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玩偶》·第3章 第三章 ~神造访


    我抱着手里的充气娃娃,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而观摩再三后,确定没看错,它的确成了苍老师。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误会瘸子了?但是,我的忘忧呢?

    我拎着“苍老师”又折回瘸子家,这次,他屋里多了一股酒气,桌上放着半瓶枝江大曲。

    “对不起,瘸哥,我弄错了,你看这事闹的……来,抽烟抽烟。”我尴尬地掏出烟递给瘸子。

    瘸子接过烟,叹气道:“年纪轻轻的别玩这个,我是老了,人又废了没办法,你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到哪还不能找个对象?”

    我虽然心下不以为然,但连连点头说:“也是,有道理,有道理,那啥,苍老师还给你,我先回去。”


    告别瘸子回到小屋,我躺倒在**百思不得其解。接连抽了几根烟,起身打开了电脑。

    网上还是那样,繁杂又热闹,我却感觉很无聊,心里空荡荡的,再好的内容也看不进去。昨天喝剩下的半瓶二锅头还在桌上,而忘忧却没了……

    俄尔,眼圈开始有些发烫,一肚子说不出的委屈和愤怒一齐涌上心头,终于拿起那半瓶二锅头仰脖灌进了肚子里。喝完后,见鬼的贱泪也止不住了,捂着嘴痛哭起来,如果有人在旁看见,他肯定会笑得把小时候吃的奶都吐出来。

    这夜也不知是怎么睡着的,连衣服都没脱,澡也没洗,电脑也没关,六味地黄丸也忘吃了。而且,我还感觉自己爬上了一座高楼,从上面跳了下去,在身体向地面下坠经过一扇玻璃窗时,我看到窗内一个猥琐的人在脱忘忧的连衣裙,心下一紧张,忽地醒了,才发现是场梦。

    翻身看窗外,天还没亮透,电脑右下角显示着5:17

    伸手拿起手机,来回反复翻看,又不知该拨给谁,挥之不去的空虚蔓延了整个小屋。


    记得刚上高中那年,第一次去城市,干净宽阔的大街,随风摇曳的梧桐树,时尚的散发清新气息的女生,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新鲜有趣,导致自己竟逐渐厌烦了自己落后又肮脏的家乡。有件事一直都很纳闷,为什么很多从农村出来的人会想家,而我却从来不想?是基因的缘故么?我祖上是游牧民族?

    总之,自打上高一,就爱上了都市。理想很大的,整天幻想自己会像新加坡电视剧里的主角那样,在商界叱咤风云,从一文不名的落魄青年成为坐拥粉黛的大亨,而能很快满足这一欲望的方式,就是看狗血歪歪书和玩网络游戏,但后来只剩下看歪歪书了,因为自从网络游戏改为免费模式后,普通人在里面再也找不到存在感,至于原因,你去玩几天就明白了。说起电玩,相信谁都不陌生,那玩意儿简直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我不清楚别人什么境界,我当时的境界是,每天吃两袋泡面一份早餐,省下生活费全部拿去打游戏。

    很多人都批评网游,说它害人,抱这种观点的朋友想必这辈子都没迷恋过。迷恋网游,和迷恋科研、艺术都是一码事,虽然前者不会创造出实际的物质,但对这个迷恋者来说,那便是极乐。这世上能真正令人开心的事本就不多,能投资很低,不伤害他人又得到快乐的事,恐怕就更少了,电动游戏算一个。甚至直到现在,我都可以清晰地记起在网吧上完通宵后走到蒙蒙亮的街上吃早餐的那些清晨。

    是啊,好怀念那段啃着泡面的沉迷日子。倘若我如今还能那样沉迷,今天也不会在南方这间挨着工业区的旧屋里傍着电脑翻手机。这个破晓,我躺在这间随时会被拆除的小屋中,思绪又繁杂,内心又苦恼,有那么一恍惚,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学瘸子的老婆去跳河,而可悲的是我竟连起身跳河的兴趣都没有……

    就这么像死人一样在**躺着,睁眼看着天色一点一点变亮,情形仿佛一段名为《傻屌青年和破晓》的自拍视频,太阳也像个傻屌似得又他妈升起来,活像在嘲笑我:你丫不是要跳河么?来哥们给你打着亮,跳呀你,不跳你就是孙子。


    “你他妈才是孙子!!”我声嘶力竭地对窗外吼,几只小鸟似乎被吓到了,传来一阵“扑棱棱”飞离树梢的动静。 

    蓦地,耳边“嗡嗡”传来手机震动声,不用问,又是那些整天拉客户的传销妹的骚扰电话。来得好!我看也不看按了接通,对着电话里迅速说:“你们这帮贱货趁早去死吧天天贱兮兮的励志励志励你妈啊被骗的像狗一样都“阿何,你这用的什么彩铃啊!我快到你家了,要不要给你带份早餐?”说话的人是林菲。

    “哦,谢、谢谢。”我因为激动有些结巴,本想说几句有趣且有水平的话,但脑子里因为刚才积蓄了太多骂人话还没来得及清空,一时没转回弯,竟道了个谢。电话那边笑着说:“切,你今天怎么回事?有什么好谢的!”

    她突如其来的拜访令我不知所措,心下一紧张,慌忙起身刷牙洗脸,手忙脚乱地收拾乱糟糟的屋子,刚收拾到一半,就听见了敲门声。

    不知道还他妈在这励……”突然我停住了,因为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久违的声音。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猜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猜测』我说“等一~,马~就好”,而话刚说完,门就开了,林菲走了~来,她~里提着只塑料袋,袋子里装个一个快餐盒,和一杯早餐~。 “呵!今天怎么这么勤快,舍得收拾屋子啦?”林菲调侃说。 我尴尬地笑笑,对她摆~示意她随便坐。她将早餐放到桌子~,转~朝~边走去。看着~背影,我忽~有些眼~,一回味,方想起原来她~着的连~~正是忘忧~~那件。 刚~二月,远没到~~~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猜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