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赎身》·第2章 第二章、不是杀父之仇


    一、

    路上很滑,被压实的积雪不时形成一块块凸凹不平的冰面,车子跑不起来。汪胖子从家里赶到潮阳接近三个小时。汪胖子是机电大学毕业,由于身上肉多,走路笨的像企鹅,可脑袋却非常机警。他来了以后,感觉这几个人似乎有一点异样。裴皮子和他讲事情的经过时胳膊总**地搂着他的肩头,有一种刻意套亲近的味道。巴正西则常常偷偷地注视着他,好像观察他情绪有什么变化。只有经理尹大耀谈定,不理不睬,似乎有意回避什么。他到病房看了看病志,裴皮子陪在身边。汪胖子马上就发现了破绽。汪胖子两眼暗暗瞟了瞟裴皮子,心里犯合计,怎么会是这样?这里面肯定有怕人的事情!

    人发虚时最惧怕对方的眼光,裴皮子对汪胖子目光的变化没有发觉。仍旧圆滑着这场事情,不停地叙述由来和经过。TC片子很明显,脑出血是无疑的。以往家里人就担心,血压那么高,整天喝大酒,就怕哪天脑血管喝裂了。果然,这一天真的来了。不管怎么样,血管出血是没错的。至于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以后再说。

    汪宝乐的死,给企业也造成很大损失。他活着的时候,通过北方一个医药经营公司卖过几批药品。他是固体制剂车间主任,销售一事与他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汪宝乐非要通过朋友关系卖一些,这样可以挣点提成零花,还可以借故出去玩玩。他非常喜欢商场上那种氛围:舞厅、酒吧、宾馆、酒店,吃着喝着就把生意谈成了,钱也挣了。另则,身子也自由、生活也丰富。然而,因为岁数大了,销售科不要。他这一撒手人寰,北方那个医药经营公司欠的那些货款咋办?尹大耀派人去了一趟,对方一个要求,先对账。从药厂账面看,对方欠人民币:八十二万元整,可对方说不对,差老远了。远多少,怎么个不对法?不知道。无奈,尹大耀亲自前往,请吃、请洗、请按摩。这才弄明白,对方就欠二十一万元。那六十来万元那儿去了?对方经理领着尹大耀来到财会室,一张张收条摆到桌面。尹大耀认识汪宝乐的笔迹,确实是他亲笔签的收条。怪不得听说这家伙个把月就非要出去一次,原来都叫他占用了!人死帐滥,和谁要去?

    国营企业损失这点钱无所谓。但得说明白,别抓唬谁。于是尹大耀就抽了一个晚上在双满意小饭店特意安排了汪胖子一顿。饭间,尹大耀也把汪宝乐生前收条复印件摆到了桌子上。

    “你什么意思?”汪胖子瞅着尹大耀的眼睛发问。

    “是你老爸的笔体吧?”尹大耀指点收条上的字确认道。

    “这个没有错的。你的意思是想让父债子还?”汪胖子眨巴着眼睛。

    “这倒不是,你和你老子已分灶多年,在法律上也不和你发生关系。”尹大耀停了停又说,“这笔钱太多了,如果是万八的就算了。可……”尹大耀嗨地叹了一口气。

    “我理解。”汪胖子放下筷子,拿出手帕檫了檫鼻子,“不是我这个当儿子的说话不注意,我老爸这个人你该知道,不正经。这些钱都没交给家里,我妈妈经常从我手里拿钱。”

    “我相信。”尹大耀点着头。

    “是从心里说的?”汪胖子疑惑地盯问了一句。


    尹大耀又长长出了一口气,拍了一下汪胖子手背,“我知道他都填无底洞了!”

    汪胖子对尹大耀这么说话很讨厌,不过也没办法,事实也是这么回事,都搭给女人了。尹大耀来这个厂子时间并不长,鬼晓得他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尹大耀端起一杯酒,对着汪胖子,“从你老爸那方面讲,你是小辈的。不瞒你,我也喜欢长头发。你说什么样的吧?胖的、瘦的、不胖不瘦的、白的、俊的、俏的,和我好的不少,但我不搭钱。你老爸不行,恨不得把家里的油盐酱醋钱都填进洞里去!”

    “那是,你会玩,女人们都不要钱。”汪胖子讥讽地说。

    “靠,你感觉我说的不顺耳了不是,会玩就不花钱啊?主要是我有权,讲究。”尹大耀自斟自饮,手中的酒一仰脖见底了,又倒了一杯。

    “那是,谁都知道你,出名的大流氓。”汪胖子直言不讳地说。

    尹大耀不生气,呵呵笑了起来。“所以,你老爸和我最好!”

    “你们俩有共同爱好么。”汪胖子夹了一筷头豆芽放到碗里,抬起头来:“你们俩那么好,有没有玩过双飞?”

    尹大耀突然愣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和我老爸那么好,有没有一起玩过双飞?”

    尹大耀忽地放下酒杯,手指着汪胖子:“你,你爸怎么能有你这么个龟儿子?!”

    二、


    汪胖子这几天对尹大耀从心里不感兴趣。刚处理完老爸后事那阵子,他当时挺感谢制药公司这帮兄弟的。从开始到最后地陪着,厂子那么困难,经理尹大耀借钱把丧葬费垫上了。尤其老裴,几乎就没有离开老爸的灵堂,巴正西也跑前跑后。汪胖子十分感激,特意单独招待了裴皮子,表示一种回敬。席间,都喝了一点酒,汪胖子心中有一个结,急于解开。他胳膊挎着裴皮子称兄道弟:“哥们,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哥哥!”

    “当然了,以后你也是我亲弟弟。”裴皮子强调着。

    汪胖子借点酒气,直抒胸怀说:“别骗我,你有事瞒着我,我知道。”

    “啥啊?”裴皮子瞪了下眼睛,“我发誓,什么都没瞒你。”

    “真的?”汪胖子指着老裴鼻子。

    “我向天发誓——!”老裴右食指指着头上。

    “好,我问你:我老爸到底怎么死的?”

    “不是脑出血么?”

    “这个没问题。”汪胖子盯着老裴,“我不是指这个。”

    “那你是……?”

    “我什么智商,你瞒得过我吗?”汪胖子好像掌握了什么其中秘密:“我老爸病重时你们在去医院的路上给我打电话。那时已经晚上九点了,我立即打的出发,到达潮阳医院接近零点,我路途时间用了三个小时。当我看老爸病志时发现,你们入院就医时间是半夜11点半多了。也就是说我驱车二百多里赶到潮阳,你们只是比我提前还不到半个小时进的医院。这究竟是为什么?”

    裴皮子呆住了,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汪胖子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老裴的面部。“我可以这样理解,你们在潮阳市内到医院这点距离竟然走了两个半小时。这个可能么?这段时间你们一定是掩盖了什么。”

    裴皮子只觉理亏,脑袋耷拉了下去。

    “当然,我也可以怀疑你们故意拖延抢救时间。否则,市内怎么能走了两个半小时?”

    裴皮子霍地站起来,“这个绝对没有!”

    “你坐下。”汪胖子摆着手,示意裴皮子。“我相信你们不会拖延,可是你怎么解释这个时间,难道你还让我蒙在鼓里么?”

    “好,话说到这儿了,我老实和你坦白。不过,你别生气,也不要和别人讲。”

    “这个我能做到,不会生气,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裴皮子如实将事情经过全盘端出。

    这回临到汪胖子精神萎靡了,他低着头,手中的筷子在碟子里不停地扒拉着,心里很乱,把一盘菜扒的一塌糊涂。

    “他在小姐身上就已经死了。”裴皮子伸着脖子尽量靠近汪胖子耳根,“为了掩盖真相,特意拉出了二百多里跑到了潮阳……”

    汪胖子抿着嘴,低着头,说不出话来。他考虑到这个问题,预料到可能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但没想到竟这般下贱。唉,丢脸丢到家了!虽然这样,虽然老爸不正经,但这一走也把他的生活打乱了。母亲的悲楚,妹妹的无助,无不时时牵扯着他的精力。假如,老爸不跟着尹大耀天天没有节制地喝酒,假如他们这次酒后不去歌厅,也许老爸就会躲过这一劫。因而,尹大耀在这个事情上是有责任的。这也是汪胖子看到尹大耀心里不舒服的主要原因。当然,这不是杀父之仇,也不是冤家……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败 家 子”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败 家 子』一、 汪宝乐的~很容易被平息了,那么自然、那么完美。~者家属没有疑虑,公司职工没有非议。汪宝乐~的那么平静,好像他永远地出差了。 ~厂合作协议开始履行了,厂子拉~了大批中~材。这几天有~车间启动,已经一个多季度没有生产的生产线,重新转了起来,企业又有了活气。到了中午,工人们从车间里鱼贯而出,拿着饭盒,说说笑笑,尹大耀看了~自己很有一些成就感。 ~~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败 家 子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