆的农活。

    那天的标粪活,队长早上就安排了,每人三十担。我吃了两碗米旗——在煮有豆子、红薯的米汤里下些面条,是我们那一带那些年的家常饭,多少年雷打不动——上工挑了一担肥送到地头刚返回地畔,支书在路边的崖上吆喝我。

    我撂下箩头跑过去。他问你咋还在干活?不是通知你去公社验兵吗?


    我说没人给我说啊。

    支书打了个顿说,那你还不快去?

    我不敢耽搁,跑回家向妈说了一声。

    妈一听,急得一边让我洗脸,一边帮我掸身上的土,嘴里骂出声来,乖心眼不干了,这又是谁背地里给我娃使坏哩,不得好死的东西!

    妈说的乖心眼,是在我村先后干了一二十年的老支书。心眼有多乖?在他当支书期间,全村没有发展过一个新党员,就能看出他心眼怎么样了。

    前两年我回村里,八十多岁的老支书在路边帮人收拾刚掰回来的玉米棒子。见了面寒喧几句,他问我去哪?我说看看三哥去。他马上说,你三哥刚刚上街了,还和我说了话呢。我说那就看看三嫂。他再没言语。谁知我到了三哥家,两口子都在。三哥说,他哪儿也没去,今天就没和老支书打过照面。

    还有一回,我开车要出村,老支书拦住了,要我给他同在一个机关大院的二女婿捎袋面。回到城里,我打了个电话,二女婿来我家把面倒腾到他的车上,不好意思地说,我的车三天两头回去,多少面拉不了?还要让你捎来。也不知咋想的?我一激凌反应过来,哎,你悄悄拉走村里谁能知道?我捎是广而告之嘛!


    你想想,八十多岁的人,说话办事还这么煞费心机,年轻时会是什么样子?筛子专业户,浑身上下全是心眼啊。

    七零年我就验过一回兵,全村一共验上了俩,一个是南头的我,另一个是北头的WR。主任想让我走,让我妈去找老支书说说。老支书嘴可甜,不叫婶子不说话,满口答应。结果是WR当了兵。原因很多,现在回想起来,我家仨初中生,恐怕是个重要因素。六几年的时候,哪家有仨初中生,和现在的三个大学生差不多,是很让人看重的一件事。

    七二年老支书下了台,新支书和我一个小队,媳妇身体不大好,我妈经常帮他家洗衣服,一洗一大堆,冬天手冻得胡萝卜似的。支书看在眼里,对我也很关照。夏后深翻耕地我和队长打了一架,有人主张批斗我,我给新支书写了一封长信,说清了来龙去脉,结果他只让我写了一份检查。

    如今,新支书是我的叔丈人,早就退位。亲戚关系错综复杂,不定哪根筋不顺,就一大圈子人都不痛快。不象朋友之间投桃报李,来往得那么简单直接。平心而论,我孝敬他不够到位。但我忘不了他这个好,要找机会还报新支书的。如果他当时不专门找我提醒一句公社验兵的事,我的人生可能就是另外一条路。

    我急三火四赶到公社大院,还好,我村先来的三个伙伴也只是查了下视力,在院里等着透礻见呢。我去领了体检表,从眼科出来,加入了伙伴们的等待队伍。

    就在这时候,一个中等个子十分壮实的军官带着几个兵走了过来,在我们身旁站下。我下意识地敬了个军礼,还说了一声,首长好!

    那军官先是一愣,接着上上下下打量我。


    说实话,那阵子我十九岁,一米六八的个子,脸红白相当,不胖不瘦,戴一顶洗得有些发白的帆布帽子,穿着西式棉袄,在学校当多年体育委员练就的笔直腰板,如不是两颗门牙突出颜色发黄,小伙子可真是帅呆了。尤其是那个军礼,那声问好,从电影里学的,特标准。

    难怪让那军官喜欢。他笑嘻嘻地拍拍我的肩膀,对旁边的兵们说,这是个好兵,看多精神!又问我,小鬼,当兵很苦的,你怕不怕啊?

    我朗声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那军官赞许地点点头,问了我的姓名,交代旁边的人记下来。

    看着这一切,周围的伙伴都**了羡慕的眼神。他们以为接兵的军官看中了我,只要身体合格,穿军装就不会有问题了。

    可是,我体检合格了,政审时那军官再三考虑,在公社定兵会上提出把我定成第三预备。也就是说,全公社三十三个兵员指标,有三个人出了问题,我才能补上去。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小草鱼跳农门之二(总0003节)”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小草鱼跳农门之二(总0003节)』后来我才知道,这位中等个子十分壮实的军官~ly,是个连副,我们公社的接兵工作由他负责。到了新兵连,他是我们连长。新训结束我分到二营六连,听说他升为十四连连长,还听说他是我们团长的侄子。我曾经请假找到十四连,看他能不能把我调到~~~。他请我在街~吃了顿饭,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劝我安心工作,好好~,你这兵当得不容易,~亲为你当兵费了那么大的劲,可不能让她失望~。 ~说,我当兵不~~
     >> 阅读第3章 小草鱼跳农门之二(总0003节)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