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裙飘飘:俏房东》·第1章 小~祭夫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又是一年清明到。

    灰沉沉的天空依然飘着蒙蒙细雨。

    张红杏驾着车,向往城外驶去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你那里是不是有空房出租呀,我想......一听对方是个小女孩矫情的声音,张红杏立马就把话给打断了,不好意思,楼上楼下的房子全都租出去了。说完啪就挂了电话。

    手机还没有放下,又一次响起。一看还是刚才的号码,张红杏就干脆挂断,把手机扔在副驾驶上。

    同一个号码,接连响了几次,响的很是让人闹心。路上人多车多,自己再分心分神,手握方向盘怀抱一只虎,出了事那可值得多了。想想,最后张红杏还是接听了。

    本想发脾气,但想着人家没错,张红杏就忍了,但话里还是带些情绪,小姑娘,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这里没有房子往外出租,你还是不停地打电话。


    我昨天听张海说他要搬走吗。他要是搬走了我不正好搬他的房里。

    谁呀,你说张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她听到张海就敏感,但她怀疑自己听错,就把车靠停路边。

    卫校附属医院的,叫张海。电话中的女孩说,很帅的,1米八多。就是住在一楼紧挨楼梯间的那个。

    **师吗,他呀.....张红杏满怀狐疑。知道了。没听说他要搬走呀。你是他什么人,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是老乡,以前是同学,现在是同事,关系都不错。女孩说,他不说我也不知道。他要往他女朋友那里搬,说他女朋友租的是两室一厅。

    他女朋友是哪里的,以前都没听他说起过呀。一听说女朋友,张红杏的脸刷就变了,说话也不温柔了。

    不知道,反正挺漂亮的,好像是.....我也不大清楚。女孩说,对了,他还说他的房租还有四个月到期。

    你的意思是想续住他的房租,我给你说,房租是不退的,更不能转让,即使他的房子闲置。张红杏越说越快越干脆。


    那我就租住楼上吧,张海说二楼不也有空房吗。女孩央求说,能不能租给我一间,我就一个人,是卫校实习生,我跟他不掺搅,我交我的。我去过你们哪,看你是个女房东,院里也干净,环境也好。我现在的房东是个色老头子,有事没事老往我屋里钻来钻去,都快把我烦死了,因为这个,我刚交的男朋友也跟我吹了。

    不行不行,二楼当仓库哪,都租出去完了。张红杏不耐烦地说,以后不要再打了,我很忙。说着就赌气加了油门。

    混蛋小子,玩的还挺花哨,看着蔫不唧的,少言寡语,斯斯文文,原来是个花和尚。看我咋收拾你。张红杏冷笑了一声,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下了国道,离龙凤上公墓还有几十里蜿蜒的坡岭小路。

    六年了,张红杏清楚的记得,每次清明节来,都是这样的鬼天气。

    也难怪丈夫命短,38岁年富力强就撒手人寰,撇下不到20岁的她。算卦先生说清明节是鬼节,丈夫是清明节出生,注定命短。还说,自己虽美若天仙,但颧骨太高,克夫,眼角有泪痣,命贱。虽然年轻人不迷信,但这已成既定事实,张红杏不得不认命。

    乡间的春意清新怡人,桃花朵朵点缀着满山遍野,空气中弥漫着甜丝丝的味道。自己喜欢桃花,丈夫活着的时候,两个人经常结伴去桃园游玩浪漫,可眼下张红杏孤燕一只,郁郁寡欢,哪有心情欣赏这醉人的风景。


    快到公墓,路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张红杏停下车,给丈夫买了冥钞鞭炮鲜花和水果。

    看见墓碑上丈夫俊俏微笑的照片,张红杏心都碎了,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疯也似的扑上去,抱着冰凉的石碑,眼泪像断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扑簌簌往下滚落。孩子现在都上幼儿园了,从没过自己的爸爸,老问我爸爸去哪里了,我说爸爸出去挣钱快回快来了,每当见到别的男人他就扑上去抱着人家腿叫爸爸爸爸。张红杏触景生情,越哭越伤心,我16岁跟你在一起,跟了你4年。为跟你在一起,我毅然决然跟家里断绝了关系,私奔跟你,我当时都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谁知道好景不长,结婚不到三月,你就得了绝症.....逢年过节,看着别的小两口高高兴兴回娘家,我心酸呀,我娘家到现在都不认我跟宝宝,伤心郁闷的时候,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呀。你留给我的房子再多,也不如你还活着呀,我宁愿要你一个人呀,哪怕风餐露宿吃苦受罪,起码我和宝宝还有个完整的家,孩子有个爸,我有个伴,家里还有个顶梁柱......你走了,什么也不管了,我和宝宝的路还长,以后怎么过呀......

    张红杏哭的天昏地暗,死去活来,撕心裂肺的哭声在山沟里凄凉地回荡。

    哭足哭够了,开车准备回去的时候,张红杏傻眼了,车怎么却突然打不住火。

    这可怎么办呀,这荒郊野岭的。情急之下,张红杏不由得迷信起来,赶忙返回丈夫的墓碑前,扑通跪倒在地,磕头作揖,口中念念有词,俊呀,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走,想让我多陪你一会儿,可孩子还小,在家让邻居照看着,回去晚了,怕孩子哭着要妈妈。你在天之灵,赶紧保佑让我把车发动着,安安全全开回家。你缺啥少啥,想给我说话了,夜里你就给我托梦......

    祷告了半天,张红杏回到座上,还是发动不着。

    正站在车旁在左右为难孤援无助的时候,一个身穿警服的年轻小伙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邂逅帅警察”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邂逅帅警察』小伙子好像也是刚从公墓~祭奠完亲人~~,当他英姿飒~威风凛凛地从车旁经过的时候,就被这个~材高挑明眸皓齿的大~张~杏~住了。 兄弟,帮个忙吧。张~杏娓娓地说,车发动不着,你能帮我看看吧,刚来还好好的。 也许是警察特殊的职业习惯吧,他刚毅冷峻,不苟言笑,打开车门,弯~就钻~了车内。 张~杏还没愣过神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就传到了~~朵了。 ~~
     >> 阅读第2章 邂逅帅警察 | 返回小说目录