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牌妓忆》·第3章 随遇而安


    珍珍原来是伺候这位红尘小姐的丫鬟.从小和小姐长在知府花园里虽是主仆之名,但红尘早就待她如自家姐妹.所以即便年府落了难,抄了家.也无怨无悔的跟随者小姐.即便小姐沦落红尘也定然相随

    从珍珍的嘴里得知,原来这圣体的原主本事苏州城出名的美人.今年年方17.年府被抄家后,段王爷想纳小姐为妾,小姐那里肯.宁死不屈,惹怒了段王爷,索性卖给了春香楼.

    红尘被买进春香楼,还没举行完璧之礼.自然是没有接客.先是给客人们唱唱曲子.前天被段王爷接进府,在堂会上露脸唱曲.还不让珍珍跟着,等回来时候一世人事不省.

    珍珍咬牙切齿的痛恨说:”这个卑鄙的段王爷仗着自己姐姐是皇上的宠妃,横行霸道。由于贪恋小姐的美色,尽然不知羞耻的上门来娶亲,可他早就有七十二房姨太太了,老爷那里肯。为此老爷丢了官,还被发配到宁古塔。夫人气的一病不起,二小姐也只有十二岁,年幼的小弟刚满五周。还不知道他们的日子怎么过那。

    原主的身体的确娇弱。落水后伤及内脏,只要稍稍一动就气喘微微。乘者养病这两天,珍雅也慢慢适应了这具身体。偶然的时候原主原本的记忆会突然片段的浮现。珍雅虽然不能全部链接,但以后有的是时间。


    反正现在还没接过客,原主的身体这么差,需要好好将养。既来之则安之。珍雅再怎么感叹也无法选择。生活就像**,既然无法反抗,就默默享受吧。但珍雅还是感激的,毕竟原主的美貌满足了她最大的虚荣心。像极了红楼们里贾宝玉形容黛玉的那首诗词: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无怪乎这世界红颜多薄命,这样的天姿容颜那里经的起世间的风吹雨打。珍雅暗暗想着:“既然天意如此,让我来到这里。我也定然要活出个色彩来。’

    珍珍的衷心让穿越至此的珍雅内心充满了感激。渐渐地原主的记忆慢慢复苏,等可以下床走几步的时候,珍雅已经全部想起来了。

    如今,没有了珍雅,只有红尘。而要走的路还那么长那么长。

    珍雅被原主的记忆所侵蚀,不自觉间就会流泪。从名门的千金小姐到春香楼的妓女。这样的跨度,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是谁都无法接受,何况是古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


    可好端端的,红尘怎么救落水了那?

    原来那天红尘隐忍着耻辱来到段府。却没有被安排进堂会唱曲。而是被带到后花园。而后仆人告退,红尘不知何意,但内心想着若是遭他凌辱必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红尘宁愿沦落红尘,也绝对不让他占了便宜。

    红尘渐渐走近湖心亭,忽然看见湖心亭有人,渐渐走进。顿时悲愤的满脸通红。段王爷手揽着一女子,女子**,段王爷腰部抵住女子,女子潮红的脸上,目光迷离。红尘那里经过这些事,刚要急步离去,不想被段王爷抓住。嘴里**着;“美人,你可来了。来我教你,必定让你欲仙欲死”红尘自知如今是躲不过了。于是抱定必死的之心。用嘴使劲一咬挣脱开姓段的混蛋,毫不犹豫的跳进了荷花池。段王爷看着落入水里的红尘,气急败坏的骂道:“贱人,不识抬举,今生不做老子的人,我成全你,死了便罢。活着就让千人睡,万人骑,看你清高到哪里。”

    珍雅每每想起这段红尘的回忆,都心血翻腾。既然红尘将自己所有的前世记忆都留给了我,那么就绝对不能辜负了。姓段的,若是我珍雅以后还活着,我一定混出头,把你踩在脚底下,让你生不如死。要是我死了,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而后的几天珍雅可以下床走动了,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春妈妈几乎每天都会派人送来新鲜的吃食。珍珍每次看到春妈妈就一脸的愤恨。

    珍雅也开始担心起来,着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也就说明离接客不远了。春妈妈每次来看红尘,都乐的合不拢嘴。春香楼的其他姑娘也总是暗含讽刺的称她为摇钱树。

    听那些姑娘说,正月初五的时候就会办红尘的完璧大会。告示已经都贴出去了。听说苏州城里的达官显贵听说是年知府大人的嫡女,都慕名而来啊。嘴里还不冷不热的说着:“恭喜啊,年姑娘,你将来可不就是我们春香楼的头牌吗?”

    珍珍一听,打开门,一脸怒容的对那些女人说:“送客!!”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自保”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自保』无论如何~在此境.内忧外患,凡是都是由不得自己的.~尘寻思着.但也不能就此坐以待毙~.总得有个法子,~尘~知,无论在何时何地,出自妓院的~子无论是否接客,只~他~了这道门,就一生~背负~的名~.但人总~或者,保不了一世先保一时吧. ~~~再来的时候.~尘一改往日的盛气临人.和和气气的~了一~:“~~!” ~~~一听,脸~顿时喜笑颜开。“我的好姑娘,你可是开了窍~~
     >> 阅读第4章 自保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